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美


2016.08.13

暮色即是一場殉美的過程。

人生很長,但緣份很短,我們與許多人擦肩而過,但所記得的,無非是那些曾經點撥過我們的人(陳芳明語)。

今天走路時聽了一段演說,陳芳明提到自己曾與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同台辯論,老師齊邦媛提醒他:「十幾二十年前,你會想到能與這兩人同台嗎?」....茫茫人海,即便同台吵一場架,都是難得,何況相戀?那怕相戀只創出傷口,終究所有的痛苦也化為殘餘的氣息,如夕陽,如晚霞之殉美。


Comments
Warren Chang 今早天邊一片紅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幾點鐘拍的?怕是四五點左右?
你都那麼早上班?
Warren Chang 這是機場約5點50分左右
我5點25分出門上6點的班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真是早起的鳥兒,那個時間點我都還在夢周公...^^
Warren Chang 我也不想啊
混口飯吃
不早不行...See More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這就不知了,如果是在台灣,這時間大概就是華航或長榮,剛從溫哥華飛回去的。...^^
翠文 伍 第一句就讓人嘆氣……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反正都是"殉",就讓它"美"吧!....^^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