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

寫信給一位久未聯絡的朋友, 介紹新的網址給他。 越來越珍惜身邊的朋友,覺得經過一些事,一些時間後,還留在身邊的,其情彌珍。

今年春天去L.A.見了一些多年未見的朋友,見面時大家都覺彼此變化不大,不僅是外貌上的,連說話時的神態語氣,也恍如當年。這些朋友不僅曾是同門,同窗,女生大部分同室過,男生也只是樓上樓下之隔。住在一起三四年,誰的笑聲大,誰膽小,誰愛打瞌睡....當年視為平常的生活細節,而今卻在淚光中笑談著。

後來有朋友問我,妳怎麼都沒變?我說,見著你們,自然就回到那時的我;不是沒變,是在你們面前,不需要變。她說她也是這樣的感覺。

我和Ling不同校,她就讀淡水的另一所三專,但我們同房間。兩人感情很好,彼此之間對話不多。在一起時總是靜靜的。

曾有一回,晚上聚完會,從山下要回寢室,一路上談著林語堂的《紅牡丹》。下雨了,我打起傘,兩個人在一把傘下,繼續談著。上了山,在學校的入口處,兩個人都不想回宿舍,於是把有塑膠封面的書墊在學校花圃的小石牆上;兩個人就這麼坐著,在一把傘下,聽著雨聲,看著夜色,兩相靜默,卻一點兒不覺孤單。

在L.A見著她時,我們談彼此近況,驚訝於我們對孩子的教育方法,對生活的態度,居然仍是那麼相近。最好笑的是,我們連喊女兒的小名都一樣。

有些朋友經過歲月的累積和輾壓,情感上已不僅是友誼,而是成了親人。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