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行--都會篇



久違台北的人,再回到台北,莫不興緻勃勃地往101朝聖,一睹台北都會風貌當然是其因,但想 把自己放在一堆「同胞」裡的心情卻似乎更幽微,好久沒跟這麼多人擠在一起了。

在名牌林立的樓層赫然看到我無意中在Mall折價花車上順手買的一個DKNY的背包,竟然像貢品似地被放在櫥窗最顯目的地方,我受寵若驚地不安著....記得在Mall看到它時,它只是個不起眼 的背包啊!被擠在各式各樣的包包裡,堆在商店門口促銷。我看它大小適中,正合適回台逛街、 走南往北使用,所以買下它。加幣99,折合台幣三千吧。承載它的那個花車上,全是DKNY,全 沒被人另眼看待過,就像我們的夜市跳樓大拍賣那些商品一樣,只是商品。

沒想到到了台北,價格翻了三倍,而且佔坐專賣店裡的尊位,令人企望。於是我有些明白「名 牌」為何在亞洲深具魔力,人們想要擁有的,或許不只物件本身,還包括它渲染出來的某種光輝 吧?

我把名牌店當gallery逛,看看世界各地設計師頂尖的作品,的確也是賞心悅目。還有什麼地方
能讓人同時看盡這麼多優秀的設計呢?101扮演了引介世界時尚的最大功臣。


台灣小吃雖然遠近馳名,但朋友們相聚,大夥兒總是盛情,(總不好大熱天帶我們上某蚵仔麵線攤去吃吧?儘管那可能才是幾十年不衰的老「攤」),盡找高檔餐館或 All you can eat 的
Buffet,讓我們家兩隻土番鴨著實見識了台北吃的文化。

我也去了雪特家開的「松熹」(其實不認識雪特),店面雖然不大,但和房裡面景致頗雅(可惜到店裡才發現相機記憶體不夠,沒有拍照)。帶了全家人去吃,溫了一盅清酒,適逢外面下大雨,又是午後休息時間,反倒安靜愜意。

說到酒,這回回台,才知我能喝下半瓶高粱,移民前,還是幾口玫瑰紅就能把我醉倒的;想
不到別的沒長進,酒量倒是長了不少。

跟Meggie在遠企喝下午茶時也喝了兩杯白酒,她小姐一坐下就跟經理說:『她是要喝酒的。』 (我那有走到那兒都要喝酒啦?),經理介紹了某白酒(忘了出處了),她說:「適合今天這天色。」

那天,下著好大的雨,烏雲濃濃地罩著窗外遠遠的101,兩個從少女時期就無話不談的女人,看 著不再年輕的彼此,搖晃著手中的白酒,輕輕cheers:『我們還在這裡。』

朋友笑我:「陳水扁入境美國可能都沒有妳那麼忙!」,雖然不知道陳水扁入境美國有沒有老同學請他吃飯,但我的確整整吃了個把月,胖了幾公斤回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