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00
情怠慮淡,歲月方來。

01
夏,天空有風,有雲,有雨,有太陽,有彩虹,有月亮,有一早晨的沐浴,還有克羅采的第二樂章...應是完美的,但真實世界卻與完美有著遙不可及的距離:怵目驚心的新聞一一映入眼簾,山火不斷、不停,亞洲又傳來地震消息(九寨溝)...

02
想念的季節,原以為應有秋風紅葉,但今年初夏,大學友人的兒子來溫哥華出差,拉開序幕,少年身上蓋著友人基因的浮水印,多幾分溫柔;看著他,彷彿我們的青春時光在他身上延展開來。想念的季節,想念的不是誰,而是誰與誰交會的遠年回音,是永恆如藝術品的記憶。

03
年紀夠大的好處,就是有夠長的歲月可以回首。紐約來的友人,三十年間只在二十年前匆匆見過一面,再相遇,猶如新交。在教會相識時,我十三,她二十。我的青春期躁動都在她的善誘與教導下被撫慰,如師如姐。而我參與她的整個戀愛過程,以國中生的年齡作了她的感情陪伴者。這是我忘年之交的開始...

00
夏日總是空白,不問過去未來,但今夏,有過去的曲調飄來,輕輕撞擊...

Comments

  1. 日安, flower.

    早上心有靈犀, 剛剛潛到 光年網誌. 哇! 誤會大啦.

    真抱歉! 我沒注意到留在 愛玲的口袋.

    請 flower 鑑諒. 我除了 白目, 還到處 亂藏. 如果
    招來了 小強, 我可就 天過 一條.

    哦, 妳說 [光年 與 在下] 屬性 相同. 這, 這, 我就
    [不] 完全同意了. 莫非 flower 與 我 不同類,
    以後 不歡迎 我到這花園賞山賞水啊.

    還是我又誤會了.

    負負得正: 白目 + 亂亂藏 --> 笨笨呆呆 (有點像養得
    肥肥的 黑面琵鷺), 但不是 壞人. .

    一定要這樣想喔, flower. 不然我就要 負荊請罪....

    請恕 在下 總是在 錯的時間 大發議論.

    在下告退. 繼續關閉網路, 繼續啃書.

    [我家的小強, 不但 啃我的書, 還常常肚子痛, 就地..]

    Good day.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兄台此言差矣,與光年兄屬性相同,為何就變成與我不同類了?都是人類啊!...^^

      光年兄是理科出身,但文學造詣亦深,說您倆同屬性,應該不算冒犯?

      Delete
    2. 謝謝 flower 的諒解. 沒有冒犯~ 都是人類~ 只有一個 例外:
      [文學造詣亦深] 不適用於我~ 我有長處, 但絕不是這 六個字..~

      我以為: 像 flower 這麼用心經營 部落格 的人們, 都是在 分享
      過程中, 享受 人際互動的樂趣 [偶而 難免誤會~] 與 自我的成就感.
      或許 取向 不同, [付出 + 分享] 的 屬性 當然相同.

      如果....我這幾週寫的 {留言}, 能夠提升一點點 flower [與 光年]
      寫文的動力, 那麼我的 參與, 就有了一些些 意義. 我這種 落落長
      的 {留言} 很罕見, 說不定變成許多人發聲的 絆腳石~
      無論如何, 但願它們也能醞釀一點 拋磚引玉 的效應.

      我在 [August 14, 2017] 寫的 留言中, 使用了 光年 的詞 [輕翅],
      所以才補了出處.

      Good day.

      Delete
    3. 謝謝翅痕的用心,多年寫部落格的心得是,有時需要與人互動,有時不需要。與人互動就有受者的干擾,有對象的顧慮,但能獲取腦力撞擊的能量,發揮更多寫文的面向;沒有人互動則能與天地對話,與自己對話,寂寞些,但寂寞是寫文之必要。...

      祝閣下今夏(已立秋了?)的閱讀能有滿滿的收獲!...^^

      Delete
    4. 對了,《忽忽亂彈》那邊的匿名也是閣下嗎?

      Delete
    5. 日安, Flower,

      妳說的是那位 [看了會上癮] 的 [匿名] 嗎?

      那不是我呢~ 我是 今年七月 才開始留言的.

      前者 [看了] 會上癮, [在下]..[寫了] 會上癮..:-)

      Good day.

      Delete
    6. Flower 比 在下 懂得拿捏 互動 與 自我對話.

      我悄悄改了 今年的讀書主題.

      看了 flower 與 光年 的 {佳文}, 似乎 鳥蝶遷徙
      等 自然現象, 是 兩位 的共同興趣.

      光年 那張 曬太陽的帝王蝶, 就很有話題.

      flower 那幾張校園的 {雪雁} 太出色了, 太..
      太..[誇張] 了~ 這麼近啊~ 我為了拍十公尺
      以內的 黑面琵鷺, 可是吃了很多苦頭. 每天
      凌晨三點 以前 必須出門, 六點以前在 七股
      上百個 {魚塭} 躡手躡腳, [偷拍] 琵鷺 [偷吃]
      主人的魚. 琵鷺 與 在下, 都是 偷偷的..

