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眾之惡

群眾是盲目的,更是惡毒的,此證見於群眾運動時,手持木棍或鐵棍,威威然衝向另一方的人,他們平日很可能是敦親睦鄰的好鄰居,或古道熱腸的善心人士。人心,一旦隱於群眾,沉潛的惡或毒便躍躍然地粉墨登場,急於在短短幾分鐘內痛快淋漓地演它一場。群愈大,殺戮之氣愈是雄渾逼仄。

網路上,此種人心人性的短兵交接,更見其惡之勃勃然。
一群人把自己圈在某個範疇裡,唱著相同的曲調,彼此舔舐傷口;將自身的遭遇當作通論,在此「通論」之外者,無論人或事或物,皆為撻伐對象。透過這樣的躂伐過程,在不斷否定別人的過程裡,肯定了自己,他們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群眾力量之大,大至主宰一國興亡,小至令個人發狂。
放在政治上,所謂的民主,便是「積非成是」;放在社會上,便是「眾口爍金」;當個人的覺醒,被群眾的聲音和舉動淹没時,「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個人,恐怕只能用生命來捍衛自己的價值了。(還記得阮玲玉因為『人言可畏』而結束了她年輕美好的生命嗎?)

正因群眾的滲透力快速而堅強,常常被用作推翻某一政權或人事物的兵器。當群眾陷入無知卻又自以為知時,便是炮火最強的武器。

紅衛兵把整個中國文化全面催毀的畫面,仍讓許多人心悸吧?

張愛玲小說裡,幾個大男人在岳母變態的計劃裡,新婚之夜因為左鄰右舍不明就裡的批判,被當作是性虐待狂,以致頹廢或自盡。那位岳母利用群眾的無知或自以為知,便輕易讓女兒心甘情願地重回自己懷抱,滿足她深廣的佔有慾。

再將鏡頭拉到近距離,朋友反目或夫妻鬧離,各執一詞,各自拉攏一方友人,來支持自己的是非對錯。在一次又一次的訴苦與辯解裡,說者與聽者都被洗腦,自以為所執的是非,是不容動搖的真理了。

個人的生命品質,一旦被放在群眾裡,便會變質。因為價值觀的準頭會被拉開,甚或改變。

所以個人有時是需要有距離的審視自己的。人際裡的留白,給自己一個寂寞的時刻,調整一下靈魂的光度和焦距;而調整,是為了再走向群眾,惟有在群眾的衝擊與拉距裡,自己才能被平衝與更覺醒。 

-----------------------------------------



snoopy  辦公室正忙著,暑假旺季到了....
夾縫中小看一下....
唔! 妳寫的東西令我想起一部我一直很想再看的老電影:雷恩的女兒.
群眾的無知.. 忌妒..排擠,甚至演變成加罪..置死,其實常常是沒有道理的!
他們就是要這樣,也只能這樣才能感到安全,找到自己的位置...
沒法說太多,同事在催....[生氣的臉]
知道這部電影嗎?小學的時候媽媽帶我去看的,現在叫做"限制級"... 
2005/07/04 16:35  刪除 
 flower  好幾天以前寫的,寫到一半,本想再續,卻怎麼也忘了原來的腹稿了。唉,真是年紀大了。 2005/07/04 15:49  刪除 
 莎兒  感觸良多!
這兩三年,一直在對抗的就是這些東西..... 
2005/07/04 20:46  刪除 
 flower  補了後半段..^^  2005/07/05 02:52  刪除 
 flower  雷恩的女兒...我沒印象耶..[尷尬的臉]

>>群眾的無知,忌妒,排擠..甚至演變成加罪,置死.....
這就是我要說的...^^

不過我更想說的是,那些為了利用群眾或拉攏群眾而顛倒是非黑白,達到自己目的的人。
2005/07/05 02:56  刪除 
 hj  對於一個無法看長篇文章的我,居然會迷戀妳的文字...上線來,有空就泡在這裡...
我想就是妳的見解總是能用很貼切的文字表達出來...
我似乎一直調整不出一個適合自己的焦距...[尷尬的臉]
2005/07/05 04:28  刪除 
 flower  說迷戀..好像有點兒言重了..[尷尬的臉]
不過還是很謝謝鈺媽的稱讚,有空過來串串門子...[房屋]

有孩子後會有一段時間無法看長篇文章,勉強一下會很有幫助...不然就很難再恢復了。

鈺媽簡介裡提到以前室友是中文系...她有沒有一天到晚沒來由的哭或笑?..[傻笑] 
2005/07/05 13:38  刪除 
 hj  呵...會說迷戀...是因為
我超自戀我家姿鈺 [想念]
一直以來 我只會泡在我家寶貝的站
會像現在一上線就泡在這兒...那不是迷戀不是什麼呢 呵....[傻笑]

我不是有孩子後才無法看長篇文章
而是一直都是...除非是看我室友的文字 呵...[尷尬的臉]

她們唷...倒還好吔...個性都很豪爽..
只有和我交換文字看的那位,偶而會在電話那頭泣淚..[傻笑] 
2005/07/05 14:12  刪除 
 flower  逛網也有所謂的習慣性,就像打開報紙習慣先看那一版一樣,每個人都不一樣。希望鈺媽養成好習慣,每天都先來澆一下水...^^"

我知道有人不愛看長的文字,所以如果有人看完,我都會很感動的。[紅心]
不過,人家我也盡量用短句、短段落了,等我再練幾年功力,也許用文言文就可以更短了....[傻笑] 
2005/07/06 02:36  刪除 
 hj  那是一定滴...妳家.sue家 我都天天不止澆一次...
剛我在看魚兒相片 姿鈺說:姐姐好漂亮唷...

文字 不怕長
若是有說到心砍裡...自然而然就看完了...
對我啦 呵...[傻笑]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