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兩語

01

最近,就是最近,我突然對於那些願意將自己才華或人生經驗透過文字或繪畫或影像而傳諸於世的創作者,心存感激。尤其當我從文字天地裡,發覺那種凝結了人世數百年或數十年的精華時,不禁由心地膜拜。

創作動機或許被商業化,但許多創作者,起初並沒有公諸於世的動機的。像卡夫卡,他原本的著作並不願公諸於世。幸好他的朋友說服了他,使得他短短四十一年的生命,得以為後世文學投下重磅的影響。

02

從前我們評斷一個人幸福與否,總是從他得著的歡愉或物質有多少來評斷。
但我漸漸有一種體會,幸福是一個人解脫痛苦的能力有多少來決定的。

好比一個失婚的婦女,她能從失婚的痛苦裡解脫出來,重新出發,那麼她的幸福指數,應遠高於整日在名牌店狂購以洩丈夫不忠的闊太太。(這比喻好像不怎麼高明...[傻笑])

03

其實我很害怕年輕時候吃過很多苦頭的老太太。那種熬成婆的意志和堅挺,令她們對許多事情的決斷都沒有商榷餘地。對人也少了同情心。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