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撒手,空際轉身

前言-懸崖撒手,空際轉身

聖經裡有一段大衛王的故事很有意思:

大衛看上他的部屬烏利亞的妻子,於是想了一招借刀殺人的方法,派烏利亞上前線,讓他陣亡。而後佔有其妻。

大衛和烏利亞的妻子生了一個兒子,此事令耶和華很不悅。所以使這孩子得了重病。 大衛很愛這個孩子,為這孩子懇求耶和華,把自己關在一間內室裡,禁食禱告。他終夜躺在地上。家中的老臣要把他從地上扶起來,他卻不肯起來,也不出來吃飯。

一直到第七天,孩子死了。

臣僕們都不敢告訴大衛孩子死了。因為他們想:『孩子還活著時他尚且不肯聽勸,若告訴他孩子死 了,豈不更加憂傷麼?』。大衛看到臣僕們彼此低聲說話,就知道孩子死了。問臣僕說: 『孩子死了麼?』他們說:『死了。』大衛就從地上起來,沐浴、抺膏,換了衣裳,進耶和華的殿敬拜。然後回宮吩咐人擺飯,吃起飯來。

旁邊的臣僕問他說:『你所行的是什麼意思?孩子活著的時候,你禁食哭泣;孩子死了, 你倒起來吃飯?』,大衛說:『孩子還活著,我禁食哭泣,因為我想或者耶和華憐恤我, 使孩子不死也未可知。孩子死了,我何必禁食?我豈能使他返回呢?我必往他那裡去,他卻不能回我這裡來。 ......』 (故事出自聖經《撒母耳記上》)

我們常陷在一種情境裡,深於哀樂,不能自己,不肯受安慰,不肯聽勸告。有悲有喜是因為尚有執著,尚抱希望。如果了然一切已成定局,倒不如起身「沐浴、抹膏、吃飯 」,作回該作的事。

懸崖撒手,方得空際轉身,轉過來的不是已失的種種,而是自己的心情,自己對周遭事物不同角度的看待。

這個網頁,便是我在這樣的心情裡完成的:「起身沐浴、抹膏、吃飯。」

我從一個網路路癡,開始進入網際網路找資料;連軟體硬體怎麼區分都搞不清楚,開始學習怎樣下載,怎樣安裝。整個網站,是一邊看著教學站,一格一格慢慢作出來的。

學習的過程裡,每天都有驚喜,處處印證一分耕耘一 分收穫的契機。不似人與人之間的相處, 一個不小心就落得個一片用心盡成灰。只是我畢竟仍是新得不能再新的新手,仍可見技法上青澀和不成熟的鑿痕。

網頁製作過程中,幸得多位朋友相助,在台灣的凌晨和深夜時分裡,或是在 e-mail,或是在立即訊裡,不厭其煩地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地指點,不斷提供新的資料給我作參考。雖說大恩不言謝,但仍是十分感動的。

另外也感謝幾位朋友在我疲憊不堪,幾度沮喪幾乎作不下去時,他們給予我最大的體諒和鼓勵。

我是沒有資格因為對少數人的失望和灰心而感嘆「世情薄,人情惡」的,畢竟取之於人多,付之於人少。 這麼多不曾謀面的朋友無怨無尤的付出熱忱,我卻是什麼也無以回報。

「當年不肯嫁春風,無端卻被西風誤 」。老在自己的哀樂裡顛覆,卻忘了一舉頭便可見晴朗的天空。

對一切發生在我周遭的事,我仍是充滿感激的,無論是悲是喜,是得是失。因為這都增進了我人生的閱\歷和智慧,所以也感謝一切從我生命中走過的人 .....

2002.02.27 / flower 於溫哥華


*這篇文是寫於我第一個flash網站完成時,時序正值初春

Comments

  1. flower,台灣剛跨完年,時序已進入2010,在RANDOM POST裡第一篇點了進來看到這則故事以及妳寫的感觸。我很少去看妳的舊文,就這麼巧天啟的故事放在第一篇,告訴我們對忽忽的離開或許該如此,這樣忽忽也會在光裡微笑,不至眷戀。

    「我必往那裏去,他卻不能回我這裡來」,我們都必往那裏去,那死亡去,只是平日在生裡忘了無常,因此每個生命的離去都在在教了我們一課,以甚麼樣的身影下台。這麼多人的悼念,忽忽的身影是漂亮的,我佩服這樣的生命。她仍會放在曾經相遇過的人的記憶裡,成為這些生命的部份繼續下去。這不是慰藉的話,「我」這個意識是誰?都是種種堆壘的生命際遇合和而成,沒了這些,無從成就這個個體,而它終究會融於整個大宇宙之精神的一部份,繼續繁衍、變化。雖說無常,但我仍相信有那麼個不能指說的永恆不會變,那個大大的愛,或者說大大的慈悲。那是種種的歸處,也是起源。

    記得以前讀沈從文的文章時他曾提到每當他想念在湘西的那個女孩時,他會吃顆糖。如果可以,當想念忽忽,我希望在淡水的堤旁有張座椅,圍著一些街貓,可以靜靜坐在那裏看著淡海的漲退起落,將記憶再重溫一遍。

    或許喧囂的堤邊,會有一群遊客聽著導覽員介紹淡水的街貓文化,說著曾有個美麗的生命在這裡巡守,照護這些無依的小生命,這是淡水街貓文化與書寫的關鍵起點。「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有河,那裡有街貓的史料可以參觀。」

    ReplyDelete
  2. flower,可以有這樣的椅子或公共藝術來休憩、來懷念、來彰顯嗎?

    ReplyDelete
  3. 晴陽,新年好!

    對無常我們多多少少都有了宿命的認知,只是對失去,仍有太多不捨與放不下,而對忽忽,我有更多的不忍。

    國外的公園常常有些座椅是拿來紀念某人、某事的,我看過為父母結婚五十週年而捐獻的,也看過紀念家中寵物的。但除非台灣也有這種風俗,否則,對忽忽來說,我很認懇地說,那又太膨脹了。

    想念一個人,不一定需要藉由什麼紀念碑,何況忽忽留給我們的文字,足夠我們好好想念她,認識她了。 

    ReplyDelete
  4. flower,也對,放在心裡就好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