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廢墟-聖海倫斯火山/光年

前言

聖海倫斯火山(St. Hellens)位於美國華盛頓州,與溫哥華相距五百公里。因為聖海倫斯最近爆發的時間距今不過三十年,短期內再度爆炸的可能性與殺傷力屢屢被傳揚,使得溫哥華居民除了地震、海嘯外,還有一大自然災害的隱憂,便是不知那一天將在睡夢中被火山岩漿給掩埋。

三十年前的石破天驚,大自然留一片廢墟提醒世人--人怎能勝天?(by flower)

‎"Vancouver! Vancouver! This is it!" 無線電傳來一陣情緒高昂的聲音﹐然後接著而來的卻是一片寂靜。不論這頭如何呼叫喊話﹐那頭不再有任何一絲回應。

這天是一九八零年五月十八日母親節﹐清晨八點三十二分﹐三十歲的地質學家David Johnston向位在華盛頓州溫哥華的母站﹐進行了他今生最後的呼叫。

營救直升機按照先前的計劃﹐迅速趕往離聖海倫火山六英里(十公里)外的觀察站﹐但那兒早已被火山噴出的灰燼完全掩埋﹐再也找不到David Johnston和旅行車的痕跡。


沉寂一百二十年的聖海倫火山﹐在那年的三月中開始蠢蠢欲動﹐警方將火山的週邊十英里處劃為紅線疏散區﹐紅區裡面只有兩個人﹐一位是David Johnston﹐他在鄰近的另座山頭觀測火山的動態﹐另一位是八十四歲的Harry Truman。

過去五十二年﹐Harry Truman都一直在美麗的山腳湖畔經營度假村。他相信自己很安全﹐拒絕接受警方的疏散令﹐一輩子心愛的山頭絕不會背棄他。然而五月十八日﹐清晨一場地震﹐造成聖海倫火山北坡滑落﹐內部岩漿橫向爆發﹐在一兩分鐘內就將十里外的度假村埋葬在幾百呎高的沙土之中。大地的母親﹐聖海倫火山﹐畢竟還是背叛了山腳湖畔子民和他養的十六隻貓。

火山噴出的高溫塵煙﹐以噴射機的速度向外擴散。所經之處﹐百呎高的巨木森林﹐摧枯拉朽﹐應聲倒下。火山塵煙不理會警方設立的十里警戒線﹐一路狂奔到二十里外。成千上萬的鳥獸魚蟲﹐瞬間化為烏有。雖然有幾百人獲救﹐但還是有五十五人在警方認定的安全區裡喪失了生命。幸好這天是星期日﹐附近林場的工人大都休假回家。

聖海倫火山爆發的時候﹐我人在紐約。人生總會遇到幾次會讓自己極度震撼的新聞事件﹐像九一一﹐像聖海倫。事發當時﹐我總是會對自己說﹐將來有機會﹐一定要親臨現場。三十二年後﹐總算輪到我出發一睹聖海倫火山的機會。

九月一日早上﹐飛機在波特蘭機場降落﹐辦好租車手續﹐馬上渡過哥倫比亞河﹐向華盛頓州的聖海倫火山一路飛奔而去。
往聖海倫斯火山的公路﹐沿著溪流高岸﹐蜿蜒而上﹐路旁一棟當年新蓋的屋樓﹐被火山的塵泥埋蓋了一半﹐不堪再居﹐遭屋主遺棄。如今雖然被保留下來﹐意欲保持三十年前的原貌﹐為曾經的往事做歷史見證。或許是最不適合人居住的房屋﹐卻又門庭若市﹐擁有最多拜訪的客人﹐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記錄﹖自然終歸還是要回收主權的﹐將來註定會被屋旁的山林征服。
出山的溪流本是高岸深谷中的滾水急流﹐如今谷裡積滿沉澱的火山淤泥﹐溪水懶洋洋地左拐右彎﹐欣賞沿途美景﹐一點兒也不著急。望遠鏡裡看到一群麋鹿﹐群聚在這塊新生的平原﹐似乎很滿意天賜的地盤。我想﹐或許千百萬年以後﹐可能有人在此處的地下發現埋有大量動植物的化石﹐包括某些不幸的人。照片中遠處雲頭之處﹐就是聖海 倫斯火山。
聖海倫斯火山在短短幾小時內﹐摧毀五百平方公里的森林﹐還重創了二十七座橋樑。如今上山的新路和新橋都是災後重蓋﹐遠離溪邊流域﹐高高居上。只可惜聖海倫斯火山東西兩頭的公路至今仍不互通﹐否則環山繞行一圈﹐應該是很值得的旅遊路線。



