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的才華是絕世的

止庵的答覆真是一針見血。

以為過張愛玲的生活便能有張愛玲的文學成就,這是捨本逐末的想法,也把「文學成就」這件事情估量得太便宜。

以張愛玲的曠世才氣對照她婚姻的荒涼,以為才氣未在婚姻中加分,亦是失焦的視點。婚姻美滿與否與才氣是兩個方向的事,既無互補功能,亦無相悖的衝突。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

相見歡不歡?--談張愛玲《相見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