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城盡帶黃金甲



滿城盡帶黃金甲


過剩的華麗


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又挨罵了,罵聲與票房齊漲。
為什麼挨罵呢?卡司、場面、劇情都全有了,一部電影該有的噱頭全具備了,觀眾為什麼仍不滿意?因為是張藝謀嗎?我想是的,因為是張藝謀的。但,只因為是張 藝謀嗎?....也許...很潛在的,是因為花掉了三億六千萬的銀子--就像我們小時候聽到有人用黃金打造馬桶一樣,心裡昇起的,不是豔羨,而是對打造者 不知所謂的行為興起慨嘆並為之尷尬--馬桶、黃金、打造者,功能與價值顛覆錯置,一切都顯得那麼「過剩」。

同樣的鞏俐,同樣的偷情、亂倫、弒親,從《菊豆》的染坊或《紅高粱》的高粱田裡搬到金碧輝煌皇宮裡,情慾壓抑的力量更巨大嗎?情慾與禮教(威權)的衝突對立,站在高粱田裡,站在染坊裡,或站在琉璃鑲嵌的迴廊裡,其殺傷力是等同的--只是死更多人而已。

遺失的內蘊

《黃 金甲》認真來說,並沒有那麼糟糕,但放在張藝謀整個藝術生命的發展史來看,與《英雄》、《十面埋伏》相較,它並沒有加分,若說張藝謀企圖以《黃金甲》作為 大型古裝片的救贖之作,恐怕力道仍嫌薄弱。前兩部作品因為內容空洞被譏為不知所云,但畫面的流轉,運鏡的瀟脫,都仍見張藝謀的藝術內蘊;而到了《黃金 甲》,那股凝聚在鏡頭裡的內蘊卻因過度物化而被稀釋至幾乎蕩然無存。

因為物化,故要眼見為憑,情慾、慾望、衝突、矛盾一如滿室的金碧輝煌,非要讓觀眾一眼看盡。即便是壓抑,亦如宮女緊綁的乳房--也要盡呈眼底。看盡,也就 盡了,再無轉悠。張藝謀過往鏡頭、色彩、音樂之間無人出其右的豐富層次,全在「黃金」之下趨於平面。在那片金黃的菊海裡,我們看到堆砌的壯麗,卻遍尋不著 我們熟悉或期待的張藝謀。

忘記張藝謀

如果忘記張藝謀,或說忘記某個時期的張藝謀,《滿城盡帶黃金甲》算是好看,『雷雨』加上『玄武門事變』,鞏俐加上周潤發,士兵加上布丁,還有狀似長安城裡 某個高級怡香院的琉璃房....就著一部電影的娛樂效果,可以了。誰說文定要載道,電影定要藝術呢?張藝謀也可以是另一形式的張藝謀。

Comments

  1. 盈盈 2007.1.13

    我沒去看
    leon自己跑去看了
    唯一的感想是
    沒看過中文古裝片的宮女穿低胸的 。。。

    我問他
    你就只注意到這一點嗎 ?生氣的臉
    結果他很緊張嗯嗯啊啊的趕快說:
    阿。。。。那個。。。周杰倫演技很差。尷尬的臉

    ReplyDelete
  2. flower 2007.01.14

    呵呵...可見低胸宮女的確也引來注目啊..

    周杰倫哦?...我都故意忽視他...^^

    ReplyDelete
  3. flower 2007.01.14

    我一直有一種感覺,中國這幾位大導演突然作風大轉,是李安得了奧斯卡發酵的結果。

    倒是我們可愛的李安,當別人急起直追的同時,他總是輕輕一個轉彎,便到了無人識得的境地。一部《臥虎藏龍》引來各方爭奪青冥劍,他卻跑去拍漫畫改編的《浩克》;大家眼目尚未定睛,他又拍了一部東方人諱言的同性戀題材《斷背山》。

    那頭還在武林裡爭鋒,他卻輕舟已過萬重山,登上了奧斯卡最佳導演的寶座。最最可愛的,當他抱著奧斯卡的小金人餘溫尚存時,宣佈了要拍張愛玲的《色戒》。

    片型的選擇,角色的選擇,都可看出我們這位大導演一直在拍他自己的電影....影片膠捲

    還有,香港的王家衛及台灣慘澹經營的導演們...

    ReplyDelete
  4. pop 2007.1.14

    拒絕看不會演戲的人演戲傻笑

    ReplyDelete
  5. 小少爺  2007.01.14

    有一致性的觀點真是難能可貴,不過聽說他自己要拍了,真是場災難。失業率高,增加工作機會也不是啥壞事啦。
    台灣的導演們是怎麼生存下去的?
    事實上李安的電影常常聞不出他的味道,個人意識托之於電影本身,才有精采之處吧。

    ReplyDelete
  6. flower 2007.01.15

    台灣的導演們現在在作啥我也不清楚,但相信都很辛苦吧?

    嗯..李安的電影一直都沒有固定的風格,我想,他就是不想被所謂的風格牽制吧?

    ReplyDelete
  7. flower 2007.01.15

    POP兄因為不看那位不會演戲的人演戲,所以沒去看啊?...他戲份不太多啦..^^

    ReplyDelete
  8. 無言 2007.01.16

    我連片名都看不懂.首次看時,以為片名打錯了,應該是「滿城盡戴黃金甲」,上網一查,確實是「帶」非「戴」.

    不知「帶黃金甲」是怎麼回事?將黃金甲帶在身畔嗎?是否有人能解解惑?

    唉!中文真的不行了.

    ReplyDelete
  9. 忽忽 2007.1.17

    忽忽 提到...
    謝謝花兒的留言
    這是艾敬的花兒
    獻給妳 ^^
    http://www.funmtv.com/play/81.htm
    關於風格 李安好像過一句很有意思的話...不過我得找找 免得誤傳
    昨天跟艾敬在msn上聊天 她的blog上有提到她在NY見到張藝謀....我跟她說黃金甲真難看 .她說 :黃金乳嗎 ? 笑死我了....

    ReplyDelete
  10. 忽忽 2007.1.17

    這句是唐朝文人黃巢,《不第後賦菊詩》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古語帶與戴是通的吧 !!

    ReplyDelete
  11. 忽忽 2007.1.17

    喔想起來了:拍片不要去想個人風格,風格是讓沒有風格的人去擔心的。

    ReplyDelete
  12. 忽忽 2007.1.17

    呵呵 馬上就看到妳的李安語錄...原來我是在這ㄦ看到的 ^^

    ReplyDelete
  13. 謝謝莎兒的歌...光是第一句歌詞就讓我陶然半天了...^^

    跟艾敬msn?...呵...真有意思 (2007.01.18)

    ReplyDelete
  14. 原來以前「帶戴」相通,我真不知有這回事.我想,黃巢不是曾中過個什麼秀才舉人的,怎麼還寫錯字別字呢?

    「文人黃巢」四字頗為新鮮.不知為何,此生從未將黃巢與文人二字聯想在一起,大概是他殺人太多之故. (2007.1.20)

    ReplyDelete
  15. 北洋軍閥裡的吳佩孚也中過秀才啊...文人造起反來才賣力呢...^^" (2007.01.21)

    ReplyDelete
  16. 吳佩孚的風評還不錯呀,不甘為日本人的走狗.黃巢殺人八百萬,那就糟透了.唐朝時人口不知多少,不超過一億吧,死了約十分之一,唉!不知又是多少十室九空.哀哉! (2007.01.22)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The Last Knit--當編織成了癮

話說...跳舞(二)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