      我讀了幾年 生物飛行 的相關書籍與論文.
      趁 今年 溫習整理, 再到 兩位 相關網誌 分享.

      我喜歡這種 分享式 的學習. 效果佳, 也可以
      投桃報李.

      腦袋暖了一些了, 有一點點 [欲罷不能] 的樂趣.

      叔老的哲學也讀, 但只能 漫漫 看....聊勝於無~

      Good day.



      Delete
    7. 啊?看了會上癮?那又是在那兒的留言啊?我沒看到呢!

      每年秋天,加拿大幾件大事,一是雪雁來訪,二是鮭魚洄游,還有大樺斑蝶的大遷徙,當然更有滿城的斑斕秋色,我只是路人,被景象感動,順手攝下而已。閣下則是以觀察者的心情在作記錄,當然就講究許多...






      Delete
    8. 這位 [匿名] 在 [醉倒須君扶我] 留了兩次. 第一次:

      [Anonymous] December 15, 2010: 看妳的文字會上癮,請多寫。

      [flower] December 15, 2010: 樓上"上癮"的仁兄,是上回”看了快受不了”的那位嗎?
      拜托您下回留個名號,不然人家還以為我這兒也被”業配”了....^^"

      flower 對 在下, 真的寬厚多了. 第一次我一口氣留了三篇. 妳盡興遊歸後, [誤認]
      在下 是某位 [不敢現身的友人]..~

      [看了快受不了了]? 這句話寫得 引人入勝, 不睹不快. 可惜我找不到.

      ? 還請 flower 指點. 我也找不到..:-)

      日全蝕! 我都忘了這回事. 我有個 [天文癡] 的朋友, 為了追拍 日全蝕, 他可是多次
      到 新疆 等地方守後. 去年他邀我 [此時此刻] 到 美中 攝影, 在下沒有當場答應....

      喔, 日全蝕路徑 西起 俄勒岡. 當地許多道路居然都成了 {停車場}. 真是百年盛況.

      如果我出國攝影, 加拿大 是我的首選. 除了 flower 所提的奇觀, 還有 北極光,
      太陽切弧, 與 雪花 [也是 花~]. 美國佛蒙特州 Wilson Bentley 記錄了五千多朵
      雪花. 朵朵 不同. 他用的設備很老式: 蓋上黑布, 手動對焦 的 大型相機. 還要趁
      雪花 完整時立即攝影. 我看了他出版的 [Snow Crystals], 真的是
      [動容的佩服 + 驚嘆的對稱美].

      我已經十幾年沒進入 桃園國際機場. 欠了好幾個友朋的邀請, 打算就欠一輩子吧.

      台灣沒有雪花, 倒是有高密度的蝴蝶. 我也許可以做個 [台灣的 蝴蝶 Bentley]. 當然,
      我不會造次. 將來要 [專題] 分享, 一定先請示 flower 與 光年. 批准了, 才會貼文~

      Good day.

      Delete
    9. 抱歉! 上個留言, 我又錯用 尖尖的 括弧.

      [忽忽亂彈]? 還請 flower 指點. 我也找不到..:-)

      Good day.

      Delete
    10. 這下知道用"匿名"的麻煩了吧?...^^

      "看了快受不了"那是在萬事到秋來,這個之所以有印象是這留言的確也讓我想了好一會兒,當時只是抒發一點兒心情,不懂對方為什麼這麼說。...^^

      十幾年沒進機場?不敢坐飛機嗎?...^^

      Delete
    11. 知過, flower. 一位 匿名 寫歪了, 其他所有 {匿名} 也都成了 {綏尾道人}, 一出場
      就被噹來噹去. 台詞只有兩句: [吐檳榔汁, 真不衛生喔], [ x 道友, 不是 x 貧道].

      喔, 喔,….整篇看了好幾次….我突然想起 飾演 [喜劇: The Big Bang Theory]
      [Howard] 的 西蒙·黑爾貝格. 他在 [電影: 走音天后] 飾演 鋼琴家.
      當他第一次聽到 梅莉·史翠普 的一段清唱, 突然數百條 顏面肌肉 打成一片了.
      那十分鐘之後, 我的肚子笑到抽筋..兩次!

      這位 匿名者 的 標點符號, 居然與 在下 一樣, 都是在 英文模式 標註.
      這太罕見了. 不由分說, 一定就是我.

      不過, 光年 與 flower 都替我脫罪了:

      [猜著誰是受不了的無名氏..]
      [心裡是有設想到可能的人物,但不敢確定。通常留言不留名的,都是熟人;]

      兩位 大人 明察秋毫, 洗清我的冤屈: [猜著了! 都是熟人!]. 在下..給您們磕頭.

      [謝的好棒!]
      [看了都快受不了了~]

      莫非..[一夕狂風, 紅葉, 都搖落….一地黃葉.] --> [謝的 好棒!]

      或許..[晚餐的主菜, 色香味 俱全.] --> [看了都快受不了了~]

      我可是第一次領悟: 光年 這麼幽默. 在下, 落後豈止 幾百萬光年.

