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

這幾天看台灣新聞,看得有些不舒服,又是王靜瑩的家暴,又是啥電視美女遭男友凌虐。看到兩位女主角不計形象地跳出來揭發真相,不禁感慨良深。

王靜瑩的丈夫是許多女人眼中的白馬王子,年輕帥氣又多金;而那位電視美女的男友卻是個學歷不高整天無所事事在網上混的無賴;這兩種男人,並沒有因為先天或後天條件的天差地別,而給予女性不同的對待。當他們遇到問題,唯一的解決方法,一樣是暴力。

我剛買現在住的這個房子時,因為原先的房客也是台灣來的,他們希望能繼續租賃免得喬遷之苦,所以買下這房子時,我也就莫名其妙地成了房東太太。

雖然樓上樓下住著,但一直到我住進來兩個星期,我都沒有下樓拜訪我的房客。自閉嘛,那時很不願意見生人。直到我用洗衣機時,發生了問題,我只好硬著頭皮去敲他們的門。因為他們對這屋子裡的任何物品,都比我們熟悉得多。

第一次見著 Margaret,很是詫異,她很高,172公分吧,剪著齊耳的學生頭,面色有些蒼白,眼神閃爍,雖然她熱情地招呼我,也很熱心地跟我解說屋子裡其它設施的使用方法,譬如防盜系統之類的。但我感覺出她有些手足無措,神色有些緊張。

我對自己的突然打擾,很過意不去。為了緩和她的緊張,我只好佯作無事地找些話題跟她話話家常。

沒想到第一次談話,聊了三小時。
她告訴我在台灣時,她如何風光,如今整天在帶孩子與作不完的家事裡打轉,又是如何苦悶。我也正因移民的不適應在鬧自閉,於是兩個女人就談開來了。但在她說的許多家常裡,我隱隱感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氛,感覺她似乎害怕著什麼。她是我在溫哥華的第一位朋友。 

那一天的談話,算是相談甚歡,但我沒料到,對 Margaret來說,她卻在那次談話裡,把我視為她在溫哥華唯一可以信賴的人。

第二次見到 Margaret,大約在一個星期後。
那天夜裡,我像往常一樣,孩子們睡了,我剛洗過澡,穿著睡袍坐在大餐桌邊看書,外子則正在地下室作他自個兒的事。

突然樓下的門開了(我們跟房客只隔了一道門),聽到快步上樓梯的聲音, Margaret 臉色慘白,無力地問我:「花花,可不可以借我電話?」
借電話?三更半夜?妳家裡不是有嗎?
還來不及回過神來,又聽到一陣腳步聲,Margaret 的先生William也衝了上來。
這時 Margaret已經聞聲衝到我桌邊,只見William青筋暴露,臉色兇狠,卻用平常的語調指著 Margaret說:『妳不要以為妳跑上來我就不敢揍妳!』才說完,就作勢要打人,二個人就繞著我的桌子追了起來。

這實在很尷尬, 我穿著睡袍,站在那兒,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而且也因沒見過這種陣仗,嚇得幾乎要哭。 Margaret邊跑邊叫我拿電話給她,她說她要報警。但我卻因事情太突然,嚇得移不了腳步。

幸好Alex聽到聲音,上來看究竟,拉住了William 。可是被拉住的William仍然像兇神惡煞似的對著 Margaret說:『妳給我下去!妳下去我就放過妳!』
原先 Margaret不肯,我也怕她下去會有事,最後說好, Margaret下去休息,William留下來跟我們聊一聊。

真後悔作了這樣的決定,那天晚上,William根本沒打算讓我們睡覺。

他從他們約會時 Margaret遲到開始說起,到拍結婚照時如何不開心,婚後婆媳相處的不快.....一路一直說到移民後,為了誰半夜起來泡牛奶,誰作家事而爭執的種種,甚至連房事都說了....他說了一大堆,卻不提他的暴力。

William說,他很訝異 Margaret對我的信任,他沒想到她會上樓找我。他說溜了嘴,他說,以前我怎麼打她,她都不敢讓外人知道,連她媽媽都沒說。

女人,尤其是個性強些,有過風光的女人,誰願意讓人家知道或看到自己的狠狽?

