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

by Chiniske Viviene

01
昨天有位相識多年的朋友,突然寄了兩篇情色小說給我看,希望我給點兒回饋。小說是他寫的。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的朋友會變成情色小說裡面的主角,儘管他一再解釋情節虛構,但因相識已久,那些風流情史早有耳聞,所以我心裡明白不完全是虛構。

然問題並不在虛構或真實,而是心裡對這位朋友的感覺,突然不知怎麼定位,忽上忽下地飄浮著,找不著落地的角度。風聞的故事,突然推到眼前上演,我有著只能顧左右而言他的尷尬。

小說寫得並不「色」,像輔導級電影的蒙太奇,鏡頭帶到了,淡出,留給讀者想像空間。至於「情」,我只願意嵌在「情節合理」這個定義裡,不願意作「情感」的延伸。

朋友解說,寫情色小說並非沒有價值,也非墮落,而是為日後的寫作計劃作暖身。這令我想到,有些女星雖從三級片出身,但只要有實力,也能坐上影后寶座。

我這朋友素來調皮,思維總在牌理之外,而且想像力與邏輯思考能力都有異於一般人的強度,而「情色」原本就是一種幻想的情狀,或許真能藉此一圓他的作家夢未可知。

02
近來有另一位朋友也打算以情色文學為寫作方向,要用一種悲憫的角度看待都會人無定向的性行為....

這令我又想到桑塔耶納提到狄更斯筆下那些情有可原的惡惃的態度:『...他既不像布道一樣言辭激烈地控訴他們,也不誇大他們的內疚和恐懼。他只是理智地表 明,從他們自己的角度來看,他們的一切行為都明白無疑,符合人之常情;但他絕不會為他們作感傷的辯護,也不會將他們的瘋狂和罪惡視為反叛,而加以浪漫式的 崇敬。...』

要為社會上視為反派人物或負面事件申訴,悲憫而不持辯護,是很困難的立場....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