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寄瓦舍)
附相聲瓦舍



失落(寄瓦舍)

離開擁擠嘈雜的生活?
還是讓蒙塵的心繼續無可奈何?
美麗的園是否出了錯?
任憑車水馬龍猖狂地輾過?

窗外的藍天更遼闊?
展翅飛去算不算失落?
剪掉網絡更穩妥?
襲上心頭的思念,妳又怎麼躲?

漸行漸遠的疏離,是最好的結果?
沒有悲涼的離歌,眼淚就不會閃爍?
要走多遠,一顆心才能不被鎖?
要離多久,感情才不會剩太多?

這樣的斟酌是不是失措?
沒有你我會不會變落寞?
輕輕的晚風中
是誰失了魂又落了魄?


如花 2001/10/03 05:25:06
Image by flower

Comments

  1. 這張畫我記得,是花花為忽忽畫的。

    瓦舍是?
    感覺這首詩好悲傷。

    ReplyDelete
  2. 還有,為什麼都是問號?

    ReplyDelete
  3. 當年聊天室要關門,感覺像鐵達尼號沉船一樣。是很哀傷啊,臨終嘛...^^

    ReplyDelete
  4. 瓦花依舊舞春風!花花果然長紅,從瓦舍紅到現在!當年楠楓沒有看錯人!

    ReplyDelete
  5. 哈哈!笨竹哦?好久不見,都好嗎?

    你跟楠楓大哥還有聯絡?除了種花外,我全都失聯了!
    你偶而也要浮上來報告一下近況嘛!...

    真懷念瓦舍時的瓦花和瓦竹...^^

    ReplyDelete
  6. 花,我跟瓦舍也全部失聯,只偶而會來妳這裡看看。只有在妳這裡,看到妳寫的這幾首詩,才能重溫一下當年瓦舍的盛況。

    有豆豆的消息嗎?

    ReplyDelete
  7. 嗯,在瓦舍學到很多。

    豆豆的消息,最近的也是前兩年的了。你的email我早不知丟到那兒去了,你要不要寄給我?
    stopandgogo@gmail.com
    豆豆有網站,但不合適在這裡公開,我再寄給你。

    ReplyDelete
  8. 我老是以為你們說的瓦舍是我同學的相聲瓦舍 @@

    ReplyDelete
  9. 嗯?相聲瓦舍是李國修創辦的嗎?

    我們說的瓦舍是以前聊天室的名稱,我記得當年還有人說”瓦舍”是色情場所的名稱,我們老師為此作解釋,其中有拿相聲瓦舍作比喻。可見當時已有相聲瓦舍,由來已久。

    ReplyDelete
  10. 相聲瓦舍是我同學馮立羽綱成立的,他畢業後去當兵,所以那年我和另兩個同班同學(王涓應該可能也算相聲瓦舍的 co-founder)做了相聲瓦舍應該是迄今還是唯一的一齣非相聲的舞台劇。舞台劇那年是 1990-1991 元旦那時節演的。

    ReplyDelete
  11. 喔,對哦,是馮翊網他們。

    在FB看到stone舞台總監的身份,便是這一齣嗎?或是參加了當時的演出?

    ReplyDelete
  12. 唉,我是幹導演編劇的,演員、裝台工、舞監、燈光設計、執行製作、通通都算副業。 :D

    ReplyDelete
  13. 哦,導演編劇,那是我心深處的嚮往耶!...^^

    Stone總讓我想起忽忽,劇場、舞台、獅子座!

    ReplyDelete
  14. 我不太談到忽忽,一來跟她真的不熟,二來我知道她在妳們這些朋友心目中的位置,不能隨意唐突(就像我也不希望有人突然跳出來跟我說她跟 Y.R. 認識二十五年了.....)。

    我應該是大二時就認識她,但當時應該是兩人都覺得個性太像、都太衝了太自負了,所以保持了距離。我喜歡這一直很美的距離。 ^_^

    ReplyDelete
  15. 我完全能理解的!我跟她也有一種美麗的距離!...^^

    Y.R.是那位啊?

