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發脾氣

李安在藝大的演講裡,題到自己性格裡的「壓抑」,因為「壓抑」,有話不會直說,只能繞來繞去。所以懂「壓抑」的人才懂「符號」,符號與影像的運用於是比別人強。

「壓抑」是他不喜歡自己的一部分,急於跳脫,但拍電影過程中,為了自圓其說,終究仍與自己本質裡的「壓抑」性格妥協,於是成了他作品中的風格。

這段話,使我得到某種程度的解放,因為自己「壓抑」的性格似乎被了解並得到詮釋。

小時候父親管教嚴格,笑不能露齒,不能出聲;坐在書桌前,如果身體前傾把椅子蹺起來,也是要挨罵的;夏天不能穿短褲出門,因為「大家閨秀」不能為也。所以我常把自己這種犬儒的性格歸咎於父親。

一直到中學遇到Meggie我才學會愛人,學會接受,學會表白。Meggie總在小別幾日後,一見我就拉著我說一些想念的話,儘管她不在時,我也想她,但在見面時我是不會露聲色的;她的表白令我感到溫暖,感到一種被需要的獨特性。於是恍然,愛,應該讓對方知道,而不是放在心裡讓對方心領神會,或猜測。

壓抑的性格,不會愛是一大病,但更大病症是不敢恨。不敢用力討厭一個人或事物,不敢對人口出惡言,也不以為公開表達心中的不滿是合宜的。

直到大二時,同屋的兩位學姐一言不合大吵了起來,一個說要拿菜刀,一個摔門摔東西,屋子裡只有我們三人,我嚇得躲在房間裡不敢出來....但躲在房裡的同時,我聽著她們潑灑全人的那股衝勁,很是驚嘆:「啊!原來可以這樣啊!原來生氣是可以發出來的啊!」。我一直以為「不高興」只能放在心裡翻騰,從來不知道它可以翻騰到臉上、語言上,甚至肢體上。

在那之後,我學會「吵架」,首先實習的對象就是上述那兩位學姐,和她們各自吵了一回。還記得我第一次「頂嘴」時她們臉上露出極訝異的神情:「這隻免子原來也有脾氣!」

學會發脾氣,發覺內裡有部分的自我被堅強地建立起來,或許那便叫「自信」?

但也就吵了那兩回,後來發覺發脾氣是一件太傷元氣的事,放棄這條建立自我的途徑,還是與「壓抑」妥協。

Comments

  1. 很可愛的學發脾氣經驗耶 ^_^

    校兩個字:<自圖其說>與<目我>


    我也期待過馬英九學會發脾氣(可惜他到現在還不怎麼會的樣子):
    給馬英九:要學會生氣!
    http://mypaper.pchome.com.tw/evashih/post/1266911869


    不過像我這麼<自由發脾氣>的人,也真沒什麼好就是啦。 :D *_*

    ReplyDelete
  2. 謝謝!改過來了!...^^ (可見法網恢恢,錯了那麼多年,還是被”校”到了!)

    這篇當初的回覆沒有轉貼過來,印象裡好像有幾位網媽也是不敢發脾氣,有另外幾位卻也是”有脾氣就發”!每個人都有好與不好的經驗。可見脾氣要怎麼發,什麼時候發,還真是學問呢!...^^

    stone 沒覺得我那兩位學姐的脾氣,發得很潑辣嗎?呵呵,當時可算是開了眼界,我從來不知道女生可以那麼火爆!

    ReplyDelete
  3. 真有趣,我心裡一直想著今天(7月1日)是美國國慶,一早出門,街上只有稀稀的幾輛車在行駛,我以為是因為放暑假的關係,沒以為意,直到到了商場,大門沒開,才恍然大悟:今天是加拿大國慶!哈!

