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廂下--近看崔鶯鶯(二)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王實甫

 
 

崔鶯鶯是唐人小說裡,性格最複雜的一位。 短短兩三千字,崔鶯鶯情緒的變化,層次豐富而不斷帶出高潮。

原有著『貞慎自保,不可以非語犯之」的嚴謹形象,到被張生的春詞打動,定下『待月西廂下,迎風戶半開』的約會。張生真來了,她又厲言以對,拂袖而去。過了幾天,卻又突然半夜裡抱了枕頭棉被在紅娘的陪同下,跑到張生房裡,主動獻身。

一夜夫妻後,鶯鶯也許因為害羞,於是躲了起來,張生寫了會真詩給她(唐人寫給青樓女子的詩稱為會真詩),她才出現,而後兩人暗通款曲,直到張生要離開。

張生離去前,鶯鶯不肯理他,不跟他說話,也不為他彈琴。許多人不明白這時鶯鶯心裡究竟在想什麼,故覺崔鶯鶯神秘。也許同為女人,以女兒家的心態而言,我倒覺很好理解。分手在即,張生沒有任何定情的表示,她生悶氣吧?所以最後她才會對張生說:『你既然沒有留戀,又何必為離別而悲傷呢?』

唐朝傳奇裡的女性人物,個性都剛強而獨立。譬如杜十娘,白娘娘,崔鶯鶯。她們都是勇於追求自己所愛而向傳統禮教挑戰的女人。崔鶯鶯尤其為代表。

崔鶯鶯最大的悲哀,不在於沒有與張生成眷屬,而在於她的熱情獻身,未被張生珍惜,理解,反倒被輕視。性格上的勇敢與瀟脫,使得崔鶯鶯對張生的始亂終棄『不敢恨』。即便在最後決絕的信中,亦是委婉動人,祝福而已。

事情的真相:

千古以來,始亂終棄的人大有人在,但是像張生這樣,百般為自己找理由,拉攏群眾為他背書,甚至把女方寫的書信,送的信物一一昭示天下的下作行為,卻為少見。(後世胡蘭成倒是不遑多讓)。看完【鶯鶯傳】的人,無不對張生痛加責備。而這卻非元稹的本意。元稹本欲透過【鶯鶯傳】將崔鶯鶯妖魔化,而將自己塑造成一個知過能改的書生本色。

根據後人考證,張生便是元稹本人。元稹確與一位女子有一段感情,只是被棄的不是那位女子,而是元稹自己。元稹因為懷恨在心,所以寫成【鶯鶯傳】,意欲讓女方名節不保。這也是為什麼,他在兩人各自婚後,求見崔鶯鶯時,鶯鶯拒不相見,寫下:『不為旁人羞不起,為郎憔悴卻羞郎』的句子。

無論元稹是被棄或棄人者,他都是輸家。因為隨著【鶯鶯傳】的流傳,崔鶯鶯為愛獻身,且願賭服輸的感情態度,都令人低迴不已。甚至感動了五百年後的王實甫,寫下了世界上第一部完整的愛情小說【西廂記】。
星辰  花花,妳的意思是說,被甩的是張生?目瞪口呆的臉  2005/06/20 10:12  刪除 
flower
是啊..!!..呵呵...好玩吧?
元稹被甩心有不甘,所以故意把這段事寫出來,還把崔鶯鶯的信拿給大家看,以證明所言屬實。
交男朋友要小心,碰到這種人,麻煩大了。魔鬼 
2005/06/21 06:47  刪除 
 thinktank98  count me in!  2007/03/25 08:12  刪除 
 無言  「鶯鶯傳」一開始說張生「非禮不可入」,誰想一見鶯鶯之後,卻「行忘止,食忘飽」﹐還「恐不能逾旦暮」;鶯鶯也是,什麼「貞慎自保,雖所尊不可以非語犯之」,見了張生的春詞之後,沒兩下就「曩時端莊﹐不復同矣」.文人的話不可輕信.

他們兩人如何,我沒意見,但是,張生最後那段話,什麼「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於人……予之德不足以勝妖孽﹐是用忍情」云云,真是夠混蛋的了.既然「是用忍情」,何以男婚女嫁後,還念念不忘妖孽,尚欲求見?前後矛盾,難自圓其說.

至於公開情書,我覺得那封情書寫得很好,什麼「誰復為容」,「雖死之日,猶生之年」,「千萬珍重,珍重千萬」等等,情意綿綿.我覺得這封信旨在描述鶯鶯對 張一往情深,而上述那段「妖孽」之言,則是顯示張有多混蛋.有了這篇情書的襯托,張的混蛋之處就更深刻明顯了.有人說這篇「鶯鶯傳」是元稹的敵人寫來污衊 他的,也有其道理. 
2007/01/23 10:39  刪除 
 flower 呵呵...這樣說倒也有可能!!...只不過這位敵人竟然因此文把元稹「污衊」成千古留名,未免也太有功力了....^^  2007/01/23 14:20  刪除 
 無言  魏文帝說文人相輕,到了唐代,文人還相攻哩!唐人傳奇中,有幾篇就是用來打擊污衊政敵的.如「周秦行紀」說是牛僧孺寫的,根本就是其政敵寫的.還有「上清傳」...有這些例子,所以心存懷疑嘍!  2007/02/04 22:11  刪除 
 flower 無言兄...您...您該不是那位名作家,潛在我這小小的站裡,看我胡言亂語一通吧?.......您這說話的內容,很像我的師執輩耶!..[鞠躬]

