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6

水上人家

Image
經過一排水上人家。

若在江南,水鄉有著「雲千重,水千重,身在千重雲水中」的隔世清幽,要不也有「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的閒適...若在威尼斯,則是"人間的狂喜縱情,是義大利的化妝舞會" (拜倫詩句)。

可在溫哥華,南方的小鎮上,這水上人家,既未被賦予桃花源的美名,亦無商業舟輯往返,就只是淡定地立在映著夕陽餘暉的水面上,笑看日昇日落...

(這小鎮,立於田野當中,開車半小時,只遇到一輛車,一個人...^^)

月缺月圓

Image
2016.08.18
月缺又月圓。
人世也是這樣,總有些不如人意,但也有令人備感幸福的時刻。

這兩天走路,聽著李宗盛的歌《山丘》,回想五年級這一代,也算躬逢其盛。我們小時候還沒有藍或綠,電視還在黑白與彩色間轉換,大家都不富裕,只忙著作夢,或是紅樓夢,或是南柯一夢。物質很貧乏,但精神富裕...那時我們渴望閱讀,渴望到連報刊的方塊廣告都拿來塞牙縫,更遑論新潮文庫、志文書局、遠流、皇冠等等的出版物,一本一本地狼吐虎嚥。真好,那時我們不必與人辯駁閱讀這事兒是不是就比抓神奇寶貝更高尚!

那時代過去了,可是月亮還在。
月的陰晴圓缺比對世事如棋局局新,月娘還是專情得多。
@ 丙申年七月十五日

Image
即使是夏日的溫度,仍有人的日子淡得涼。
真正的四季,原來是由心情決定的...^^


@ 黃昏時刻,在菲沙河畔

殉美

Image
2016.08.13
暮色即是一場殉美的過程。

人生很長,但緣份很短,我們與許多人擦肩而過,但所記得的,無非是那些曾經點撥過我們的人(陳芳明語)。

今天走路時聽了一段演說,陳芳明提到自己曾與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同台辯論,老師齊邦媛提醒他:「十幾二十年前,你會想到能與這兩人同台嗎?」....茫茫人海,即便同台吵一場架,都是難得,何況相戀?那怕相戀只創出傷口,終究所有的痛苦也化為殘餘的氣息,如夕陽,如晚霞之殉美。

孤獨的老去

Image
2016.08.04

在商場遇到 Iris,Iris 才過六十吧,曾是網球教練,隨時見到她,總是一身網球服裝,不是剛打完球就是準備上球場;一直蓄著俐落的短髮,給人很會打理自己的印象。她單身多年,前兩年參加她的訂婚典禮,原以為自此梅開二度,開始第二個春天。不料婚禮前夕,她竟悔婚,拒絕走入禮堂,理由是:年紀大了,無法再適應第二個城市(婚後須隨夫婿至美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