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教人生死相許

 Amber是北京來的,年約三十出頭,身材高朓,眉宇間有著北方女子的英氣。

初次見她,看到她臉上泛著乾乾的愁,眼神黯淡,穿著打扮就像許多鄉下姑娘到了城裡一樣,比城裡人還像城裡人--她比老外還老外--極短的迷你裙,長靴上掛著桀傲的流蘇,紮著馬尾空出來的耳際,掛著兩圈亮晃的銅耳環。她身旁站著一位衣衫隨便的白人男子,那是她的丈夫高嚴。

兩週前遇到Amber,意外她臉上直挺挺的線條竟柔和了下來,黯淡的眼神,也有了光亮,心裡正納悶,卻聽到她親口說了原因: Amber 剛從鬼門關前轉了一圈回來。

幾天前她飲藥自盡,吃了一百多顆安眠藥和含嗎啡劑量的藥片;她把自己穿載整齊,換上最喜愛的鞋,寫好遺囑:「從小我和父母便搞不好,父母不愛我;和朋友處不好,朋友不愛我;找了個丈夫,丈夫也背叛我,不愛我;看來我是屬於魔鬼的人,我應該回到魔鬼那裡去...」 一切準備就緒,Amber吞下所有的藥片,躺在床上,幾分鐘後,雖然神志還清楚,四肢卻已失去知覺,漸漸便昏睡了過去。她對人世最後的一眼是絕望與苦楚的,她冀望死亡能帶她離開她的憂愁。

藥效發作後到底隔了多久,或許一世紀? 她突然坐了起來,吐了兩口,望著空洞暗沉的屋子,她不知自己是生是死。就在倒頭躺下的剎那,她看到要與她離婚,要與溫柔體貼的印度女友高飛的丈夫竟然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像斷了氣似的。這一驚非同小可,把她的七魂六魄從鬼門關前全都拉了回來,她奮力從床上起身,跑過去為他作人工呼吸,一邊喊著:「高言,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麼辦?」、「高言,不要丟下我,我愛你!」、「高言,不要死!不要死!」

她慌亂的急救,無法喚醒如死人般的丈夫,她只好拖著自己因藥效發作已完全不聽使喚的身體爬到陽台上呼救,卻無論如何也喊不出聲音來。她又爬到門外,挨家挨戶敲門向人求救.....整棟apartment沒有人敢開門,深夜,一個近似瘋狂,近似醉酒的女人,無人敢迎接,只有一個小女孩報了警。

Amber一見員警,便哭倒在地,喃喃地說:「高言快死了,求你們救他!」員警到她的屋裡,除了地上一堆空藥瓶,什麼也沒看到,沙發上沒有人,更沒有屍體....於是Amber被帶上警車,送到醫院...

Amber奇蹟式地被救活了,奇蹟(Miracle)是醫生用的詞,一百多顆安眠藥加上嗎啡劑片,沒有幾個人能活過來。

歷劫歸來的Amber彷彿換了個人。她回想整個過程,自己的人生,是個全然失敗的人生,卻在萬念俱灰,一意尋死的路上,衝撞了深處最底層最脆弱的地方--她愛高言,她可以不愛自己,不救自己,但她不能不愛高言,不救高言。原來她在彌留之際看到斷氣的高言,只是一場幻覺--因為那場幻覺,她為救高言而活了下來。

高言聽到Amber對警員的苦苦哀求,淚流滿面,願意回到妻子身邊。
愛,比死堅強,能叫一個對自己已無指望的人,重新再活一次。


Image by B.D.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