一九八二年八月二十七日﹐雷根總統將四百四十五平方公里的火山地區列為國家紀念公園﹐園內環境的復原交給大自然。在邊界之外﹐可以看到林場進行大規模的人工植林﹐三十年來﹐已根深林茂﹐欣欣向榮﹐一番景象。一旦入了紀念區的邊界﹐動植物再生﹐就全交由大自然掌權。
聖海倫斯火山噴出的土石擋住了溪流側支的去路﹐形成了原先沒有的堰塞湖泊。湖泊的土壩下﹐有關單位開挖了調節水位的暗渠﹐以防湖水溢壩造成意外坍方﹐釀成下游重災。照片中聖海倫斯火山右側邊的Castle Lake就是個災後形成的新生湖.

Coldwater Lake 也是個童齡湖泊﹐雖然年輕﹐但天資不錯﹐湖水碧藍﹐岸邊妝點幾株倒下的巨木﹐裝出一副很有經驗的模樣。細看湖邊四週的再生林木﹐就不難發現這湖純粹是個小孩扮大人.



照相所在的位置﹐是當年David Johnston的觀查站所在﹐如今此處有個遊客中心。離火山還有六英里之遙﹐似乎是安全距離﹐只是當時低估了火山的的威力和噴發的方向﹐高估了自己撤退的時間。聖海倫斯火山爆發時﹐瞬間丟失大約一千三百多呎的高度﹐打開將近兩英里寬的火山口﹐完成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山崩。中國有句成語﹐愚公移山﹐肯定天長日久的苦功夫。大自然竊竊偷笑﹐作五分鐘的示範動作﹐讓你看看魔術師移山﹐才知道誰有真本事﹐不服也得服。

爆發之後這些年﹐火山的錐頂從缺口的碗中央逐漸冒出﹐釋散氣體﹐也放出一個訊息﹐她依然活力十足﹐或許有一天她會恢復往日的高度﹐或許比從前更為高大﹐只是不在我們的有生之年。站在火山前﹐不得不感覺到自己的渺小﹐體會出自己的命短。

山頭原本茂密的森林﹐一株株大樹在一瞬間全褪去枝幹樹葉﹐脫下樹皮﹐像打翻的火柴棒﹐集體裸躺在地上。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日死﹐聖海倫斯火山的林木集體陣亡﹐成仁取義﹐展現江湖不屈正氣﹐無一苟且偷生﹐浩氣凜然﹐令人生畏。

一株迎風招展的野花﹐在泥層廢墟上露出十足的活力生氣。面對強權﹐有不懼惡霸的勇氣﹐擺出孤標傲世的驕姿﹐展現笑日嘲月的神情﹐哪怕你火口噴人﹐有種就來。


兒子走在前頭的山道小徑﹐親身近距離體驗自然界的毀滅與再生。






圖片說明:
上左:過去三十二年的春夏﹐山嶺的積雪融化﹐受地心引力和高低位差﹐流水不斷切割侵蝕﹐年復一年﹐在沉積的土石層中﹐沖刷出百呎深度的溝渠峽谷。火山憑的是瞬間 暴力﹐流水靠的卻是日日夜夜的死纏功夫﹐都能造成地形地貌的更新。再生的植物﹐從外圍逐年向大山一寸又一寸地討回舊有的地盤。我跟兒子說﹐三十年後你再來 一趟﹐那時又將是與今天不一樣的面貌。

上中:三百多呎厚的土石﹐埋葬了過去的靈湖Spirit Lake﹐消滅了林木蔥綠的度假村﹐帶走了Harry Truman﹐留下一灘移位變形﹐既淺又擴的靈湖。那湖裡的靈魂似乎已隨孤獨固執的老人而去。

