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備忘錄-獻給愁城裡的朋友們

◎ flower 2007年7月攝於台北故宮 三希堂
00

回到網上發現網上百態遠比真實人生更逼仄:有人離了婚;有人正被丈夫外遇所苦;有人遇上舊情人;有人站在人生中點苦無實現自我的機會卻又被時間催逼著....

過往面對這些看似成長苦難,總一廂情願地以為自己應該出手相助(至少出言相勸);但此番從台灣歸來,面對這些排山倒海的情緒糾葛,我承認自己完全無能為力。深深發覺自己的思維模式、價值判斷與某些人生情境有一段遙遠的距離,那些勸阻或開導原來是那麼天真又不合時宜。所謂愛莫能助,莫過於此。

無論社會如何進化,情感如何被物化,一旦遇上婚姻問題,大部分人仍只能坐困愁城--一定永定的愛情已成天方夜譚,婚姻的保鮮期又越來越短,年華有限,生命的重力究竟應該抛向何方?

近來讀《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作者在第一講【輕】中用了兩個典故說明寫作意念如何跳脫窠臼的重要性,但我讀來,卻因哲理透徹,進而轉化成人生態度。

01

有個蛇髮女妖叫媚杜莎(Medusa),當她冷酷地凝視著一個人或生靈時,對方便會逐漸變成石頭(石化)。唯一能夠砍下媚杜莎腦袋的英雄是柏修斯(Perseus)--他憑著長出翅膀的涼鞋而得以飛行,他從不直接注視蛇髮女妖的臉,只去看她映現在青銅盾牌上的形像。

柏修斯之所能夠砍下媚杜莎的腦袋,不讓自己被石化,是因為他憑藉了最輕盈的東西--他靠風,靠雲,而且只盯住間接視覺呈現的東西,而不直視最冷酷的影像。

這故事在說什麼呢?

在說當我們一直凝視著眼前困境,只會使我們進入一種不容鬆動、不容更改的狀態,我們的思維模式與情緒將會進入「石化」過程,逐漸變成石頭,無法改變。

有些人事物看來好像註定是沉重的、悲劇性的,使人的目光無法轉移,我們便應該要像柏修斯一樣,「飛入」一個不同的空間。『這並不是要躲入夢境或逃進一個非理性的範疇,而是要改變策略,採取一個不一樣的角度,用不同的邏輯,更新的認知和新的鑑定方法來看待眼前的世界。』

我非常喜歡這個故事,石頭與翅膀的相對,凝視與飛翔的相對,面對最堅硬、險惡的環境(蛇女),採用最輕盈的方式逃脫。


02

哲學詩人卡法澄第在年輕時因為思想超越同儕,總是拒絕隨同一群紈袴子弟作樂而被嫉妒排擠。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樣沉思漫步於教堂旁的大理石墓地間,正巧遇上紈袴子弟們成群結隊,騎馬穿過市區。當他們看到卡法澄第一個人在墓地間,便像衝鋒隊一般到他面前尋釁。

卡法澄第發現眾人團團圍住自己,面對他人的先聲奪人,他只淡淡地說:「各位先生,在你們的地盤,你們要怎麼說我都可以。」說罷,一手撐著一塊巨大的墓碑,手腳敏捷,縱身躍過,落在另一邊,脫身而去。

這個故事的重點在於哲學詩人最後的「縱身一躍」。

當敵人或困難團團圍住時,我們便彷彿置身墓地(死亡),孤軍奮戰嗎?恐怕也只能落得慘敗或死傷。『但卡法澄第的乍然敏捷一躍,將自己揚舉於世界重力之上,顯示出自己雖有重量,但卻擁有掌握輕盈的奧秘。』

許多被視為時代產物的東西--拜金、敗德、憂(躁)鬱、外遇,中年危機、婚姻瓶頸,乃至時尚或其他使自己有了像被圍住的窒息感的東西,其實質都屬於死亡的領域,與之對抗只是更消耗自己,惟有「縱身躍過,落在另一邊」,才能將死亡留在原地而使自己被釋放出來。

03

雖然這世界的潮流使人的眼目被石化,內心走向死亡,但生命中曾經擁有的美麗,不正是我們能夠飛翔與跳躍的支撐力量??那些美好的部分不正是使我們堅信來者可追不移的信仰?

僅以這兩個小故事,獻給坐在愁城裡的朋友們。....^^
----------------------------------------------------------------------


R: 星辰  2007.8.16
發人深省的好文章,
花花回來了真好!^-^ 


  R: 夢天秤  2007.8.16
我也覺得花花回來了真好
老實說, 花花不在時還真有點想念呢...
謝謝花花的故事...


  R: 小儀  2007.8.16
偶也歡迎花花回到加國囉!