      以下句子都是 原汁原味, 我只是重新排列組合. 拖鞋, 小強,..請往別處扔~

      [花心的女生 --> 喜歡亂分春色到人家嘛! ...^^]

      [春的開端 --> 回報以春色總是愉悅的]

      [寒風中滾滾而來的一股熱流 --> 春色無邊]

      [花花的「春色無邊」 --> 故意的咩]

      還有, 還有….但是不敢再湊了..:-)

      P.S. 1: 回報 flower: 我不怕坐飛機. 只是一出國, 我就很多 症頭….
      [時差 + 認床 + IBS]. [IBS] 最磨人, 兩種截然不同的 [藥物] 都得帶.
      猜錯了, 吃錯了..好幾天都坐立不安. 所以我早早認份了.

      P.S. 2: [醉倒須君扶我] 那位 匿名者 第二次 留言 也有梗:
      甚至看完有想與妳對話的 [衝動]。
      造福我們這些心靈 [飢渴] 的讀者。

      Good day.

      Delete
    12. Hi, flower.

      嗯, 請見諒. 我原先不知道有什麼事情需要緩頰..^^!

      請勿為了 稍晚回覆 而抱歉.

      我終於找到 忽忽亂彈 的部落格:

      [生日快樂!(就發在這欄了)] [9/8/17 23:52]

      我不是這位 匿名者.

      這反而是好事. 另外還有一位 有情人, 就像
      乘風南飛的候鳥, 每年準時捎來溫暖的紀念.

      Good day.


      Delete
    13. 忽忽是摯友,如果那位匿名者不是閣下,那我大概知道是誰了。...^^

      昨天的留言,是好幾處不小心寫在一起(花想集過了午夜常有離奇事件發生),變成胡言亂語,沒有時間作解釋,先刪除了,以免引起不必要誤會。..

      閣下不是要讀書去了嗎?哈哈,怎麼這兒的視窗一直沒關啊?...^^

      Delete
    14. 台灣現在凌晨三點半. 視窗突然開啟,
      鍵盤居然自行敲動....很離奇喔.

      我微恙五天....上呼吸道輕微感染. 昨晚七點多,
      我留言之後就睡覺了. 一年多不曾感冒,
      沒想到今年還沒換季, 我就感染了. 很遜呢!

      沒什麼症狀了, 就是精神不濟, 時睡時醒~

      有點 輕度 閱讀障礙. 原先讀懂的, 突然又 [霧煞煞].
      我該不會也誤解了妳原來的話了吧~還好妳刪了它~

      妳貼的新照, 頗有 加拿大 [七人畫派 (Group of Seven)]
      風景畫的 [Fu]. 雖然他 [她] 們 的題材, 以 北安大略 為主,
      我以為也代表 加拿大 特有的風格. [有倒影的水面],
      幾乎是 七人畫派 畫作的必要元素.

      如果這照片, 是 flower 在國家公園拍攝的, 那一定數量
      不少. 有空請 flower 多分享喔. 在下保證: [看了], 絕對
      不會 [都快受不了了~]..:-)

      P.S. 咦? flower 居然知道我是否還在 花園 流連?
      Blogger 這麼強啊?..^^!

      Good day.

      Delete
    15. 照片是我家後面的河的一小隅,國家公園壯麗,後面的河靜遠,壯麗的留在心中,靜遠的留著過日子...

      居然還知七人畫派,我以為七人畫派的名聲只留在加拿大的版圖中。...^^

      有一回逛溫哥華植物園,以為晚上九點才關門,我們下午四點多進去,走到一處,正遇著一位女警衛,她說,她們正在關門,我和友人差點兒被鎖在園裡...原來非夏日時間,五點就打烊了。

      是否還在花園流連,其實園主不知道,只是恰好遇到剛走來的遊客...^^

      Delete
  2. 今夏,今晨,有下弦月。希望頭頂無雲,門外無雨。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光年兄看到日蝕了嗎?此時當下,外面天色暗了下來,日頭被遮成弦月了!(沒法直視,只看了個大概,不能判斷是上弦還是下弦...^^)

      Delete
  3. Hi, flower.

    沒想到 光年 也留了話. 兩位 苦主, 辛苦了.

    我昨夜晚歸. 子夜十二時 南下路過 北二高 龍潭 附近.
    左手邊就是 中央山脈 脈陲丘陵. 果然如 光年 所述: 下弦月
    剛才東昇. 她, 照著日夜兼程的卡車, 也照著返家的車陣.
    夜空, 沒有 輕翅, 也沒有 翅痕. 此時, 月明星稀, 夏暑稍褪.

    昨天台灣的北部晴空萬里. 浮出地平線的半月, 沒多久就
    通體渾亮. 我居住的山城, 月光灑出無色的微影. 人走, 月行.
    人佇 月也停. 只要月娘現身, 形影, 始終不離. 無論有無酒香,
    對影, 總是三人.

    今天我出門前, 也找了一下月娘. 又如 光年 所述: 稍過中天,
    略偏西南. 月球晨昏圈 直如弓弦, 朝下, 朝西. 新月無舊月可抱.

    如果此時 后羿 搭上箭, 太陽公公不怕. 后羿 不懂 廣義相對論,
    不知如何修正 重力效應, 一定射歪了. 我也沒在怕, 歪箭墜地前,
    一定像 流星, 幾次閃爍, 就悄悄焚消了.