上右:照片背景後方的白雪大山是亞當斯山﹐也是受大陸板塊運動形成的資深火山。最近五六千年來﹐不像新生的聖海倫斯火山那樣活躍。一九一四到一九一七年間﹐加州 的Lassen 火山也曾爆發過。從英屬哥淪比亞到加州﹐一連串的火山群﹐誰也說不準﹐下回究竟輪到誰﹖唯一確定的是﹐只要大陸板塊繼續不斷地移動﹐一旦地下的岩漿﹐庫蓄 富足﹐氣體壓力夠大﹐火山就像善於察言觀色的女人﹐遲早是要生氣爆炸的。在那天到來之前﹐還是有段太平盛世的日子可過。

下左:路邊的山坳﹐流出暗紅色的液汁﹐好像那陳年老病﹐內臟裡嚴重的胃出血﹐至今還未痊癒。

下中:遠處山頭的森林﹐留下一道當年火山死亡煙雲肆孽的界線﹐綠林與荒嶺是幸與不幸的分野。下一次爆發﹐警方或許曉得要在哪兒劃紅色的警戒線。

下右:下山的路上﹐意外發現一輛棄置的卡車。不放心﹐檢查一下﹐確定裡面沒人。這車似乎曾經有過不同凡響的經歷﹐頭頂掛著履歷表﹐痴痴等待一位路過識才的知音。

一九八零年五月十七日﹐David Johnston 接替Harry Glicken 的火山監測工作﹐Harry Glicken 臨行前為David Johnston 照了一張相片。

過去的兩個星期﹐Harry Glicken都駐守在監測點﹐因為陰錯陽差的換班﹐他逃過一劫。Harry Glicken 在離開監測點前﹐照了一張聖海倫斯火山的相片﹐十三小時後火山爆發。

一九八零年九月十日﹐Harry Glicken 再回到當初的監測點處﹐照了一張爆發後的相片。有興趣可以比較上面的照片﹐看看三十年來的變化。

附上的三張照片取自網路(另兩張火山照片均作成橫幅)﹐都是火山專家Harry Glicken 照的。

一九九一年六月三日﹐Harry Glicken 在日本觀測火山活動﹐九州島雲仙火山爆發﹐Harry Glicken遭到David Johnston 相同的命運﹐命喪火山的噴塵之中。


補充:聖海倫斯火山三十年前後對照
爆發前一天的聖海倫斯火山﹐當時的山頭﹐高度九千六百七十七
英呎。
今年(2012)九月的聖海倫斯火山﹐高度八千三百六十五英呎。

一九八零年九月的聖海倫斯火山﹐當時新堆積的石泥﹐尚未受到雪水的侵蝕。

Comments



  1. 唉,真是功力大退!幾張圖片編了一天!

    不知為何,在Firefox看沒問題,在Safari之下卻東倒西歪,反之亦然。改了好幾遍,都這樣,只好遷就Firefox。如果有人在IE之下看也是東倒西歪,就很對不起了,因為我沒有IE,沒法測試。

    ReplyDelete
  2. 先去睡了,明兒個再來給光年兄寫回覆哦!...^^

    ReplyDelete
  3. 岩漿會流至五百公里?

    如七星山再度爆發,岩漿是不是也會將台中掩埋...^^

    我不懂啦,瞎問..哈哈!"

    ReplyDelete
  4. 哈哈,溫哥華擔心到 St. Helens。我這離它三四十英里的都不擔心,你倒急死太監。

    ReplyDelete
  5. 五百公里 應該也就吃點兒灰吧! 可以高枕了!

    ReplyDelete
  6. Jonah,我這就叫作杞人憂天!...^^

    ReplyDelete
  7. 牛住的地方離這兒多遠?

    ReplyDelete
  8. 咱也只能當太監 因為比上面的哥還遠一咪咪 哈哈!
    九八年時我去看過 整個山頭靴了一半 沒燒成的樹 也全俯首稱臣 是挺嚇人的!

    ReplyDelete
  9. 哇,98年去的,那不是才發生沒多久?1980年爆發的,去的時候,只怕還有焦味?...^^

    ReplyDelete
  10. 補了一段光年兄的文,早先忘了放,自個兒瞎寫一段前言,呵呵...

