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6

一棵開花的樹

Image
2016.06.18
每天經過這棵大梓樹,看著她開了滿樹的花,這些花到了秋天便會結成長條似豆子的莢果,然後一身變黃,慢慢凋落。到了春天,老一些,高一些,隨著溫度逐漸添加新葉,夏至,又是一樹的花。

梓樹,紫薇科,花形是很美的,可惜生不逢時,春天有櫻花喧嘩,夏季園藝型的花卉此起彼落得讓人目不暇給,少有人注意她。

席慕蓉的詩,一棵開花的樹,站了五百年,只為感君一回顧....樹花,比起花園裡的花,滄桑許多。



下午茶

Image
2016.06.16

下午跟朋友在The Grille Restaurant 喝下午茶,天氣好到不行,白雲變幻精彩,景色溫煦如一張張月曆上的風景。




相逢難

Image
2016.06.14
小時候,喜歡抄一些喜歡的句子,「人生何處不相逢,山水都有相逢處。」是其中一句。但年紀漸長,才知道這話安慰性質大些,並沒有履行的實際。

離別

Image
與朋友聊天,說我可以移民回嘉義當包租婆,事實上,因為當年移民溫哥華的種種憂鬱,我是吃了秤鉈鐵了心,不再移民了。連搬家都不想。魔羯座真的是安土重遷型的,每次的遷移都是艱難的跋山涉水。

大學畢業離開淡水

山東版劉姥姥

Image
昨天又到Granville Island 漁人港買蝦,帶著一位山東來的大姐。大姐不到六十,卻不會用刀叉,在西餐廳用飯,看她努力用湯匙要把盤子裡的麵包撈上來的模樣,差點兒噴飯...告訴她用手拿也可以,她才靦覥地拿起麵包吃。

二喬

Image
2016.05.23

《天龍八部》第十二回,段譽與王夫人論茶花那一段實在有趣,王夫人不懂茶花卻遍莊園內種滿茶花,四處重資收購佳品,始終種不好,所以自以為是地抓一些負心漢回來活埋當肥料。她以為富麗堂皇的品種,在段譽眼中不過是個「落第秀才」(處處東施效顰,學那十八學士,卻總是不像)。

江海度餘生?

Image
2016.05.24

一對已退休的白人朋友很興奮地跟我說他們的Townhouse 賣了120萬加幣,他們買時才30萬。買主付現金,但要求他們一個月之內必須搬走。

我問他們:那怎辦呢?來得及找房子嗎?

憶往事

Image
2016.05.28
前幾天才拿到《林媽媽的忽忽味》,看忽忽舊文,她當年寫這些文字時的"表情"都躍然紙上。書的編輯排版之精美,出乎我的意料, 重新喚回我對紙本書的眷戀。謝謝嘉琪及一切編輯者所付出的心力 
文字部分,暫且按下不題,倒有一事令我驚訝,就是嘉琪在後記中提到2009年春天,與忽忽相約談食譜出版的相關事宜,當時約定忽忽拿一本書作為相認的標記。之前讀到此,只覺心中有股悸動,拿到書後,更覺眼目牽情,久久在字裡行間徘徊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