    所以, [台灣] 今天中午前, 日月依舊同輝. 想來在 flower 花園
    駐足的人們, 不少都居住在 台灣, 加拿大, 美國 吧. 我看了一下
    世界地圖, 台灣 與 北美西岸 相距約八千公里, 等同古時候的
    一萬六千里. 所以 [萬里共嬋娟] 差可比擬.

    我的暫時辭行, 掀起一連串 蝴蝶效應, 讓 flower 與 光年 勞師
    動眾. 看來, 我不只是 無事自擾, 更是 無事生非. 此刻才明瞭:
    我也有 特異功能..:-)

    今年雖然潤 農曆六月, 節氣 可是不依 月娘, 只跟著 太陽公公
    跑的. 目前 已過 立秋. 看來 [今夏] 的尾聲也近了.

    祝 flower, 光年, 與 花園的同好們

    夏安.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正在納悶,閏六月,是否把夏日拉長了?溫哥華連月無雨,陽光炙熱得讓人灼傷啊!

      Delete
  4. 非常可惜,我正陪同親戚來到了落磯山脈,入夏以來,BC省山火不斷,135處火源同時焚燒,全省煙霾籠罩,別説月亮了,連天空也看不到!

    ReplyDelete
  5. 在溫哥華,八月十四日清晨見到的月相略大於下弦月,八月十五日清晨見到的月相略
    小於下弦月,位置雖不同,但都接近頭頂中天。在台北,八月十五日清晨的月相十
    分接近50%的半月(標準的下弦月)。

    即使錯過這一回,今年還是有其他的機會再見到下弦月,九月十三日,十月十二日,
    十一月十日,和十二月十日﹔只要天氣晴朗,下弦月總是會老老實實地在清晨六點
    的正中天等著有心人。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只能坐等下個月的月亮了。...

      Delete
  6. Hi Flower,

    我第一次連上 [http://firesmoke.ca], 即時觀看 [Jasper, Banff] 等 國家公園 的
    [細懸浮粒子 PM2.5] 濃度預測 [時區 PDT] [Aug. 15]:

    Banff 在日出後常常 超過 100. 已達 過敏症狀稍微惡化 的 不良等級.
    Jasper 則相當小: 小於 10.

    天公不作美, 可惜了賞景人的興致.

    保 重 ~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關心。在Jasper時還有藍天,後來途徑只見煙霧茫茫,心底慌慌。幸好到了Banff,因前一天的雨水,在 Lake Louise時,有美好的天氣,看到藍天白雲...我們是被好山好水寵壞了,第一次意識到藍天白雲是會不見的...

      Delete
  7. 啊! 光年 幾乎與 我 同時留言.

    我這回可大膽放聲說: Great minds think alike.

    你也保重, 光年.

    P.S. 不知 光年 以前怎麼想到 [輕翅] 這麼清雅的詞?

    我一看這兩字, 就聯想了 秦觀 的 [自在飛花輕似夢].

    我常把 蝴蝶 稱為 Flying Flowers. 蝴蝶 幾乎就是
    兩片 薄翅. 輕似夢的蝴蝶 --> 輕翅?

    我又犯了壞習慣: 在 花家, 聊 不是 花家 的事 ~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光年兄當年用輕翅為名時,飾演的可是女子,那段很精彩,光年兄說過,但我一下子找不到。有空時找出來回味一下...^^

      Delete
    2. 喔, 情節這麼精彩啊.

      有機會欣賞的話, 那一定是樂事.

      Good day.

      Delete
  8. 不習慣用手機打字,回溫後再聊...^^

    ReplyDelete
  9. 今夏,空白添日蝕,樹影懸空立,岸花隨波漂,浮雲潛水游,翅痕落落長。

    天高高,氣輕輕,白鶴凌空展翅。

    今夏,有過去的曲調飄來,晴空裡問號如浮雲般飄來飄去,輕翅究竟打哪兒來﹖會上癮的匿名是誰﹖花兒是讓人依賴的罌粟嗎?受不了的無名氏又是誰﹖他看到絢爛美麗的曼陀羅嗎﹖00為什麼在03之後﹖

    疑問終須人解,只會一題,姑且回應關於輕翅的來路去蹤。

    上中文網站,始於一九九九年集集大地震之後,藉著北美新浪網得知即時的消息,我與海外遊子們共享分擔來自家鄉的憂喜。隔了一段時日,群聚的網頁轉變成抒發情感的文藝園地,大夥兒分享臨時即興的詩詞,不拘一格,但求有趣好玩。

    直到某日,一位來自對岸的新人網友,自侍本身文學專業,大肆批評眾家作品,尤其專挑女性網友的毛病。惡霸現身,很多人退出參與,不再出聲。我看不過去,出面反駮,但不得正面回應。

    於是想出一計,另擇網名,扮成女性,專門對付惡霸。當時用的筆名是“輕翅”,沒有什麼文學性典故,所以取這名,因為 light wings 暗含 lightyear wins (光年勝) 的隱意。

    隱身裝扮,似乎還算成功。好一陣子,都沒有人察覺,我也有些上癮。

    ReplyDelete
    Replies
    1. 日安, 光年.

      翅痕, 不但落落長, 還常常亂亂飛. 唯一的正面意義: 還在飛.