第二天, Margaret買了一盒蛋糕送來,說是為昨夜的事道歉。
我問她,妳還好嗎?她眼眶就紅了。
我們又有一次長談。
她告訴我,昨夜裡她已經睡了,William突然把她叫醒,要她站起來,她站了起來,他又要她蹲下。如此反覆不停,她累了,不肯依他,他就開始動粗,先是拉她,後是踢她,到後來她之所以不顧一切跑上來,是因為他甚至要拿菜刀了。

她說,這樣的事情不斷發生,William總要在許多事上強調自己的男性尊嚴,要她唯命是從。

靈魂萎縮的男人是這樣的,他要他的妻比任何人都強,唯獨不能比他強。要他的妻為他打天下,能讓他省下幾十年奮鬥,省不下幾十年,省個十年也好;但回到家,他卻要她百依百順,以他為天。

我問 Margaret,以後怎辦?
她說為了孩子,她只好忍。如果離婚,William說孩子一定不給她。

我聽了難過,她看我哭了,倒反過來安慰我:「沒事的,我要不是生病了,我可以跟他打的。妳放心,我真跟他打,不見得會打輸的。...我們打過好幾回了,他沒佔到便宜。」

Margaret就是這樣的女子,因為個兒高,又是家中長女,很有大姐風範。她不是那種典型的美女,卻很有個性美。聽說在輔大時,她是繼李豔秋後最被學校看好要坐上主播枱的人。

她說William追求她時,不許她接觸新聞界;第一次約會遲到時,William當街打了她一巴掌......

後來我才知, Margaret得了嚴重的憂鬱症。她因婚姻品質的惡劣而自我否定,對自己整個人失去信心而陷於責備與沮喪。唉,怎能不生病呢?連睡覺都不能安穩,人類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啊。

我無意在這裡多說一樁家暴事件,我要說的是,因為這件事,我所謂的女性自覺,才醒了過來。

Margaret告訴我,她之所以足不出戶,是因為William那天晚上告訴我們的那堆話,已經在左鄰右舍都說過一遍以上了。而她最大的打擊,是來自那些聽了William一面之詞的人,尤其是女人,很熱心地要來教育她:怎樣把丈夫當作自己的天。

她非常痛心地告訴我,大部分的女人應該要再教育,因為很多女人面對其他女人的家暴遭遇時,說風涼話的多,同情的少。

我如果有一點點女性自覺,那是被 Margaret喚醒的。她說,她多年來都在與這種無形的勢力抗爭。

雖然 Margaret在理論上表現得很堅強,但她太愛她的孩子了,她怕失去孩子,所以一直沒有離婚。

他們在住我們家的最後一場戲,是有一天夜裡William被RCMP戴上手烤帶走! Margaret終於還是報了警,並且指證William拿菜刀揮向她,若不是她躲得快,已經被砍傷或砍死了。

