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05

『我愛他!』

Image
最近在看章詒和的《往事並不如煙》,看到她寫史良。
史良年輕時與羅隆基有一段情,羅風流又有才氣,史良因他移情而告分離。另嫁一位陸先生,陸先生對她十分體貼呵護。

文革時羅隆基被歸於大右派,史良寫給他的情書因而成為史良被鬥爭的工具。鬥爭中史良一直被按著頭,彎著腰,但當她被問及與大右派羅隆基有何關係時,她直起腰,抬著頭說:『我愛他!』


看到這一段不禁掩卷而嘆。

是不是每一個女人深處,都有一段愛情的悲痛?無論外表上她有怎樣的高姿勢?愛上一個人,儘管多年以後,儘管風流已成黃土,儘管愛已成空洞沒有意義的宣示,是不是在生命攸關處,:『我愛他!』三個字仍是最後的吐納?

驀地想起張愛玲。
她終其一生未對胡蘭成相關事宜發表任何。如若她沒有離開中國,如若被鬥者是她,她是不是也會像史良一樣,在最後的一刻,無顧胡蘭成的下作及背棄,抬著頭向世人宣示:『我愛他!』?

愛情的沒有道理,即便在偉大或天才的女性面前,依然霸氣十足地佔著它們的地位。

家暴

這幾天看台灣新聞,看得有些不舒服,又是王靜瑩的家暴,又是啥電視美女遭男友凌虐。看到兩位女主角不計形象地跳出來揭發真相,不禁感慨良深。

王靜瑩的丈夫是許多女人眼中的白馬王子,年輕帥氣又多金;而那位電視美女的男友卻是個學歷不高整天無所事事在網上混的無賴;這兩種男人,並沒有因為先天或後天條件的天差地別,而給予女性不同的對待。當他們遇到問題,唯一的解決方法,一樣是暴力。

War Of The Worlds(世界大戰) --看天才已老

Image
昨天看完史帝芬史匹柏的世界大戰(War of The Worlds),看完只有一句話:史匹柏可以退休去養老了。

對我們這種喝好萊塢奶水長大的觀眾來說,或多或少都對史匹柏有一點兒寵愛,也因為這種寵愛,無形中就有更高的期待。實在無法接受這位天才居然也能「出槌」到這種程度。

群眾之惡

群眾是盲目的,更是惡毒的,此證見於群眾運動時,手持木棍或鐵棍,威威然衝向另一方的人,他們平日很可能是敦親睦鄰的好鄰居,或古道熱腸的善心人士。人心,一旦隱於群眾,沉潛的惡或毒便躍躍然地粉墨登場,急於在短短幾分鐘內痛快淋漓地演它一場。群愈大,殺戮之氣愈是雄渾逼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