      我是新人, 沒看到晴空的問號. 只驚嘆這麼多年來, 一群心靈們
      激盪出來的無數的才思火花.

      集集大地震當下, 我在公司宿舍被搖醒, 差一點搖到地上.
      全台大停電多日, 公司就靠兩部 緊急發電機 維持基本運作.

      海外遊子們對於家鄉誠摯的關心, 我深刻銘記.

      顯然 光年 勝了, 這位 對岸文人 消跡匿蹤了.

      只是今年七月起, 又來了一個白目的家鄉客. 不是凌空
      展翅的 白鶴, 卻像聒絮的 烏鴉, 到處擾人清閒.

      這還算不上 惡霸, 不過應該是房東很頭痛的 惡房客~

      [light wings]....光中 振翅待飛 的 羽翅....

      ....my drowsy [wings] dream of a voyage to the [light]
      above the clouds. [泰戈爾 流螢集]

      ....一個雲上的光芒之旅....浮雲, 當然 潛水游.

      Good day.



      Delete
    2. 英文有個片語 [beginner's luck].

      且讓在下 世說新語: 希望我這個 新手,
      帶給各位一些 好運.

      Good day.

      Delete
  10. 花想集確實有讓人上癮的嫌疑。消滅問號,人人有責。欲罷不能,我再解一題﹕花花問日蝕成弦月,上弦還是下弦﹖

    其實,上弦月或下弦月無關弦的方向位置,只關月初或月末。上弦月是農歷初八左右的半月,下弦月是農歷二十三左右的半月。月弦的方向因觀察者的地點和時間而有所改變,不是一項可靠的指標。

    以下弦月為例,人在北半球,看到月亮的亮面在左邊﹔南半球的人所見的下弦月,亮面卻在右邊。看中天下弦月最佳時機是清晨六點。

    不是南半球的人腦筋不靈光,視力有問題,因為若親自搭了飛機去澳洲,南非,或智利,你所看到的下弦月也是和台北或溫哥華相反。

    或許你會這麼想,那麼南半球的人看到月亮的另一面﹖答案是錯的,因為月亮總是以恆久的一面對著地球,南北半球的人看到的絕對是同一面的月亮。

    要解開弦月左右翻轉的謎團,其實不難。面對一面鏡子,舉起你的左手。假設鏡子裡的你和鏡前的你一樣聰明理智,那麼鏡裡的你一定相信自己舉的是右手。

    既然鏡裡鏡外舉的是同一隻手,為什麼忽右忽左呢﹖因為左右並不是東西南北那種絕對的方向,而是取決於身體臉面的位置而造成的相對方向。部隊指揮官必須以士兵的立場發號“向左轉”或“向右轉”的口令。

    回到清晨看下弦月的話題,北半球的人看接近中天的月球,自然就會面對南方,弦向西的半月就左邊亮。南半球的人看接近中天的月球,人就自然會面朝北方,弦向西的半月就右邊亮。於是同一個下弦月在兩人眼裡,就有左右相反之別。

    若還沒完全被說服,可趁下弦月的日子買張機票去雪梨親自體驗一番。

    不過我可教你一個省機票的方法﹕下次下弦月來臨的清晨六點,頭南腳北地仰躺在草皮上,就可以看到南半球的下弦月。然後調個頭,頭北腳南地仰躺在草皮上,就可以看到北半球的下弦月。瞧,就這麼簡單,我替你省下一趟去澳洲的來回機票。

    你或許會接著問,那麼在赤道附近的人又怎麼看下弦月呢﹖半夜月剛升起,赤道的人看到的下弦月,下半邊亮著,月弦朝上。清晨六點,半月在正頂頭,全憑舉頭人站立的方向,亮面可上可下,可左可右,身子每轉九十度一抬頭,轉四次就看全各式花樣。過了上午,月亮受日照影響而變得不明顯,但近中午時分,落途的下弦月已轉成亮面在上,弦朝下的姿態。

    雖說千里共嬋娟,分散在四處的觀月者,望著同一個月亮,因立場不同,月兒好似有千百般的姿態。

    上弦月與下弦月正好相反,人在北半球,看到上弦月的亮面在右邊﹔南半球的人所的上弦月,亮面卻在左邊。看中天上弦月最佳時機是傍晚七點。赤道附近的朋友耐心等到三更半夜之前,可看到亮著下半邊,弦朝上的月亮落往西邊地平線。

    再過兩天,不管在世界任何角落,上弦月都會在八月二十九日當地下午七點,耐心等著諸位。好奇的你,請勿錯過觀賞的機會。

    ReplyDelete
    Replies
    1. 筆誤製造新問號。應該是農曆,而非農歷。

      Delete
    2. 再改一下,上弦月都會在八月二十九日的日落時分,耐心等著諸位。當地下午七點只是一個大約時間,因各地時區的設定有人為因素,並不十分準確。改成天然的日落時刻,就可去除人為的因素。

      Delete
    3. 日安, 光年.

