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總被無情棄

有時候我喜歡一個人坐在車裡想事情,開到一個聞得到咖啡香,看得到雨或白雲的地方。

這天,買了Starbucks 新推出的cinnamon latte,上了車,突然那兒都不想去,只想留在車裡,看著窗外的煙雨濛濛。

收音機裡的華人電台,正在播放台灣一位男歌手演唱的『牡丹亭』,儘管主持人鼓著三寸之舌大談這種京劇和Hip Hop合成的曲風多麼創意又驚世,在我聽來,卻只是透著不倫不類的荒謬,好端端蹧蹋了湯顯祖偉大而美麗的戲曲。

Starbucks 新推出的 cinnamon latte 很香濃,但是太甜。有些東西,保持苦味就像保持距離一樣,帶著苦澀的美感。但走在這個愛情荒的年代,苦澀的美感已逐漸淡去,講究速度的社會,這種情懷才飄上空中,來不及凝聚,就被來往的行人衝了開去...

思愛成病致死的杜麗娘,在歌聲裡嬝嬝渺渺,那個被滿園春色撞得失魂落魄的少女,幾經周折,所幸情有所歸。

可憐的是雷峰塔裡的白娘娘,為了愛情勇於向傳統禮教挑戰,在法海面前,她何等勇敢不屈?但當許仙親手拿著法海的缽套在她頭上時,她的武力與愛情的憧憬全然 瓦解。原來她最大的敵人不是法海,而是一直在情感與道德間擺蕩的許仙。一旦他背棄了她,她只能化回原形躲進雷峰塔。或許,雷峰塔裡寂寥黑暗,但心裡的黑暗 卻更籠罩著死亡。她可能再也不想出來了。

還有一個崔鶯鶯,也是可憐。
為了張生,放下尊嚴,三更半夜跟著紅娘,越牆(道德禮教)熱情獻身。她原以為在愛情的範疇裡,一切人情社會的道德觀和價值觀都被超越,不料她最難超越的高牆,不是後花園那道實質的,而是張生心裡那道銅牆鐵壁。

她的熱情獻身並沒有得到張生的疼惜與了解,反倒換來輕視、羞辱。
想像張生得意洋洋地拿著鶯鶯的情書和信物向同儕炫耀,並且以「禍國妖女」稱呼鶯鶯時,她情何以堪?
是的,她犯了傳統禮教所不容的事,而唯一的證人是張生!被張生指證,她無可辯解,甚至『不敢恨』。只能再往後的相遇裡,輕輕說一聲:『取次花叢懶迴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情到深處無怨尤,
但為什麼多情總被無情棄呢?

收音機裡傳來那位男歌手唸著拍子跟節奏不搭調的Rap,自顧自一廂情願地賣力唸著:

在梅邊落花似雪紛紛綿綿誰人憐 
在柳邊風吹懸念生生死死隨人願
千年的等待滋味酸酸楚楚兩人怨 
牡丹亭上我眷戀日日年年未停歇
..........................
就讓這雋永傳說 為妳重演
就讓我愛妳 愛得很深 很遠 很古典


就讓我愛妳 愛得很深 很遠 很古典....

如果有機會,真想告訴他,許多事情光是一廂情願的賣力,是沒有用的,即便回到古典的愛情.....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