-----------------------------------------------------

幾年以後,我在一次兒童音樂會遇到他們一家,剛好是他們家兒子過生日所以就一起回到他們的新房子,開了個小小的party。

Margaret 偷偷告訴我,她病好了,而且因為她有了工作,收入很高,William一家都對她很客氣,不敢再像從前那樣對她。她笑著說:「就算是夫妻,也很現實。」

William見到我,仍擺出他慣常在人前的彬彬有禮,但眼神閃爍不敢正視,畢竟,我是在他的家庭之外,唯一見到他真面目的人。

------------------------------------------------------------



flower 說真的,報警其實也解決不了問題,除非是真打算離婚了。

美國有一個案例,一個因家暴而被判刑的丈夫從監裡出來後,跑回去找他妻子,用槍托活活把她打死。

而許多施暴的丈夫就在這個新聞前,洋洋得意地對他們的妻子說:『報警吧,好戲在後頭!』

真不知道這些人該怎麼制他們?
2005/07/12 01:42 刪除
 小儀 看了這一篇
眼框忍不住紅了起來
女人總是如此
為了小孩什麼都可忍
希望天底下會打女人的男人都遭到報應
希望被打的女人可以勇敢的站起來
2005/07/11 17:46 刪除
 lili Margarte很幸運能認識花花〈指對外人求救〉,可以走出家暴的陰影。 2005/07/11 23:56 刪除
 星辰 繞著餐桌跑?
花花家的餐廳那麼大?[目瞪口呆的臉]

男人打女人,判重刑會不會有效一點?
2005/07/12 16:26 刪除
 盈舟 唉!我想判重刑也沒辦法吧!
真搞不懂相愛的二個人,
男生怎麼忍心打心愛的人![生氣的臉]
真是很糟糕!
想不到花花也碰過家暴這種情形
Margarte真的很幸運![吐舌頭的臉]
2005/07/12 22:47 刪除
 winderster 我想抓去心理治療可能恰當一點。 2005/07/12 23:17 刪除
 水瓶 那位電視美女是誰?我怎沒看見這則新聞[疑問] 2005/07/12 23:44 刪除
 flower 電視美女是她的外號,沒有說出真實姓名。
新聞裡說她在網路上結識了一位學歷不高的男友,經常打她。最近這一次是把她關起來凌虐,臉被打得幾乎破相。
2005/07/13 01:54 刪除
 flower 莎兒說,家暴裡的施暴者,是由於基因裡有暴力傾向。所以我想,什麼方法都很難制止吧?

未婚女性遇到男友有施暴傾向,千萬要把他視為有重大遺傳疾病看待,考慮清楚了再結婚。不然,也許妳的孩子將來也會這樣。
2005/07/13 01:57 刪除
 晴她的媽 最可怕的是結了婚有了小孩才發現勒..... 2005/07/13 14:41 刪除
 void 可是沒道理呀. 很多對老婆施暴的人, 在外面都文質彬彬. 如果真是基因裡有暴力傾向, 應該是對所有的人 (比如父母兄弟朋友甚至路人) 都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進而施暴, 而不應該是我們所看到的選擇性施暴? 2005/07/13 15:28 刪除
 flower 這...我也不懂...

不過我讀書時老師也曾經說過,家暴是會影響下一代的,除非下一代自己非常注意,盡量不蹈覆轍。
2005/07/13 16:44 刪除
 莎兒 void
當然是有道理的
暴力是一種權威的宣示
他對外人不需要宣示什麼  因為沒有利害衝突
但老婆 - 尤其在台男受日男這種以夫為天的調教下  他們通常會用拳頭告訴他的老婆:
妳是我的所有物

從小在暴力下長大的孩子若不是視暴力為解決問題的辦法,便是對暴力徹底地感到厭惡。暴力一直被加諸別人身上,受到暴力對待的人在完成復仇之後變成了新的施暴者,新的施暴者又帶來了新的受害者,一直循環。
2005/07/14 14:11 刪除
 莎兒 我說的基因不是染色體那種物理基因
而是精神上的
2005/07/14 14:14 刪除
 void I see. 我本來以為是染色體上的 [吐舌頭的臉]

最近很多這類的理論, 像是同性戀者的腦部組織怎麼的不一樣, 憂鬱症患者也是腦部組織還是怎麼的不一樣, 可能和天生的基因有關. 所以我就又直接想到這個方向去.