      正確!! 我都忘了這個 [時區時間] 與 [當地實際時間] 的 差距~

      如果 台灣同好 想要了解當地資料, 請到 中央氣象局 各網頁:

      [http://www.cwb.gov.tw/V7/astronomy/sunrise.htm]
      [日出時刻 方位角 過中天 仰角 日沒時刻 方位角]

      [http://www.cwb.gov.tw/V7/astronomy/moonrise.htm]
      [月出時刻 方位角 過中天 仰角 月沒時刻 方位角]

      [http://www.cwb.gov.tw/V7/astronomy/twilight.htm]
      [天文曙光始 航海曙光始 民用曙光始 日出 日沒 -->]
      [--> 民用暮光終 航海暮光終 天文暮光終]

      [http://www.cwb.gov.tw/V7/forecast/fishery/tide_1.htm]
      [今日潮汐]

      Good day.

      Delete
  11. 日安, 光年.

    我仔細讀了你的詳細解釋, 清楚又正確,
    受教了. 我不但省了 機票錢, 也免受 [IBS] 的尷尬.

    月亮總是以 [恆久的一面] 對著地球,南北半球的人看到的
    絕對是 [同一面] 的月亮

    [左右] 並不是 [東西南北] 那種 [絕對] 的方向,而是取決於
    [身體臉面] 的位置而造成的 [相對] 方向

    全憑舉頭人站立的 [方向],亮面 [可上可下],[可左可右],
    身子每轉 [九十度] 一抬頭,轉 [四次] 就看全各式花樣

    Good day.

    ReplyDelete
  12. 提個醒,再過幾個小時,觀賞上弦月的機會即將來臨,希望各地朋友們不要錯過。

    亮面 50% 的標準上弦月,將發生在八月二十九日溫哥華凌晨一點十二分,也就是台北下午四點十二分。可惜已過溫哥華的月落時間,所以看不見。在台北因陽光在天,也看不清。澳洲墨爾本的傍晚(下午六點十二分) 可看見標準的上弦月。

    在溫哥華八月二十八日傍晚可看見大約47%左右的半月,八月二十九日傍晚可看見大約56%的半月。在台北八月二十九日傍晚可看見大約 52% 的半月。

    在北半球的台北或溫哥華,上弦月的亮面在右邊。澳洲墨爾本上弦月的亮面在左邊。

    在台北或溫哥華,頭朝南腳向北的仰躺,就可看到南半球的上弦月。在澳洲墨爾本,頭朝北腳向南的仰躺,就可看到北半球的上弦月。

    緯度接近赤道的新加坡傍晚的上弦月在正頭頂,面朝南仰頭看是右邊亮,面朝北仰頭看是左邊亮。在赤道半夜向西看落月,則是下邊亮,弦向上。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光年兄在這兒就有提到8/29日凌晨一點的上弦月是看不到的,還叫我熬夜?這是在考我有沒有認真看留言嗎?...^^

      Delete
  13. 昨晚是在Squamish回來的路上看著上弦月的...^^ ( 出遊三日歸來,終於結束忙碌的八月)

    光年兄不說,我都沒想到我們與台灣同胞看到的弦月方向是相反的,難怪有時會發生雞同鴨講的局面。

    看完光年兄的《弦月的身世》,突然想起一首新詩,詩云:『你在蒐集月光嗎?別寄給我,我怕燙!』...寫得真好,所有的月色都有了體溫...^^

    ReplyDelete
  14. 咦﹖﹖我可沒說過溫哥華的弦月方向與台灣相反。兩地同在北半球,上弦月都是亮右邊的。

    難道被傳染發高燒﹖我只記得曾經說過與溫哥華弦月方向相反的是南半球的澳洲雪梨。

    ReplyDelete
  15. 是我昏頭了,又再看一遍,是我想錯了,以為南北半球是上下相反,而東西方則是左右相反...

    ReplyDelete
  16. 喔..晚了一步! 花花同學, 我來不及給妳派司, 妳就交作業了.

    光年老師 和藹可親, 但是也很嚴格, 女生與男生的標準都一樣.

    好啦, 我再給妳一個派司.

    妳是 補妝 的時候, 看到 [鏡子裡的月亮].

    然後覆誦 光年老師 的說明 [那時....妳翹課, 出遊 ing~]

    [面對一面鏡子,舉起你的左手。假設鏡子裡的你和鏡前的你
    一樣聰明理智,那麼鏡裡的你一定相信自己舉的是右手。]

    記得喔, [鏡子裡的月亮]....

    Good [luck].

    ReplyDelete
  17. 光年兄說的八月二十九日凌晨的上弦月,不知我能不能撐到凌晨一點,不過今晚正是七夕,方才見月亮,真的是半個燒餅形狀了,一會兒試試能不能拍下來...^^

    ReplyDelete
  18. 希望妳沒熬夜。對不起,妳漏看了下面一句,凌晨已過了溫哥華的落月時間,所以看不見正好50%的上弦月。其實一般人眼力看不出 +/-5% 的差別,所以昨晚和今晚的月亮都算上弦月。

    若是妳沒怕燙,熬了夜與月亮共度七夕,或許照了幾張相,應該注意到上弦月的斜角和方向,每小時都有變化差別。一張瞬間照到的相片,並不代表北美的上弦月全都是一直如此。

    ReplyDelete
    Replies
    1. 這裡沒法貼照片,不然真想讓光年兄看看,七夕的月亮挺像半個饅頭的...^^

      在網路上搜尋七夕的月亮,居然長得都不一樣,也有稱下弦月的,且方向與我拍的也不同。

      Delete
    2. flower 居然還 熬夜 拍攝幾近完美的 上弦月!
      在下 穩被當了....太佩服 flower 學姊 的毅力.

