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之間


我們之間

我們是斷翼的天使,必須彼此擁抱才能飛翔


我是一根尺寸奇怪的鏍絲釘,放在那裡都不合適....
而Meggie是另一根沒有定位的鏍絲釘,一旦我們遇著了,所有的不適當竟在彼此身上都顯得妥適與吻合。如果我們沒有彼此,我們的年少就不夠精采,不夠有滋味,就像拼圖少了一片,不完全也不美麗。

年少輕狂,輕狂時沒有同伴,多寂寞?我有幸,遇著Meggie,她跟我一樣顛,一樣狂。當大家都在準備期末考時,我們在偌人無人的校園裡,一人爬上一棵樹,手上拿一本書,談著笑,曬太陽。書讀進去沒有不知道,但那日的陽光,曬在皮膚上的那種感覺,我至今仍感覺的到。

我們住在離校不遠的地方,從早晨起床我們就在一起;放學了,大家都趕著回去讀書,我們卻坐在操場的石階上看星星,說未來的夢想。

夏天,我們帶著相機到處拍照;冬天,我們兩個人同圍一條紅色圍巾,從圓山走到中山北路,一邊走著一邊數算沿路的相思樹。我們也踏遍台北市有名的茶藝館,在茶藝館裡聊電影聊小說聊生活,聊到開懷處放聲大笑,聊到傷心處也抱在一起哭,從來就是旁若無人。 

兩個人在一起時膽子也壯些,我們一起翻牆翹過課;一起追打在路上用棍子丟她的小孩;一起痛罵插隊的黃牛.....

當然,這樣過日子是有代價的:我們大學都考的不好。但如果再回到那段時光,我仍願意再輕狂一回。文憑的重要性隨著時空的轉移而逐漸模糊,但我和Meggie的感情卻不曾改變。

雖然物換星移,我遠在國外,但我夢中仍經常出現,在台北街頭兩個少女的身影,兩個笑得醉態四溢的面容,兩顆雲瀚相隔仍彼此擁抱的心......。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