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追兇 (The Constant Gardener)

你關心家裡的花草沒有澆水,還是關心地球上某一個遙遠的地方有人正在滅亡?

看完【無國界追兇】,對導演Fernando Meirelles的運鏡及重叠鏡頭的處理,節奏時緩時急的跳接,暖中帶冷的風格都感到很迷人,在通俗的劇情裡,卻因滲入了導演人本的意識而增加了影片的深度與層次。

Fernando Meirelles 在【無主之城】便企圖以鏡頭吸引世人將目光投注在那些早被遺忘的城市或角落,此片仍然貫徹著這樣的意識,將鏡頭自【無主之城】的古巴里約,帶到了非洲的肯亞。

的確因為此片我才想起小時候聽老師說過,很多藥廠到非洲試藥的事。這些現象就像非洲天天有人在飢荒狀態一樣,在我們的印象中,這些事實或景象,一如非洲的氣候或風景,理所當然地存在它所在的位置;不是不關心或不在意,而是無能所力。

就如片尾從飛機上跳下去的小女孩一樣,在沙漠中逃亡、求生彷彿是不可改變的宿命,看了令人不忍,但也只能與男主角一樣,頹然坐在機內,愛莫能助。

若把導演的人本情懷當作本片的景深,那麼在鏡頭前跳脫出來的,便是男女主角精湛的演出。我尤其喜歡男主角Ralph Fiennes,內斂沉穩的演技,英國紳士的溫文氣質,飾演片中英國外交官的角色,真是適合不過。

Ralph Fiennes因為一開始懷疑妻子的忠貞,在查案過程中妻子對他的忠貞與案情一起被層層剥開,層層證明,在自責的情況下,他選擇以自己作釣鉺,為妻子雪仇,並完成妻子未完成的遺願;他用自己的生命贖罪,完成救贖。

救贖,是導演意欲傳遞的意識,如果我們知道那些不公正的事正施予在那些無力反擊的人身上,我們怎能坐視不理?

男主角的同事說:『我們都出賣了她。你只顧種花,也是出賣。』這是在譴責只顧自己生活卻無視世界罪惡犯濫的廣大群眾,一如我們。這是一種良心的犯罪行為,所以需要救贖。

出賣女主角行蹤的醫生,把自己埋到蠻荒之地去醫治當地人,以拯救更多人來救贖自己出賣的行為;男主角最後以自己的性命作釣餌,以空間換取時間將大藥廠的罪行公諸於世,救贖自己過往對妻子的忽視與對罪惡行為的漠不關心。

在通俗的劇情裡,導演的人文關懷透過一幕幕精緻凝結的畫面,語重心長地娓娓道來,也許語調過於鄭重,以致精心安排的男女愛情,也透著幾分殉道似的宗教情操。

這樣的電影,觸動人的心,卻推動不了人的靈魂。片子進行中,觀眾也許隨之產生罪惡感與救贖意念,但隨著片子結束,觀眾仍然回到自己的家中,仍然忙於種花、澆水,那個在沙漠中逃命的小女孩,那些被拿來試藥的部落,依然逐漸淡出,依然只是心中非洲一幅理所當然的風景。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