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事春風容不得

又看到有人罵張愛玲,說她的神秘是加工出來的矯飾。
罵完了,自己還得意洋洋地說:因為我不是個東西,所以能暢所欲言。
頗有市井無賴的味道 。 

張愛玲從來沒有為自己加工,她只是把自己放在一個她認為舒適的位置,而那個位置正好是我們觸及不到的地方。如果有人認為她神秘,或高貴不凡,那是因為人們自己注意到她。

一個想要製造形像的人,無論在台灣或在美國,她都可以用手段達到目的。
罵的人說,張愛玲如果在台灣,也許會是另一個三毛,曹又方,胡茵夢。這話真是令人啼笑皆非,暴露說者的粗糙與魯莽。把三毛,曹又方,胡茵夢放到美國,她們就會變成張愛玲了嗎?
人與人之間真有所謂氣味相投這事。不喜歡一個人或一類型的人就全放在一個籃子裡,恨不得扔到海裡滅頂,丟在地上踩碎。

為什麼要因為別人的處世態度與自己不同,就任意論斷呢?
妳喜歡吃蘋果,人家喜歡吃梨,有何不可?
妳喜歡譁眾取寵,爭取掌聲,人家喜歡孤芳自賞,輕視掌聲,有何不可呢?
如果把自己關閉起來是一種矯飾,那麼站在台上,叉著腰,昂著頭,指指點點的人,何嘗不是一種浮誇?

批評張愛玲者眾,王安憶下面那篇文,實則也是一種批評。但那樣的批評讓讀者更認識張愛玲,也進一步了解她的作品。而現在很多人批評張愛玲,只讓讀者看到作者自己,看到他們的浮淺和躁進。

余秋雨的東坡突圍說的就是,小人為了留名而陷害蘇東坡。
每次看到有人很用力的在罵張愛玲時,我總是想到文字背後,是個什麼樣的動機?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