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07

閒話文學

Image
今天看到王德威在阿城【遍地風流】的序裡 寫道:『而我們記得,《紅樓夢》寫了原是為一二知音看的。』,這話像鐵耙似地耙開我長久被車水馬龍俗務輾硬了的心,剎時變得份外柔軟,喚回早已不知流落何 方的文學情懷。也許,無論走多遠,隔多久,「文學」總是中文系學生永遠無法逃避的使命感?

台灣行--都會篇

Image
久違台北的人,再回到台北,莫不興緻勃勃地往101朝聖,一睹台北都會風貌當然是其因,但想 把自己放在一堆「同胞」裡的心情卻似乎更幽微,好久沒跟這麼多人擠在一起了。

台灣故事館--與童年不期而遇

01
台灣故事館是此行回台的意外驚喜。
原本只是要到地下街,無意中路過,禁不住一幅幅似曾相識的圖片引路,不由自主走進了暈黃、燈紅三零或四零或五零年代的台北街頭。儘管那可能只是一個收藏家 的展示舞台,卻也因其刻意營造的幽微懷舊的氣氛,緩緩攪動了離鄉多年的我記憶中最最依稀的沉澱。

02

看到小時候騎的木馬,還有那堆隔壁男生整天趴在地上玩的彈珠....,
怎 麼我們以前那麼容易滿足呢?一隻斑駁的木馬,幾個孩子輪流騎;一堆沾滿泥沙的彈珠,可以讓幾個不相識的孩子趴在一起玩到天黑。那時沒有人懂什麼IQ、 EQ,只知道賴皮就沒人要跟你玩,而沒有人跟你玩,那是多麼慘淡的童年啊!孩子們就在這種既無虛榮亦不爭寵的馬路文化裡學會與人相處,與人溝通,也在這種 人際關係裡,擁抱無憂無慮的童年。
現在孩子擁有這麼多,內心也等比地更富足嗎?抑或有了新的快樂,亦有了新的不安?



03

在物質缺 乏或貧乏的那個年代裡,人們似乎也沒有比現在不快樂。那年間,人們似乎更親切、更自然、更安貧樂道。原來所謂富的、貧的、都會的、田園的,其本質都只是生 活的形式,即便汲汲追求所謂「樂活」的那一族,亦有可能淪於意識形態的「石化」。所謂的「品味」,追求過了頭,亦有役於物的嫌疑。也許,忘了樂活、忘了品 味、忘了時尚,甚至忘了族群、忘了貧富,我們才能再度感悟真正的人生況味吧?

--------------------------------------------------


星辰「有了新的快樂,亦有了新的不安」,這話說得好,雖然今非昔比,但是不安也比以前更嚴重。我們以前只要管有沒有考上大學,現在小孩還要管誰的名牌比較多。[昏倒] 2007/08/23 07:38 刪除flower也許,「新的不安」也發生在大人身上.... 2007/08/24 06:31 刪除bernice那個地方我去過四次二年間
其中二次是帶著孩子去的
只陪著孩子在那用鐵圈拉瓶子、玩射飛鏢…
為什麼我也有這種感觸但卻寫不出來
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
懷疑自己的智商越來越低中… 2007/08/25 23:56 刪除flower這....跟智商無關,跟年紀可能比較有關?(老了才愛想當年...[沈思]) 2007/08/26 09:23 刪除bernice花在提醒我老了嗎?
這我可不承認喔~[沈思] 2007/08/28 22:06 刪除flower呵...在說我自個兒啦..…

人生備忘錄-獻給愁城裡的朋友們

Image
◎ flower 2007年7月攝於台北故宮 三希堂 00

回到網上發現網上百態遠比真實人生更逼仄:有人離了婚;有人正被丈夫外遇所苦;有人遇上舊情人;有人站在人生中點苦無實現自我的機會卻又被時間催逼著....

與花兒說情緒/忽忽

Image
找文時,無意中找到的。 這是有一回與忽忽在MSN談話,談到一些關於情緒出口的事。她把對話整理成文,發表在中時部落格。(by fl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