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應笑我,不堪看



街上的楓已紅了頂
清晨在霧氣中見它
總想到『曉來誰染霜林醉,最是離人淚』..
數百年前,那個等待愛情的女子
在同樣的楓紅下,在同樣的蕭瑟中

今年夏天
走了一程被放逐的路
受了些驚惶,著了些慌忙
踉踉蹌蹌
遺失了來不及看見楓紅的愛情

於是--
我知道
美麗事物的來到 離去 或重返
都只是一瞬間而已

於是--
我知道
人生易捨處得捨
難捨處亦得捨
因為它總在失去的路上

多情應笑我 不堪看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