  R:  2007.8.16
昨天跟剛剛上過一堂圍棋課的兒子對弈,發現他一改之前纏鬥不休的習慣開始懂的另闢戰場了!今天看到這一句:『與之對抗只是更消耗自己,惟有「縱身躍過,落在另一邊」,才能將死亡留在原地而使自己被釋放出來。』……

莫非花兒是同一個棋會的高人?


 R: flower  2007.8.17
天秤和小儀說"歡迎回來"...好像咱們住附近一樣...呵呵...(謝謝妳們...^^)


 R: flower  2007.8.17
汨兄...我....跟貴公子比起來...當"高人"應該不為過吧?....^^
『另闢戰場』還是有較勝之意,把自己『落在另一邊』則是離開棋盤的釋然....


  R: flower  2007.8.21
朋友情傷,寫信問我:怎麼輕盈「縱身躍過」?
我...無解。

也許先要有柏修斯勇於離開問題本身(蛇妖的眼睛)的智慧和勇氣,方能有卡法澄第的縱身一躍吧?


  R: flower  2007.8.22
也許我可以再多說一點兒(雖然覺得自己說得像在傳道一樣。^^)

能躍過、能飛起實則並不是刻意的,那是個人的本事,也是智慧。....

大部分人在困境中很少聽得進他人勸告的(被困都困得得理直氣壯),而如何面對困境,如何脫困,便是個人生命智慧展現的時刻。(所以上述兩個典故裡的主角都是以自身的本事脫困,並無他人援助。)

人生情境,還是得由自己決定!


  R: 星辰  2007.8.23
遇到事情才看得出誰是有智慧的人,所以...還是要多讀書!!


  R: flower  2007.8.24
多讀書可不一定有用,有人讀半天讀傻了...^^


  R: 思想坦克 2007.9.2
查了書 medusa 好像才是正確的拼法.....希臘神話中諸神的關係 錯綜複雜
我上次在costco 約花了50加元 買了一本MYTHOLOGICA (世界神話百科) 看看 現已有些概念了


  R: flower  2007.9.5
謝謝...我改過來了...^^

我買兒童版的,三十幾塊...


  R: 思想坦克 2007.9.7
Ms flower愛說笑了 原本該一看而過 但我想ms flower是寫作嚴謹之人 就提問看看了


  R: flower  2007.9.8
那裡是啥「寫作嚴謹之人」?都嘛是隨手寫寫而已....^^

第一個典故是我人在台灣時,在一位朋友網誌上的留言,當時書不在手邊,憑記憶寫的,所以錯字是有可能的。(其實...照著書抄也常常抄錯啦...^^)





Comments

  1. 因為朋友心情低落,於是想起這篇文還放na3沒搬過來,花了點時間,把【典故】裡的幾篇文,一口氣搬過來。

    我不記得寫第一典故時是在那位朋友的版上,好像跟這次這位是同一個?

    一樣的話,試試還有沒有效用?...^^

    ReplyDelete
  2. 這一篇當初妳好像是寫給天秤看的...
    希望可以對另外一人有效應~

    ReplyDelete
  3. 對對,是去年剛從台灣回來時寫給天秤的。

    主要是提供一個安慰,也沒法多說什麼。人在某些環境些,總是脆弱些,尤其面對生老病死的無奈,現實人情的淡薄。 

    ReplyDelete
  4. 文字迷May 28, 2011

    從這篇就看出來花花對網友的體貼,也看出來花花與網友的感情深厚。

    安慰跟勸人的話,要看天時地利人和,剛好心情對,話就聽得進去!

    ReplyDelete
  5. 嗯,很懷念那時候的心情。...^^

    ReplyDelete
  6. 這篇舊文印象深刻.現再看一次更能體會^^

    ReplyDelete
  7. 當時這篇文.記憶中也看過好幾次.因為花姐姐的文字好深.當時也深陷低谷.怎是無法領略或做到.現已抽離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篇文.比較清澈~

    ReplyDelete
  8. 在文章裡也讀到"轉念"^^
    總是當局者迷.是要狠狠的痛苦才能感覺自己的存在.直到覺得夠了XD

    ReplyDelete
  9. 今天剛好跟一個困在自己想法的人談了很久 其實是自己的親人 所以 因為感受到之前的付出

    有了行動做後盾的話 才稍稍進了她的心田(希望) 所以 此時讀了這篇 特別有感觸

    至於朋友 頂多能表達關心和支持 很多事 都是自己的選擇

    ReplyDelete
  10. 水瓶應該看過好幾次了!...^^

    轉念很重要,但不容易。轉念未必能使事情好轉,但至少能讓自己心情好轉,從某種困厄裡先釋放自己。

    ReplyDelete
  11. 蓓蓓說的是,朋友只能提供關心和陪伴,決定還是得自己下的。

    ReplyDelete
  12. 幾年前的文章,花花如果重寫,有些想法會不會改變?