    ReplyDelete
  11. 謝謝花的工夫。稍微解說一下﹐免得初來乍到的人﹐看得頭昏。

    刊頭第一張照片是爆發前一天的聖海倫斯火山﹐當時的山頭﹐高度九千六百七十七英呎。

    第十張照片是今年九月的聖海倫斯火山﹐高度八千三百六十五英呎。

    第十四張照片是一九八零年九月的聖海倫斯火山﹐當時新堆積的石泥﹐尚未受到雪水的侵蝕。

    三張照片取像的地點大致相同﹐在David Johnston 觀測殉職的地方。相對比較之下﹐可以看出火山過去三十二年的變化。

    聖海倫斯火山爆發瞬間

    ReplyDelete
  12. 看著照片,咀嚼文字,雖然坐在電腦面前,還是可以感覺到聖海倫火山巨大摧毀的爆發力,可怕可敬。

    ReplyDelete
  13. 鳥媽媽很捧場!...^^
    相對於台灣無預警的天然災害,火山爆發似乎有一種”命該如此”的無奈。山就在那裡,預警著,顯示著,但仍無可如何。在天地之中,人類何其卑微。

    ReplyDelete
  14. 昨天看部落格,有些字較小,看的吃力,今天看FB好多了!
    妳一定花了好多時間編排...^^

    光年兄的學養、胸襟、文筆...很令人欽佩。

    ReplyDelete
  15. 作這類監測的人,大概都有隨時得犧牲的打算,佩服!

    ReplyDelete
  16. 阿客提瑪September 18, 2012

    有次經過陽明山 看著馬槽那個地方猶然煙火氤氳 硫磺燻人,
    就不禁想, 萬一陽明山的火山也暴炸呢? 那多恐怖啊?
    住台北市南區人會不會好一點? 遠一點?

    有次去金山, 朋友教會在山上的"農場"參觀!
    心下無限羨慕那個環境! 再後來想到有個核電廠就在金山!
    依日本那個福島的徹退規模及距離 恐怕一半的台北市難免受殃及!

    ReplyDelete
  17. 鳥媽媽,因為光年兄的圖文讓我想到國家地理雜誌,所以就花點兒時間編排一下。之所以花比較多時間,是因為功力大退,好多語法忘光了...^^

    ReplyDelete
  18. 客提兄,陽明山好像是歇火山?有可能爆發,但年代則以數百年計?

    客提兄想核電,我則想到地震。聖羅倫斯火山爆發,引爆的山崩,使山的高度自二千九百多公尺降為二千五百公尺;早幾年台灣地震也帶來山崩和走山,那種山崩地裂,想起來都覺驚心。

    ReplyDelete
  19. 真抱歉,現在才看到光年兄的留言...

    大夥兒反正是跟著亂看,應該沒關係...^^

    ReplyDelete
  20. 光年兄在留言回覆中所給的那個連結的影片,看了真的只能說<超過驚心動魄所能形容>。

    感謝分享!!

    ReplyDelete
  21. 真的很讚, 照片和文字, 驚心動魄, 又饒富趣味

    最後的神來之筆, 二個觀測人員, 在不同時間都因觀測火山而走向生命終點, 這算求仁得仁

    這篇文章, 也喚起我看龐貝城展的記憶, 翻雲覆雨, 火山爆發, 老天的威力何其大, 我們都該用更謙卑的心去面對自然

    ReplyDelete
  22. 光年兄說的三張圖片,我放在正文的補充裡,把三張火山圖還原,放在一起,比較好比對。...^^

    我有個疑問,這些探測人員既為探測前往,難道沒有預測到火山即將爆發的任何訊息嗎?不就是為了探查火山的動態及生態而前往?或是探測到了,只是時間點未能及時預知,所以沒能發出預警而及時逃生?

    ReplyDelete
  23. 2012電影把觀測人員(那個 local 電台台長角色,編導演在塑造他時應該有融混了 David 和 Trumen 這兩位的專業技能與性格)及逃命過程,演得很<好看>啊!

    就算探測得知、也確實想逃,但是像爆發十七秒影片裡那種山崩法,如果正好駐紮在山崩塌的那個方向,那應該是很難逃得贏大自然的速度。

    ReplyDelete
  24. 爆發的當下當然逃不掉了,我是在想,火山爆發前一兩天或一兩小時是不是會有什麼症兆,好比小動物遷移,地熱溫度升高等等。1980年的探測儀器應該也能作到一些預測?或是身在其中,因為著迷而不捨得放棄任何可能性?