      Good day.


      Delete
    3. 對不起,澄清一下,我拍的是七夕的月亮,不是光年兄說的凌晨一點的上弦月。溫哥華那個時間點好像看不到月亮(我有熬夜但沒看到月亮),我們這兒的月亮,下午就升上空了...可能那個時間點已經掉到海平面了。

      Delete
  19. 稱七夕月亮為下弦月的人,只能給零分,讓他重修。

    若相片沒有加工或反轉,若相片中有地形物貌為背景,一張站立正面對月照的七夕月亮,從上弦月的姿態可能判斷出照相人所在地的約略緯度和照相的大概時間。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 光年老師 特赦....只需重修, 不必退學~
      在下一定想方設法, 下回認真找個....混一點,
      不知 七夕是何物 的老師~

      坦白說, 我不曾想過: 如何用 [上弦月姿態] 來
      概估 [當地緯度] 與 [拍攝時間]. 這值得好好思考.

      Good day.

      Delete
  20. 這麼厲害?...^^

    突然發現一個問題,自從七夕變成中國情人節後,七夕可都變成滿月了:
    http://www.daneiedu.com/daneieduimg/article/472/9_95wci__.jpg

    ReplyDelete
  21. 光年兄的意思是,即便我們在同時區,同一個時間,但因北加洲和溫哥華的地理位置,拍出來的月亮還是不一樣?

    ReplyDelete
  22. 請不要疏忽 "約略"和“大概”兩個詞。

    譬如七夕傍晚,上弦月近中天。緯度不同,上弦月與地平線的仰角也不同。同個時間,溫哥華看到的上弦月比加州更貼近地平線。

    臨近七夕子夜,上弦月近地平線,緯度不同,上弦月的傾斜角度也不一樣。同個時間,溫哥華看到上弦月的傾角比加州更大(弦面更接近垂直)。溫哥華的月落時間也比聖荷西早約二十分鐘。

    ReplyDelete
  23. 人兒忽忽過日子,月兒悠悠過天際。觀賞下弦月的機會又將要來臨。

    50%的下弦月將發生在溫哥華九月十二日夜裡十一時二十四分,也是台北九月十三日的下午兩點二十四分。兩地都不是觀賞月亮的好時機,如果在溫哥華熬過子夜,或可看到近乎完美的下弦月升起地平線。

    在清晨日出時刻,下弦月會在近中天的位置。北半球亮左邊,南半球亮右邊。

    下弦月在天際位置與姿態取決於觀察者的經緯度,高度,與時間。半月大約在九月十三日當地清晨五點到五點半過中天,下弦月的仰角﹕ 馬尼拉 (86.7度), 高雄 (84.6度), 台北(82.6度), 上海(76.3度), 東京(71.7度), 大連(68.5度) , 哈爾濱(61.5度)。緯度越北,下弦月的仰角越低。

    溫哥華和美西因夏季日光節約時間的關係,下弦月過中天約在六點半左右,十二日(略大於50%)或十三日(略小於50%) 清晨皆可看到。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光年兄題醒,查了一下九月十二日和十三日的月出月落時間,我大概能在清晨起來拍月亮的機率高一些...子夜時分月亮剛昇起,我住的地方看不到地平線,要能看到月亮,得到三更半夜了。下午兩點半左右才月落,月落以前看到都算及格吧?...^^

      Delete
    2. 祖師奶奶的《金鎖記》﹕「天就快亮了。那扁扁的下弦月,低一點,低一點,大一點,
      像赤金的臉盆,沉了下去。」

      「天就快亮了。」究竟是朦朦的凌晨,還是日正當頭的中午呢﹖

      Delete
    3. 為了幫祖師奶奶平反,一大早起床把《金鎖記》找出來,光年兄引用的這一段,是幾個小丫頭在談論七巧時的背景,其中說到小雙『把兩手抄在青蓮色舊綢夾襖裡』,可見是天冷的季節。回到張愛玲寫《金鎖記》的時空:1943年的上海,因為是『扁扁的下弦月』,所以不會接近滿月。我找了一下,1943年的一二月和十一二月,有幾個下弦月真的就是清晨五六點就開始月落,至於沉下去,未必要沉到地平線嘛,眼睛看不到就算沉下去了...( 張愛玲住的是公寓,可能被大樓擋住了...^^)

      我是從這裡查看的:
      https://www.timeanddate.com/moon/china/shanghai?month=1&year=1943

      Delete
    4. 呵呵﹗護師勇氣可嘉,可惜功虧一簣,恰得其反。

      按了妳上面網頁的聯結,一九四三年一月二十九日下弦月,(月兒亮左半那天),上海的月出時間是前晚十一點三十八分,月落時間是早上十一點二十二分。清晨五點三十三分月在中天。

      《金鎖記》寫的是三十年前的月亮,同個網頁向前推,一九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下弦月,(月兒亮左半那天),上海的月出時間是前晚十一點四十七分,月落時間是早上十點五十三分。清晨五點二十四分月在中天。