    ReplyDelete
  4. 看了stone那篇 馬英九 要學會生氣 ,stone說得真好(替馬英九回答記者問題那部分),我是很少看政治相關新聞,對馬英九屢次被唸及的”不沾鍋”性格並不是很清楚,但我可以想見他在政治身段上的不足。

    大學時文學史老師特地勸我們,找對象時,不要光看”人老實”,他說:『老實有什麼用?老實成不了大事!』,我想也是,尤其在政治圈裡,老實,有什麼用?...^^

    ReplyDelete
  5. 在商業圈,老實好像也沒什麼用 *_*(我每次都想低價高賣,卻都只是想想,好像沒勇氣真這麼執行,於是從來也沒試過、當然更不可能成功過)。但好像商業圈還是有小型商人以老實致勝;政治圈裡有沒有老實人獲得大成功?我就實在不了解。 @@


    你學姐兩位....好像是太兇悍了點兒,害我直接跳過 :D。我雖然常常喊打喊殺,但欸唷還不就是一個聲量特大的婆娘,真正動手的機會恐怕只限於打兒子屁股的愛的大手。 @@ 我又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特別有好感,就算喊打喊殺也不太敢拿出槍砲彈藥刀械等名稱來用,所以看到那種喊出菜刀來的陣仗,是頗有潔癖地趕快轉身看風景啦。 :D

    大學時有一對學弟妹班對,兩人湊在一起愛得轟轟烈烈,常常出拳搥牆、踹門、砸玻璃(都是用肉身喔),系上因此不時更換些建材....。他們兩人又跟我特好(據說因為都很有搖滾品味啦~,咳咳,這我可要替搖滾精神說說話,蓋山人自高中就除了古典以外也喜歡點搖滾重金屬之流,但就從來沒碰過任何迷幻藥和槍砲刀械彈藥,可見搖滾重金屬還是可以清新持久芳香動人咩),三不五時找我調解,就連當時系主任小賴也要問我怎麼辦?!我只好又當軍師,口述大意請他親筆寫信給學妹、勸學妹環個半島獨自去旅行,好讓系上煙硝稍霽,大家可以安安靜靜上幾天課。

    幸好後來這一旅行就成功冷卻分手了啦,不然.....欸、真不知敝校要蓋幾個新校區才夠用。 @@

    當年好像沒什麼公共危險罪黑手伸入校園齁?這樣想起來,咳咳,我們還真是一個愛情過度民主自由的校園.......

    ReplyDelete
  6. 學藝術的人談起戀愛都這麼”拳拳到肉”嗎?...^^
    我家老爺說他大學時,隔壁就住著學長與同居女友,兩人經常前一分鐘打得鼻青臉腫,後一分鐘帶著傷摟摟抱抱出現在人前。聽起來“驚濤駭浪“,最後也是分手了!

    stone可以跟ally好好聊一聊了,他也是個蕭邦迷(以前還有一個專門寫蕭邦的網站)兼搖滾迷,雖然沒問過他,但我確定他也沒碰過迷幻藥和槍砲、刀械、彈藥(也是"老實人"一個..呵呵)

    我那兩位學姐的發脾氣方式,很”菜市場”哦?...^^(這好像反應出一個人的脾氣跟學歷是無關的?)

    p.s/因為意識到今天是加拿大國慶,才想起來今晚有飯局,中午留言後就出門張羅去了,現在才進門。一會兒也要忙去了哦!

    ReplyDelete
  7. >學藝術的人談起戀愛都這麼”拳拳到肉”嗎?...^^

    當然不是囉!那是得看個人的<文明程度>而定。 ^_^

    ReplyDelete
  8. 說到七月和國慶,我這不愛出國的倒的確在七月四號的 Boston 某個草地聽過國慶音樂會(就一些輕演唱好像)、也在七月十四號的巴黎隨著滿廣場玩滑板聊天打屁的年輕人一起過他們的輕國慶。

    不過這兩天還真是第一次知道,加拿大的國慶也是七月,還是七月一號。 ^_^

    想想我還真是喜歡七月啊!呵呵~~

    ReplyDelete
  9. 獅子座的stone,生日也在七月嗎?

    北美的國慶過得理直氣壯,好些社區各辦活動,用自已的方式慶祝,感覺真的”舉國歡騰”!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