    ReplyDelete
  25. 能以身殉山,是很多從事相關工作或興趣的人、心裡共同的盼望吧。(當然不是盼望一死啦,是說,要死也要死在山裡的意思)

    所以逃生是實用學,殉山卻是精神意境了。

    ReplyDelete
  26. 石頭一旦論起石頭山﹐就石破天驚﹐擲地有聲。

    難怪有人要殉石﹐精神火熱﹐意境熔徹。

    ReplyDelete
  27. 花的照片重新編排過了, 更有順序

    石大說的殉山, 像前述的觀測人員, 真的可以流傳千古, 像最後一張照片, 怎麼看都有電影停格的歷史感

    可是如果是登山而不小心殉山的人, 雖然當事人可能覺得壯烈, 但局外人如我則覺得嗯大可不必

    ReplyDelete
  28. 欸、登山觀光客之死當然是(對不起,容我直說)浪費社會資源。

    但我是從小看登山怪傑書看多了,所以心裡對愛山的人是有著非常高的標準的。

    ReplyDelete
  29. 哈哈!又被光年兄消遣到了! ^_^

    話說、好久沒跟光年兄正式問好,就順便問聲好,也謝謝您分享這許多精彩圖文。 ^_^

    ReplyDelete
  30. 我是想到林克孝的殉山,他自稱是浪漫的本質,所以我才想,這些登山者,火山專家者,最根本的情懷,還是很感性的?探測出來有危險,未必想要逃生,或許覺得親歷其境才是永恆,才能不枉此生。

    ReplyDelete
  31. 花花:我還是再推薦一次 2012 裡面那個個人廣播電台台長的角色啦!把他看透了,差不多也就揣摩到殉山者心裡在想什麼了。

    ReplyDelete
  32. 不只是感性上的浪漫啦,更多的應該是知性上的浪漫。

    ReplyDelete
  33. 好,我找來看!...^^
    (因為知道是災難片,我總是儘量跳過去...)

    ReplyDelete
  34. 他是在很前面的段落,應該是開場二十分鐘以內而已。

    要是不喜歡災難片,你只要看到鏡頭從他站在山頭上背影、一直拉遠到全景為止那個地方,就夠了。該片後面就不怎樣了。

    ReplyDelete
  35. (我前幾個月被人指為<最浪漫的一個>還覺得百口莫辯,今天竟然這麼聰明想出什麼感性的浪漫、知性的浪漫這種詞兒,還真貼切啊!哈哈!下次那位小姐再想找俺單挑浪不浪漫,俺就拿這來堵她!哈哈哈哈哈!)

    ReplyDelete
  36. 雖然在二十世紀中﹐美國只有兩座火山有大規模爆發的歷史。但在過去的六千年裡﹐北美的印第安人﹐卻見識過無數次的火山爆發。根據他們祖先口傳的故事﹐火山爆發是眾山神之間噴火丟石的戰爭﹐其中當然少不了爭風吃醋的情節。這故事很有趣﹐但除非兩山同時爆發﹐說成戰爭就有些牽強。

    我倒覺得火山像是大地的母親女媧﹐煉好了石頭﹐就拋出來補天﹐其中一顆滾到這兒。

    住在加拿大的溫哥華﹐與其為三百英哩外的聖海倫斯火山感到不安﹐或許應該擔心離家比較近的火山﹐像Mount Baker﹐Glacier Peak﹐或Mount Rainier。它們在過去兩三百年前都曾經爆發過﹐如今處在休眠狀態﹐說不準什麼時候會醒來。

    呵呵﹗嚇妳的﹐別睡不著覺。火山經常要睡個上千年或幾萬年﹐很賴床﹐懶得動一下。即使像聖海倫斯火山年輕好動﹐也是要瞌睡打盹兩三百年﹐才有精力鬧一下。她這會兒肚子還是空的﹐想作怪也難。比較起來﹐人一生的壽命就短不足道了﹐若是想要火山爆發在門口﹐機會率比中獎還低。去夏威夷看熔漿慢動作溢流﹐並不那麼可怕。

    再說﹐這些年來﹐人類對火山的知識﹐累積了不少。雖不能阻止她爆發﹐卻能早期探測到她即將發作的跡象﹐絕對有機會逃跑的。

    在往波特蘭的途中﹐從飛機的窗口照到Crater Lake的相片。Crater Lake﹐湖深二千英呎﹐呈圓形﹐大約有六英哩的寬度﹐是美國最深的湖泊。幾年前曾去過一次﹐當時天氣不怎麼好﹐景色打了折扣﹐以後有機會還想再拜訪。