      推翻祖師奶奶論點,完全使用了妳提供的證據。海枯石爛,天底下不可能有在清晨落下的下弦月。不在三十年前,不在三百年前。不在三十年後,不在三百年後。

      Delete
    5. 光年兄沒懂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清晨五點半月在中天,也意味著過了這個時分月亮便往下掉了,祖師奶奶只說沉下去,沒說一定是沉到地下線以下...她形容的是一個狀態,月亮在往下沉的狀態...是持續進行中,並非定格。

      另外再找了一九四三年一月二十九日的日昇時分來對照一下,當天日出是六點四十八分,而這個時間點月亮已經開始往下落了,如果以日出到三十度角的時間來看,是九點二十八分,這個時間月亮已經趨近地平線了....也就是說天才剛剛亮,月亮已經沉下去這個狀態是成立的,只是時間不是我們觀念裡的"清晨"...

      耶!!...祖師奶奶勝!...^^

      日出時分的連結:
      https://www.timeanddate.com/sun/china/shanghai?month=1&year=1943

      Delete
    6. 光年兄在加州,不知冬天有沒有像溫哥華這樣,晝短夜長,我們冬天真的八九點才天亮,夏天晚上十點太陽才下山....

      看來上海也是的...

      Delete
  24. 我看八成是睡到八九點起床,上邊明明寫著日出是六點四十八分。兩段文字前後擺在一塊,未免隔得太近了一些。

    「天是森冷的蟹殼青」,說的是天就快亮了,而非天已經亮了。

    ReplyDelete
  25. 接送孩子的時候,那能睡到八九點?現在也沒睡到八九點,除非前一天晚上跟人討論月亮什麼時候上天,什麼時候下海,還到熬夜等月亮...^^

    張愛玲後面也提到太陽上來的過程...如果日出六點四十八分,五點半之後開始往下沉的月亮,兩相對照,《金鎖記》這段描述還是成立的...^^

    "那扁扁的下弦月,低一點,低一點,大一點,像赤金的臉盆,沉了下去。"
    這裡的低一點,低一點...有漸沉的況味,表示是一段時間,不是當下。

    謝謝光年兄,我這才注意到,祖師奶奶這裡的安排--看著月亮沉下去,看著太陽昇起來,暗示曹七巧的長夜漫漫...而且是晝短夜長的漫長...

    ReplyDelete
  26. >月亮已經趨近地平線了....也就是說天才剛剛亮,月亮已經沉下去這個狀態是成立的

    這個狀態是成立的,但不可能是下弦月,因為月亮本身並不發光,只是被動地反射太陽光。

    若太陽剛從東邊地平線升起,月亮同時趨近西邊地平線,那麼月亮就不可能是半個下弦月,而是近乎全面反射的滿月。

    同樣的道理在赤道附近,農曆初八半夜三更看上弦月往西邊地平線落下,農曆二十三半夜三更看下弦月從東邊地平線升起,月兒都是亮下半邊,弦向上的。

    ReplyDelete
  27. >>那麼月亮就不可能是半個下弦月,而是近乎全面反射的滿月。
    光年兄這話倒解了我對"像赤金的臉盆"的疑惑。

    您說的月亮亮下半邊,這也是我前面曾經提出的疑問(突然很想念有排序的回覆功能),

    >>是我昏頭了,又再看一遍,是我想錯了,以為南北半球是上下相反,而東西方則是左右相反...

    所以上下左右的不同弦月不是南北半球的問題,而是緯度的問題?

    昨天看到臉書上有朋友拍了台北的弦月,就是亮上半邊的,我記得我們這兒是亮左右的...

    ReplyDelete
  28. 張愛玲用「扁扁下弦月」影射臨終前骨瘦如柴的曹七巧,「赤金臉盆」影射三十年來她戴著黃金的枷,沉了下去。這是純粹文學手法的運用,完全無關自然現象的寫實。

    我想祖師奶奶對月亮違反自然的評語,應是一笑置之,懶得回應。

    現在讓我們暫時離開文學領域,回頭探討自然的天象。下弦月與如盆的滿月是不可能出現在同一天的。

    北半球的人在農曆二十三的日出時刻,站立觀賞中天的下弦月,便會自然面向南方,半月應亮在左邊。南半球的人在農曆二十三的日出時刻,站立觀賞中天的下弦月,便會自然面向北方,半月應亮在右邊。

    那麼為什麼相片會照出不一樣呢﹖ 因為手持相機的人,會脫離肉眼賞月亮的自然姿勢,刻意採取人為攝像取鏡的角度,不再忠實面對南方。相片若有地形物貌為背景,人腦還會自動找回地平線,還原真相。相片若只有天空一個半月,月兒亮哪邊,完全取決於相機的角度。

    明早妳可親自作實驗,人面向東南西北四個方向,舉頭分別照四張下弦月的相片。同一個月亮,但是弦月的樣子張張不同。

    妳若是喜歡半月亮上邊,人先面向西方,再調整相機鏡頭。妳若是喜歡半月亮下邊,人先面向東方,再調整相機鏡頭。隨心所欲,就這麼簡單。

    ReplyDelete
    Replies
    1. 功課作完了, 為了貼照片另外起一題。

      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再談林奕含事件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