至於受家庭影響的話, 我很相信. 就像從孩子身上多少可以看到父母的影子, 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 這種影響很深刻卻不自覺, 除非孩子因為某些因素強烈意識到想要改變. 但即使是這樣, 常常還是很難改哩.
2005/07/15 00:22 刪除
 flower 我也以為是染色體..^^..
近來有很多從前以為心理疾病的,現在又推回到是生理使然。真的有所謂的犯罪基因。
2005/07/15 06:23 刪除
 jovy 最近我們這兒的報章上也常看到這樣的家暴
丈夫可以因為懷疑就將妻子殺掉
真不明白他們的理智去了那裡
2005/07/19 15:26 刪除
  從基因去研究癌症的成因也有成果
但是我寧願相信生活和飲食習慣的影響更大
同樣的拼了命去追根究底
絕對能從染色體追究出家暴的成因
但是那似乎沒有太大的意義

竊以為家暴是一種我行我素的極至
一種 我愛怎樣就怎樣 的表現
一開始是 妳如果怎樣我就怎樣
慢慢變成 因為你當年那樣所以我現在可以這樣
最後變成 我就是要這樣

這樣的人在心靈深處是拒絕與人互動的
他的互動是和自己創造的 相 互動

當年
堅持給你 你婉拒的驚喜
堅持做你 沒讓他做的事
堅持你不必 做你想做的好事

現在
堅持他仍然可以要求你
照他定的遊戲規則來玩
而他的規則是他高興就好

這是在現有的社會文化結構下
和周圍的人自幼互動的結果
當年父母縱容這樣的孩子
只要功課好 聽話 其他不計較
當年你縱容他
只要顧家 對我好 其他我配合

不要說我泛政治化
當這個社會裡有那麼多人認為
因為有些人和當年行不義的人有類似的血緣
這些人的想法就不值得尊重
這樣的社會是孕育家暴者的溫床

巧的是這兩種人都是男性居多
怪不得我多心
2005/07/19 19:41 刪除
 flower 前面大半段都很令人省思,只是最後一小段...還是要說太泛政治了...呵呵..
因為...家暴不是現代人的產物啊...舉凡亞洲文化裡,幾乎古來有之。日本韓國打得更兇,而且社會更認同。
我還是覺得這是重男輕女之下的附屬產物。一個觀念一旦深入民間成為一種傳統,許多意想不到的正反面現象便會產生了。
2005/07/20 05:59 刪除
  不是辯解
放在政治上看
日本韓國其實比台灣高明不了多少

重男輕女也好
對個人價值的無知和不尊重也好
在在反映在
只要我如何如何盡義務
就能怎樣怎樣享權利
的天經地義態度上

我不認為這是亞洲文化的影響
歐洲也走過這段黑暗歲月
這應該是社會文明程度的指標
是否認知自我及他人的尊嚴
尊重每一個個人的意志
這是歷史進化後的文明指標
不是基督教文化的特質
2005/07/20 17:38 刪除
 flower 不要覺得這是辯解或辯論啦...就是聊一聊嘛..^^

汨說的基本理念我明白。
我之所以說到亞洲文化,是因為亞洲文化一直有一夫多妻的潛在意識。這種意識也意味著對女性的人性不夠尊重。

歐美文化裡也有男女不平等的時期,但在『婚姻』制度裡,卻很早就制定了一夫一妻。雖然不意味著他們的男人更忠貞,但至少在立法的起始動機上,已經懂得尊重女性是一個有人性的個體了。

中東一帶仍是一夫多妻,他們沒有所謂的『家暴』,因為他們認為丈夫就算打死妻子,都是『家教』的一部分。

話又說回來,歐美的家暴事件也沒有比較少。好像又回到原點,真的是基因作祟?生理的基因?
2005/07/21 03:38 刪除
 winderster 不管如何說,家暴在每個會行暴力者的身上,都有各種不同的因素,那些造成個人人格扭曲變態而產生暴力行動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個可悲的背影,都有一個致命的傷口...
所以我認為抓去心理治療,應該可以挽救一些家暴的延續或發生;婚前心理治療在現代應該是很普及的一種事情了吧!
2005/07/21 04:56 刪除
 flower 婚前心理治療?
願意接受治療的人,是承認自己有病;但大部分施暴者都不覺得自己有錯,更何況是要他們承認有病?

很難吧?...就看女生自己的造化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