    很難想像﹐這麼深的湖從前並不存在﹐在她的位置原本是座超級大火山Mount Mazama。七千七百年前﹐因為患了嚴重憂鬱症﹐發生大爆發﹐自我崩潰中毀滅。山體內陷地心﹐僅剩外圍一圈山腰倖存。雖然只是山腰﹐但也有海拔七八千英呎的高度。

    Crater Lake像個朝天的大碗﹐沒有一條內注的河流﹐也沒有任何外洩的渠道。經過幾百年的雪雨累積﹐才造成今天的深湖﹐如今每年湖水的蒸發和補充大致維持平衡。

    Mount Mazama今後小規模的爆發還是有可能﹐但想要回復舊觀﹐非得修身養性﹐練上萬年苦功。和Mount Mazama相比﹐一九八零年聖海倫斯火山爆發的程度﹐就像淑女打噴嚏﹐表現相當克制有禮。

    ReplyDelete
  37. 有兩種片型我會躲避,一是災難片,另一是戰爭片,怕看人類窮途末路與戰爭的無情。

    2012我找找,應該能找到。結局是不是美帝又救了全人類?呵呵,是的話,我能看完,不是因為美帝,是因為人類還有希望...^^

    ReplyDelete
  38. 我打字有這麼慢嗎?我才打了兩三行,石頭和光年兄居然打了這麼一落?...^^

    ReplyDelete
  39. 沒有很慢啊!哪裡看得出慢?等拉長到下一次火山爆發那麼遠的時間幅度來看,這些發言平平都是同一天打的,誰知道誰快誰慢。 ^_^

    ReplyDelete
  40. (不過說真的,我也覺得光年兄比較會打 ^^)

    ReplyDelete
  41. >>這些發言平平都是同一天打的,誰知道誰快誰慢。 ^_^
    哈哈哈!

    ReplyDelete
  42. >>我倒覺得火山像是大地的母親女媧﹐煉好了石頭﹐就拋出來補天﹐其中一顆滾到這兒。
    想了一下,才意會過來,呵呵...原來在說stone!本以為”這兒”是指聖海倫斯,想了半天...我弩鈍!...^^

    光年兄說那山海拔七八千呎,湖的深度也有這麼深?那湖能有生物嗎?

    ReplyDelete
  43. Crater Lake大約近兩千英呎深﹐在一八八五年被發現之前﹐湖裡有微生物﹐但因為沒有河流﹐
    魚兒無路抵湖。

    1888 到 1941年間﹐有許多魚種被人放養在湖裡﹐1941年之後就禁止放養。因為環境特殊﹐水質純正無丁點污染﹐魚兒的天然食物缺乏﹐只有 rainbow trout 和Kokanee salmon 能適應生存﹐得以自然傳種﹐衍生後代。

    湖裡開放釣客﹐雖沒有大小數量的限制﹐也不需執照﹐但不許用活餌。此湖一直是公認最難釣到魚的地方。

    ReplyDelete
  44. 難怪Rainbow Trout一直都是水質標準的指標,因為牠們對水質的要求極高。

    話說光年兄與兒子感情很好?這麼大了還能跟著爸爸東奔西跑不容易,很多孩子到了這年齡,東奔西跑依然,但同伴是同儕而不是父母...^^

    ReplyDelete
  45. 哈哈﹐或許是老爸跟著東奔西跑。

    ‘東奔西跑’這四個字﹐有辛苦的味道﹐也有點心不甘情不願。

    其實遊山玩水是我們兩人的同好﹐並沒有誰跟著誰東奔西跑﹐是結伴而行。

    ReplyDelete
  46. 看起來是很令人羨慕啦!上回一起拍日蝕,這回一起遊山玩水,父子亦知己,不容易!...可見光年兄的親子教育很成功!...^^

    ReplyDelete
  47. 看光年兄的圖文,比親臨現場還有收獲!

