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el 巴別塔

BABEL 巴別塔

只有放棄武裝捍衛,內心的巴別塔瓦解,

所有混亂局面才得平息,真相才得被還原。


看完BABEL,對於人類因為地域、文化、語言、種族造成的隔閡、成見、誤會、衝突,感到無奈與沉重。【莊子秋水篇】說:『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 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以前以為這話在罵見識短淺的人(當然是別人),看完此片才深深悟道,說得正是每一個 人,正是我自己。放諸時間與空間的長遠裡,誰能不拘、不篤、不束呢?


電影劇情描述一個日本獵人到犘洛哥旅遊打獵,臨走前將獵槍送給了當地的導遊。導遊又將槍賣給牧羊的鄰人。鄰人家的兩個孩子,為了試槍的射程,射中了一輛遊覽車,車裡正是一群美國來的遊客,被射中的乘客正是凱特布蘭琪,布萊德彼特的妻子。


這對夫妻因為妻子中槍出了意外,無法如期趕回家,家裡照料孩子的墨西哥媬姆只好帶著孩子越過邊境回去參加自己孩子的婚禮。婚禮結束後,喝醉酒的姪兒開車要送他們回美國,在海關被攔了下來....

日本獵人有個聾啞的女兒,正值青春期,想望與一般女孩一樣被關愛,被追求,卻因溝通問題而屢遭挫折,逐漸走向極端...

片中出現英語、西班牙語、阿拉伯語、日語、手語、唇語及至聾啞少女的抄寫文字,說明人類用盡各種語言與氣力嘗試溝通交流,卻因固守成見,在自己的理解範疇裡用自己的方式解讀,終究導致一連串的誤解,所以:

美國人在回教國家憑空中了一槍,「想當然耳」是恐怖襲擊--事實卻只是兩個放羊的孩子,不知天高地厚的玩耍造成的。

兩個老墨深夜帶著兩個白人小孩過邊境,「當然」有可能是偷渡或人口拐帶,海關人員「理當」攔下盤問--而事實卻是一個墨西哥褓姆因主人誤了行程,而帶著視如同已出的孩子回鄉參加兒子的婚禮。

擁有槍枝的老牧人有可能是恐怖份子,送槍枝的日本獵人則可能是軍火販子...所有的推測都「合情合理」,卻不是事實。

當一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前因後果被擠壓在某一個時空的切片下時,它便因著人們的想像與推測而有了無限可能性--而如果思維模式朝著負面方向,便能衍生意想不到的悲劇:
單純的意外事件,演變成國際政治事件;牧人的長子在警方圍剿下中槍身亡;美國婦人傷口感染,可能失去一條手臂;墨西哥褓姆失去工作,被譴送回國。

導演除了用長鏡頭讓我們看到既定成見造成國際間遠距離的迷茫與矛盾,同時也用了短鏡頭讓我們審視近距離的疏離:同床共枕的l美國夫婦因喪子之痛而情感崩 潰,語言成了爭執的工具;日本父女同在屋簷下,卻因妻子的自殺各自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傷痛,彼此安慰不了對方,語言成了無用;墨西哥褓姆費盡唇舌無法使警 方相信她對白人孩子的無微不至與無心之過。

導演企圖詮釋的,造成人們隔閡的,不只是外在不同的語音與散居各地的文化背景,即便同文同種,同床同屋簷亦撕不開這層隔膜,因為人們心中各自構築著一座高可通天的巴別塔(BABEL)。
巴別塔是聖經中記載人類因為自高自大,意欲與上帝平起平坐而興建的建築物。導演用Babel作為片名,暗示了人們本位主義的自以為是,才是內在語言溝通不良的真正因素。

聾啞少女進到樂音震天價響的舞廳,只看到閃動的光影與舞動的人身;她用自己能「閱讀」的方式閱讀著周遭的音樂與旋律,亦跟著陶醉晃動。然而她所「理解」的律 動,是周遭人的律動嗎?其中的差異又怎麼證實或澄清?一次又一次無法解釋,沒有答案的矛盾,正是構築巴別塔一塊又一塊的磚塊,終至在人們心中聳立而堅固。

聾啞少女是導演直指觀眾的角色,每個人都孤獨隔絕,卻又渴求被關愛。然而內心活動的不被了解,即便赤裸裸地站在人前,依然無法拉近距離,走進彼此的世界。

片尾小牧童面對警方的包圍,由原先的說謊、逃跑、哥哥受傷、舉槍反擊到把槍摔爛,舉著手從岩石背後走出來時,令人很是撼動--只有放棄武裝捍衛,內心的巴別塔被瓦解,所有的混亂局面才得平息,真相才得被還原。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