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的家書

周芬伶女士出版的【孔雀藍調】,內容包含了張愛玲與賴雅往來的六封家書,研究張愛玲的人士,從這六封家書裡,得知張愛玲與賴雅感情和睦,並且沒有在他病重時棄之不顧。

雖然我並沒有確切的資料得知詳細,但我彷彿從空氣中便嗅出,張迷們似乎因這些家書的問世而鬆了好大一口氣,因為張愛玲與賴雅之間的感情生活,一直成為張愛玲被人批評的焦點,現在終於洗刷了張愛玲無情無義的罪名。



事實上,在張愛玲過世時,司馬新先生出版的【張愛玲與賴雅】內中便已為此提出解釋,夏志清先生也作了說明,只是苦無實證,批評者仍抓住張愛玲語焉不詳的美國生活,予以攻擊。如今周芬伶女士的家書系列,證實了前面兩位先生所言不虛,方杜了悠悠眾口。

我比較關心的,是張愛玲在賴雅輕微中風時,正在東南亞的訪問。那時她到台灣,目的是要採訪被軟禁中的張學良,意欲寫一本以張少帥為主的小說。她對此雄心勃勃,想以此打開國際間的知名度。但此行並沒有成功,張學良拒絕了她的採訪,鍛羽而歸。而原本在談的電影劇本始終沒有談成,東南亞之行未為她帶來想望中的希望,反倒使她受了不小的打擊,黯然離去。

註:據我所知,張學良先生始終低調,對於當初的西安事變絕口不提。晚年有人請他寫民國史,他也予以拒絕。西安事變時,周恩來與蔣介石的談判,張學良與蔣宋美齡是唯一在場人士,而他們二位都選擇讓一切永埋土裡,不再多說,也不再解釋。而張愛玲訪台時,政治上的敏感程度可想而知,註定了她的白忙一場。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