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最後的夏夜



我欲起舞
在無人的山頂
世界最闊的夜景
是我燦爛的舞台

我將歸去
息了疲倦的魂
滿天星斗設宴為我送行
每一片雲都來輕輕俯吻

我踩著探戈的舞步
漸漸移向黎明
此處星落 彼端星又起
淡戀的記憶
摔碎成珍珠
流落在紐約的星空

我數算因天明而黯去的星
一如數算生命中的失去...


註:有住住在紐約的網友,聲稱得了絕症,問如果明天就會死去,今夜會作什麼?當時即興寫了這詩送他。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