    ReplyDelete
  48. 準備提筆寫聖海倫斯火山的時候﹐腦海閃過一個念頭﹐應該在平淡無奇的遊記表層下﹐暗藏足以引發爆炸的隱憂﹐然後像火山爆發一樣造成驚天動地的效果。嗯﹐‘驚天動地’這形容詞有些誇張﹐還是改成‘像火山爆發一樣造成惹人注目的效果’。

    整整過了一個星期﹐定時炸彈卻沒有爆發﹐引信似乎泡水失靈。不知道為什麼善於察言觀色的媽媽們都沒有看出延時誤日的破綻﹖

    唉﹗好像一下子感染了憂鬱症﹐非得送醫院急診。

    ReplyDelete
  49. 光年兄還是別賣弄玄虛了,否則換我們要感染憂鬱症了!趕緊解惑?
    (我又看了一遍,沒看出啥破綻啊!)

    ReplyDelete
  50. 我看了3遍 默唸2遍 讀出聲1遍 沒看出有何破綻
    愚鈍的我, 玩腦筋急轉彎嗎 ?? 嘻嘻 ^^

    ReplyDelete
  51. 呵呵﹗根據美國的傳統文化﹐母親節定在每年五月的第二個星期日。

    母親節雖沒有固定的日期﹐但早不會早過五月八日﹐晚則不會晚過五月十四日﹐總歸會落在這兩個日期之間。

    聖海倫斯火山爆發的日期是五月十八日﹐所以不可能是母親節。一九八零年的母親節﹐是五月十一日。同樣是星期日﹐但整整差了一個星期。那個無中生有的湊巧﹐是我瞎編出來的﹐為的是增加故事戲劇性的效果。雖然有點兒冒險﹐還是瞞過了眾位母親的法眼。哈哈﹐石頭只管挑錯別字﹐專找辛苦的差事。

    若是有孩子說﹕“媽媽﹐下次五月十八日母親節的時候﹐我請妳吃大餐。”那妳就得慢慢地等那一天﹐不妨有一點點的高興﹐但需搭配很有深度的耐性﹐千萬別感染憂鬱症。

    ReplyDelete
  52. 大哥,您這不叫引信,這是欺騙感情耶!看到母親節時,心裡是有些觸動,又怕自己太煸情,所以刻意忽略不提起,誰知居然還是個㨪子?...

    何況,這麼個驚天動地的故事下,誰會想到光年兄騙人啦?

    ReplyDelete
  53. 哈哈哈 原來如此 放心 我們不會有憂鬱
    應該開個 歡迎大家來找碴 答對有賞 呵呵 ^^

    ReplyDelete
  54. 我知道問題出在那兒了,光年兄這個引信放在太前面,而線又不夠長,雖然讀的時候大家都在”母親節”三個字上停頓一下,但因後續沒有發揮,而火山爆炸,殉山情節又太吸引人,所以就把這事兒給忘了。

    呵呵,想到光年兄為此”悶”了一個星期,也挺逗的!哈哈!

    ReplyDelete
  55. 石頭在隔壁巷子回您話,您回話可得扯著嗓門了...^^

    ReplyDelete
  56. 花花還是中計了,光年放了一個”母親節”,就是要讓妳們這些媽媽”煽情”的。

    ReplyDelete
  57. 文兄好久不見!...^^
    這話有點兒語病,您的意思是說,光年兄要煽我們這些媽媽的情?

    所以我說引信不夠長嘛,如石頭說的,看的時候有注意到,但到後面就忘了,如果後面有提到Harry的母親,大概這引信就生效了!

    果然是泡了水失靈!呵呵!

    ReplyDelete
  58. 花花說得好,要是梗鋪陳得夠綿長有力(反正光年特會想像古代女人的心事。奇怪?!是 Harry 媽太近代,所以光年就想像不出來嗎?),大家就比較可能開始挑算術毛病的。

    說到囉哩八唆的鋪梗,那來貼個應景笑話好了 :D

    孔子周遊列國的時候,

    有一天他們到齊國的城門口,一個不小心,孔子扭到腳了。

    子路見狀,便背起孔子到附近的客棧休息休息。
    子路要孔子先暫時熱敷一下,就跑去藥材店幫孔子抓藥。
    齊國有不少當年和孔子是拜把的朋友們,
    一聽到孔子來到此地,紛紛跑來探望老朋友。
    問題是孔子重禮,在朋友面前脫光鞋子熱敷,成何體統!!
    於是只好忍著疼痛和朋友們話家常。
    子路回來看到大驚:老師,你怎麼沒有照我講的去熱敷呢!!
    孔子嘆了口氣說:











    "有朋自遠方來,不易熱敷...."