    ReplyDelete
  13. 謝謝花花的好文。

    ReplyDelete
  14. To 星辰,

    幾年前文章,若要重寫,可能文字會再嚴謹些,深刻些,但想法,大概不會有什麼改變...我翻看大學日記,有很多想法,好像直到現在都沒變,可見是個不長進的人...^^

    ReplyDelete
  15. 阿客提瑪February 11, 2012

    當初看這文也有被感動...

    ReplyDelete
  16. 看來客提兄感動得很~長~久!...從”當初”到現在才說出來...^^"

    ReplyDelete
  17. 阿客提瑪February 11, 2012

    我是恐龍那一類的古生代動物, 亦即尾巴被踩了 也要三個月後才會痛的...^^

    ReplyDelete
  18. 這種生物我家也有一隻,星期一聽到的笑話,星期六才會笑出來!

    ReplyDelete
  19. 阿客提瑪February 11, 2012

    我也要等好幾天後再來笑...

    ReplyDelete
  20. 原來蛇髮女妖媚杜莎的故事有這樣的哲理歐~?讚~!

    ReplyDelete
  21. 謝謝,倒不是”原來’有的...是我亂想亂寫的,沒有任何佐證...
    不過神話故事應該是可以讓人當作”人生寓言”的吧?..^^

    ReplyDelete
  22. 沒想到"笑話"也有那麼強的後勁..^^

    ReplyDelete
  23. AnonymousJuly 15, 2017

    初次知道這個神話, 謝.

    我順便做了一些功課. 雖然 花姑娘 未曾投桃, 報個李..何妨?

    Perseus: 每年八月十三日凌晨, 火流星群 既疾又寂, 每個小時可達 五十顆.
    逆跡溯源, 彷彿生滅須臾的 流星, 都始於 英仙座 γ星. 據說此 流星雨
    母天體 是周期 133年 的 Swift–Tuttle 彗星. 我曾在 武陵農場 守候.
    嗯...睡過頭了~

    Medusa: 眾說紛紜的 希臘神話女 [妖, 神]. 各種版本的共通點有二個.

    一. 她 與 海神 波塞頓 [宙斯 的哥哥] 曾有肌膚之親.
    二. 雅典娜 下咒.

    如果: Medusa 是個 天生麗質, 亭亭玉立 的少女. 為了幫助父親, 她成為
    雅典娜神殿 的 女祭司. 但代價無價: 她必須 終身不嫁. 某日, 她遭
    波塞頓 兩次 性侵. 雅典娜 不向 禍首 問罪, 反而嚴懲 Medusa.
    這時尚有情感的 蛇髮 Medusa 回家療傷, 卻只得到家人的諷嘲.
    於是..她瘋了, 無情了. 成了眾神, 眾人的 獵物.

    Wiki 英文版 出現 "Emily Erwin Culpeppe" 的一段話:

    The Amazon Gorgon face is female fury personified.
    The [Gorgon/Medusa] image has been rapidly adopted
    by large numbers of feminists who recognize her as
    one [face] of our own rage."

    已有的事後必再有, 已行的事後必再行,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Good day.


    ReplyDelete
  24. 不知來者是兄台或姐台?連續三天造訪,不是路人,留個姓名好稱呼?...^^

    謝謝您這麼有興致看文,並且回報這麼多李,盛情難卻!...因為忙於遊山玩水,現在才看到您的回文,怠慢了,見諒!...!!

    ReplyDelete
  25. AnonymousJuly 16, 2017

    咦? 明明是我闖空門, 怎麼變成 花主 賠不是? 我都看不下去了,
    讓我替妳擊鼓申冤: 人生至此, 天道寧論! [就這一句? 沒長進!!]

    李多卻無人摘食, 必苦.

    在下愚鈍, 不知 "路邊苦李". 乘四下無人, 一竿子打落....知多少?

    只有 知了 知瞭. 可憐 知了....才免竿粘, 又被竿掃.

    果然, 這些李子 食之無味. 棄之可惜..我念頭一歪, 分批送給 花姑娘.

    吾心豈止可議?? 免議! 不待 花主 下詔, 口誅筆伐, 排山倒海.

    唉, 網海若比臨. 什麼 歸人, 過客? 只有 網中人 差可比擬.

    就稱呼我 網中人. 這總比 王國維 的 眼中人 快活些吧.

    網中人 屬公, 學工. 與 花姑娘 素昧謀面, 也不曾造訪加國.

    筆錄暫停....

    [Nature calls me. 好險, 差點說成: I want to pick "flowers".]

    稍後, 請 花主 繼續偵訊 [可公開].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