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語言


大年初一家裡共來了十個大人八個孩子,四個家的孩子都正好是一男一女,互相豎著姆指連
稱「好」,家家都是一副有子有女萬事足的樣子。

兒子的英文家教梁老師是座上客之一。梁老師,廣西柳州人,英國語源學的碩士,學識豐
富,一派斯文。我們來溫哥華這麼久,第一次遇到可以暢談文學而不必有所顧慮的人,很是
盡興。整晚喝掉一瓶白蘭地,兩瓶紅酒,一瓶清酒,一打啤酒,賓主盡歡。

老師的太太有一回跟我說,先生嫌她都不讀書,沒有文化,不能進入他心中的城府。我心裡
明白這只是文人的勞騷和寂寞,但一時半刻很難跟他妻子說清楚。我想,人到中年,最需要
的並不是愛情,而是知音。愛情也許溫潤你的心,但知音才 touch 得到你的靈魂。

老師和Alex第一次見面,相談甚歡,談毛澤東詩詞,談魯迅,談老舍,也談懷才不遇,身
在異鄉的委屈,大有「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惺惺相惜之感。梁老師說,他
終於找到找到有共同語言的人,而Alex則說:『總算遇到一個跟我一樣「才高八斗」的人
了』(他醉了! )!

兩人相約下回「白酒侍候」!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