我很多都是自己掰的,沒有考證,沒有研究,(以前不知道亂寫也會被搜尋到),不太負責任的,千萬別見笑.....  
2007/02/05 00:39  刪除 
 南風  西廂記的女主角,其實該是紅娘。紅娘不過就是學問少了點,沒讀書,不識字,可卻是玲瓏嬌媚,識大體,懂人心。我若是張生早把那紅娘娶來,豈還容她穿針引線呼.....
可惜.....我不是張生,只是一個種田的農夫

看到無言的留語 ,不禁又讓我想起了心上人...... 
2007/02/06 18:44  刪除 
 南風  唉唷偎.....
水花...
粗看前文留梵語,仔細推敲思前文
這元稹可也有婚外情?[疑問]
哎喲威ㄚ....可有考証過?
元稹...悼亡詩可唸過,他是如何的思戀他的妻子,怎可能有婚外情ㄋ[沈思] 
2007/02/06 19:07  刪除 
 無言  哇!名作家?妳居然將我看得那麼高?真正受寵若驚.不過,妳看走眼了,我是學理工的喔.(唉!妳不知道我多希望妳沒看走眼,我好做做名作家的夢呢.)  2007/02/15 08:07  刪除 
 thinktank98  這裏真是文學寶庫 讀過這首詩 卻不知後面的故事 今日瞭解了

這傳記要看誰寫的 落在仇家手裏 那一定是滿臉豆花 不 滿臉蛋糕了  
2007/02/08 18:22  刪除 
 flower 說文學寶庫實在是謬讚了...只是一點兒讀書心得..  2007/02/09 16:16  刪除 
 flower 「學理工」和「名作家」有衝突嗎??...^^
理工科出身的作家反倒有另一種目光,寫起文來往往叫學文的人目瞪口呆...

聽說魯迅是學醫的..咱們的莊裕安也是..
張系國是理工的...應該還有很多...一下子想不起來...^^ 
2007/02/15 11:10  刪除 
 無言  妳問的有理.我一定是看到「名作家」三字立即喜出望外,樂昏了頭,無法思考.  2007/02/17 22:07  刪除 
 thinktank98  學理工的 會讀周秦行紀 上清傳 等等古文
可是厲害的高手喔 
2007/03/03 19:55  刪除 
 flower 嗯..我看學啥都能出高手,只要有心,賣羊肉爐的也能寫書....^^

我在隔壁好像看到坦克兄「滿臉豆花」了...[傻笑] 
2007/03/04 11:48  刪除 
 thinktank98  我叫牠要幫我寫10萬字 我會不會太壞了 哈哈哈

Ms flower連那種欄都會看喔 
2007/03/04 21:08  刪除 
 flower 看啊...我又不是18以下...^^  2007/03/05 16:14  刪除 
 thinktank98  喔 妳看到那裏去了 Ms flower講評一下吧 在這裏 那個animal應該不會追來  2007/03/07 19:29  刪除 
 flower 我媽媽說:『看到人家吵架,要躲遠一點兒,不要隨便講評...』...^^  2007/03/08 04:31  刪除 
 無言  那是因為唐人傳奇就是今天的小說,故事精采,所以有興趣看.如果是偏哲學的,什麼「明心見性」,大概只能睡前看,效果一定比安眠藥好.  2007/03/08 10:56  刪除 
 thinktank98  還有講倫理道德的 對人己敵友有雙重標準的 更會令人昏倒

Ms flower, 網上的吵架 實在無聊 呵呵呵 
2007/03/10 17:53  刪除 
 shan  我因為要找國文報告的資料 所以無意間看到你的文章
我覺得你對國文知識方面很了解
請問可以替我解答一個問題嗎
我想問
元稹作鶯鶯賺的確切原因是什麼呢?
很急 謝謝你[疑問] 
2007/03/19 19:50  刪除 
  flower 很急,問我就問錯人了,隔了太平洋,遠水救不了近火啊...^^

確切原因恐怕只有問元稹了,後人所說的,永遠也只是猜測。
把「元稹作鶯鶯傳的確切原因」打進google,可以找到很多資料,您可以參考看看。如果還來得及的話...^^ 
2007/03/20 03:43  刪除 
 無言  哇!寫報告找到這裡來了.

嘿!不是才談到補習班嗎?開個網上補習班吧. 
2007/03/20 09:27  刪除 
 flower 嗯...好主意...得來想想要怎麼收費...^^

(搜索引擎就是最好的網上補習班了...
要是關鍵字找得好,提供的資料往往令人驚嘆不已...) 

Comments

  1. flower妳好,

    我找崔鶯鶯的故事好久,一直沒有找到喜歡的.今天看了妳的兩篇崔鶯鶯,很喜歡。

    因為妳的網站不能複製,能請妳把這兩篇寄給我嗎?
    我要交學校報告的.

    ReplyDelete
  2. 謝謝你喜歡,但是...交報告??....

    你可以就在網上看看,畫畫重點,然後把你收集的資料整理一下,再把它變成「報告」嗎?

    我這當初寫的,就是大學的上課筆記,再抄一遍,萬一我們是同一位老師,那會穿幫哦...^^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

相見歡不歡?--談張愛玲《相見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