    我最近才發現,不要隨便認親,尤其在網路上,有些關係,可能因為近鄉情怯,反倒造成疏離,說話的感覺都亂掉了。

    忽忽當年因為發現ally是她戲劇社的學生後,就不知怎麼說話了...^^

    ReplyDelete
  16. 前些時跟客提兄談到忽忽,所以另外加了一個標籤:忽忽,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循線了解一下,我們在談的忽忽是何方神聖...^^

    ReplyDelete
  17. 是我一位因病過世的網友。她去世時她家人發了訃聞到我 mail account,但我真的情怯,沒有去。我真的不希望她生時沒機會見面,唯一見面卻是在告別式。這份傷心埋了近兩年,是前陣子剛拜訪你這邊之後的一兩天才因故(忘了是什麼故,可能跟你的某篇文章有關?)大爆發,讓我對著電腦痛哭甚久。

    ReplyDelete
  18. 嗯嗯,想起來了,妳有提到!

    我似乎命中剋友(咱們基督徒不信這個?),國中最好的同學,一個寒假過後,急性腦炎突然過世;大學一位會偷偷陪我看電影的室友,被士林之郎伏擊腦死,不久過世;另一位大學好友,也在畢業後不久,㦬患癌症,在我出國前病逝。所以忽忽過世時,我很難過,彷彿把前面人生累積的傷痛,全加在一起了!

    ReplyDelete
  19. 我上面這張畫,是依忽忽送我的一張照片畫的...^^

    ReplyDelete
  20. 我就想說你真的有畫出她的神韻 :)

    你跟輕五兄真的是網友、文友、畫友,很讚!

    ReplyDelete
  21. 傻花花﹐人生雖然如戲﹐但也不可以給自己編排一些莫須有的角色。

    重情的人總以為自己是大力士﹐專撿大包袱往肩頭扛﹐讓別人看了心痛。

    ReplyDelete
  22. 花花,相信你背經一定會背到這一句:我所受的,絕不超過我的能力(新約某書某章某節,抱歉我真的沒好好背經)。你所受的,絕不超出上帝賜給你的能力;這些經歷與功課,都是上帝衡量好、在你生命能力之內出給你的作業,是為了讓你能學到東西,也讓你能彰顯出、活出上帝的愛。

    我很習慣從這樣的角度來看。所以即使我十幾年沒去教會聚會、日常生活也不讀經了,但至少隨時還在以主禱文禱告。我們日用的衣食,今日賜給我們(祂從未耽延過給我足夠的衣食補給);救我們脫離試探,不叫我們遭遇兇惡(試探隨處都在,這一句真的日日不能省)。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我不先放下<別人欠我的!>這種念頭,上帝又怎麼可能免了我的債?)。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阿們。

    主禱文,陪我度過一日又一日,溫暖又強壯。 ^_^

    ReplyDelete
  23. 謝謝stone!..^^

    心情倒沒有那麼嚴重,畢竟人生中還經歷過一些力不能勝的悲傷,譬如喪父之痛。

    不知妳說的經節是不是林前十章十三節?
    『那臨到你們的試誘,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容你們受試誘過於所能受的,祂也必隨著試誘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

    ReplyDelete
  24. 謝謝光年兄...^^

    求學過程每階段都失去一位密友,這種境遇難免成為生命中的灰色階,這個心情放在心裡很久,不過沒說出來而已。

    昨兒個午夜,這兒的主人又出來胡言亂語了....^^

    ReplyDelete
  25. 更正#18 裡的錯字:

    士林之「狼」
    「罹」患癌症

    ReplyDelete
  26. 忘了跟stone說,忽忽對這張畫裡的她,也不太滿意,她說她的眉毛沒有那麼細..呵呵...(她給我的那張照片,剛好是修過的..^^)

    ReplyDelete
  27. 是呀,我也記得她是個濃眉毛小個子性情很烈的林維呀。 ^_^

    ReplyDelete
  28. 忽忽倒也不諱言自已是個剛烈的矮騾妹。

    突然想到,應該把她的幾篇文轉貼過來,留在這裡作紀念也好!

    ReplyDelete
  29. 白髮重來一夢中 青山不改舊時容
    烏啼月落寒山寺 衾枕仍聞舊時鐘

    南風

    ReplyDelete
  30. 南風?真的是你嗎?好久不見了!都好嗎?

    ReplyDelete
  31. 去日兒童皆長大....昔年親友半凋零~~ 呵呵....是我..聽著笑聲就可知道。再說個密語三個字‘小乖乖’應該就更能確定囉。別來可好~~~好都好只是~~~我都老嚕

    ReplyDelete
  32. 嗯,大家都老了,很公平的,沒有人倖免!...^^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