    ReplyDelete
  59. 石頭註:扭到腳的話請先冰敷,不可先熱敷喔 ^_^

    ReplyDelete
  60. 哈哈哈!害我差點兒嗆到...(在吃麵!)

    笑完又在想,妳這應的是那個景啊?中秋嗎?

    ReplyDelete
  61. 啊~,你們那邊不是還在孔子誕辰、教師節嗎?

    ReplyDelete
  62. 對唷,我都忘了孔子了!就等著看月亮!...^^"

    ReplyDelete
  63. 有一天﹐齊王聽說孔子扭到腳﹐就要親自來探病。
    孔子因為行動不方便﹐就派子路到門口放鞭砲迎接。
    子路見齊王的車馬遠遠而來﹐正要點燃鞭砲。
    這時大地的母親女媧﹐煉好石頭﹐拋出來補天。
    其中一顆石頭正好滾到門前﹐將鞭砲的引信壓熄。
    孔子著急地問子路﹐“為什麼還不放鞭砲﹖”
    子路回答說﹕“引信石頭了﹗”

    孔子重聽﹐再問了一遍﹕“什麼﹐引信濕透了﹖”

    ReplyDelete
  64. 哈哈哈! ... 差點被口香糖噎到! >"<
    花想原來是危險地帶...^^

    石頭和光年兄講笑話時~~ 危險吶!!

    ReplyDelete
  65. 呵呵,光年兄反應真快!真是文思敏捷!

    話說,光年兄筆下的女媧怎老是丟石頭呢?賈寶玉不是只有一個嗎?...^^

    ReplyDelete
  66. 客提兄,花想險峻,請勿含口香糖入內...^^

    ReplyDelete
  67. 從前的鞭炮是聲如霹靂﹐用來驅魔避邪。女媧被驚擾幾次後﹐就開始拋石頭對仗。自從子路的鞭炮被石頭鎮住以後﹐人們就稱不響的鞭炮為鞭砲。

    後來的鞭炮不光是用來驅魔避邪﹐也用來娶新娘子﹐可見古時候的女人也是很厲害的。如今的邪魔﹐都化身成為競選人﹐他們走到哪﹐鞭炮就響個不停。其中一個厲害的角色﹐趁放鞭炮的時候﹐順便放兩顆子彈﹐結果當上大官﹐不過聽說後來被鎮在石牢裡。

    至於寶玉嘛﹐若是問石頭﹐大概會知性浪漫地回答﹐“沒用的石頭就叫寶玉。”

    ReplyDelete
  68. 子路回曰:老師,你自己說的、石者如斯夫不捨晝夜。天天抵擋激流的石頭,不溼透也很難啊。

    ReplyDelete
  69. 咦,看吧,花花這裡沒<發言時間>,所以不知光年兄比俺的 #68 早多久發文 >_< 不過我發 #68 時真的沒看到 #67 嘛。

    石頭用處大矣!建石牢的當比寶玉更有用,至少寶玉連當個花園基石都沒辦法,害好好個園子都不能持續在那裡、讓十幾個或幾十個女的可以常常打群架。是故光年兄評語中肯矣!沒用的石頭確乎叫寶玉。 :)

    ReplyDelete
  70. 經查證,光年兄的#67留言是上午11:23發佈,石頭的#68是上午11:25發佈,可見光年兄發佈時,石頭正在寫留言,所以沒看到...^^

    哈哈,石頭說的打群架真是貼切,只是大觀園打的是內功,金庸的小說,眾女俠就是真動手腳了!...^^

    ReplyDelete
  71. 光年兄之會編故事由此可見一斑,可以把幾個關鍵字連成一個典故,呵呵...

    石頭也厲害,石者如斯夫,所以濕透,哈哈哈!

    ReplyDelete
  72. 孔子常在河邊讀書﹐見身邊的石頭變得很有學問﹐心裡非常高興。子曰﹕“學而石溪知﹐不亦說乎?”

    ReplyDelete
  73. 真的......非常開心........原來俺的學問都是孔老夫子開始教的(俺身世總算大白,也不枉俺一生都是孔子控 ^_^),實在是九月末孔子誕辰之後的中秋月明之日的最大喜事啊。 ^_^

    ReplyDelete
  74. 呵呵,兩位都是孔老夫子的高材生!...^^

    祝光年兄和石頭中秋快樂!...^^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