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06

昨日世界--一個歐洲人的回憶

Image
近來在看這本書,每天都恨不得能找個角落不受干擾地好好把它看完。但生活裡的瑣事仍是那麼瑣碎,看沒兩頁也許就被電話鈴聲打斷,或是作飯時間,或是接送小孩.....但在那麼現實瑣碎的縫隙裡,我仍然因為前一刻從書本中汲取的風華而感到飽滿,仍被那濃烈的文學筆調,人文情懷充塞著。當我放下書本起身去作別的事時,我仍因為前一刻從其中文字所得的沖刷,而有被洗滌過後的清徹與明靜。

明明不是天使-看莎兒的愛情

Image
拿到莎兒的新書【明明不是天使】時,我放了兩天才打開來。我需要把自己從對莎兒的認識乃至感覺先抽離開來,才能客觀地進入故事裡的情感;而這是我向來看書的一種冷調近距離,或者說,這是我與人們慣常維持的距離,不太遠,但不能再近了。

一個乍暖還晴的初春下午,我拿著書坐在公園水池邊曬太陽,準備好好把那些故事再重新看一遍。
只是一打開書,看到版面天地欄不平衡,封底文字字型行距沒有編輯好,當場就生起悶氣來。

倩女離魂

Image
說到女性個人生命價值與社會傳統價值之間的衝突或兩難情境時,
就不得不提到【倩女離魂】這個故事。
【倩女離魂】是元朝鄭光祖的作品,故事內容是:

倩女與王文舉從小被雙方家長指腹為婚,長大後因為王文舉家道中衰,又沒有功名,倩女的母親想要毀婚,要他們兄妹相稱,等王生考取功名後再論婚嫁。

多情總被無情棄

有時候我喜歡一個人坐在車裡想事情,開到一個聞得到咖啡香,看得到雨或白雲的地方。

這天,買了Starbucks 新推出的cinnamon latte,上了車,突然那兒都不想去,只想留在車裡,看著窗外的煙雨濛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