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出路在那裡?

 Image/ 晴陽

一位瀋陽的朋友來信,信裡說到周遭親友的家庭一個一個破碎,他因而感到唏噓不安。『我們的男男女女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每個人都想要一個圓滿的家庭,為什麼偏偏一個又一個的破碎了?那麼多專家在分析,在找答案,智者樂水,仁者樂山,各有理論,卻沒有挽救任何一個家庭。....到底那裡出了錯?我們的出路究竟在那裡?』



昨天帶兒子回家路上,兒子聊到班上兩位女同學,小小年紀便成天shopping、交男朋友,稍微有空,就呼朋引伴開party、看電影。兒子說她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很恨她們的父母。因為父母在家吵吵鬧鬧,甚至動手,都在等某個法定時間一到便要簽字離婚。 

看著朋友的信,回想兒子的女同學,不禁黯然神傷。
為什麼愛這麼輕易便消逝?為什麼兩個成年男女愛情死亡的墳墓裡,定要撕毀孩子童稚的心作陪葬?愛情臨終前,難道沒有可以憶起的甜蜜往事來使之復甦?是刻意漠然不視?抑或已經蒼白無力?

前幾天送朋友的孩子從一個聚會中回家,小女孩在黑暗中獨自拿著鑰匙開門進去,因為媽媽上小夜班還沒回家。女孩的父親早無音訊,將她們母女送來加拿大後,便像消失了一樣,人、財盡無下落,妻子回國去找,房子被賣了,連落腳都沒個去處。小女孩聰明懂事,媽媽必須打兩份工維持生計,她自小便一手打理家中大小事務。
怎樣的父親可以這樣親手扼殺女兒成長的天真?她連尋常人家中的唸唸叨叨都聽不到啊。

揮霍任性的女孩,超乎年紀懂事世故的女孩,都讓我感到心疼與心痛,我不忍心透視少女舉手投足間的喧譁或世故,原來是強顏歡笑的事實。這樣的孩子越來越多,我們怎能假裝不放在心上?

誠如朋友無力的詢問:出路究竟在那裡?那麼多專家、那麼多書籍,為什麼仍然幫助不了我們?
如果,必然,婚姻終將衝撞,請先小心輕放,好好安置那小小的脆弱心靈....

Comments

  1. 也許千古年來婚姻便以如此脆弱不堪的型式存在, 而只是女人在經濟上不再依附於男人,使得問題更形表面化, 以前因隱忍的女人而得以延續的婚姻 , 無法以等同的力氣要求這個時代的人去適應 去委屈...

    ReplyDelete
  2. "為什麼兩個成年男女愛情死亡的墳墓裡,定要撕毀孩子童稚的心作陪葬?

    愛情臨終前,難道沒有可以憶起的甜蜜往事來使之復甦?"

    一直相信 從戀人到夫妻 就算愛情消逝 也該有情義留存

    再怎麼樣 對方是 孩子的爸 孩子的媽

    別傷了 孩子對父母的天然孺慕之情

    而兩個大人 該理智地處理自己的問題 別造成孩子的困擾和負擔

    成長 原本就是 艱難的功課了

    ReplyDelete
  3. 這是五年前的文了,那時兒子還小?那時還只是看到孩子略微的反抗,近來則見到這種殺傷力之強大。尤其是對青春期孩子的影響。

    我怎麼覺得自己對這問題仍像當年一樣地陷於無力感?一如那位瀋陽朋友的來信,一抺慌亂?

    ReplyDelete
  4. 花花也不必太過無力, 世間事本是如此, 華表千尋臥碧苔 墳前石馬磨刀壞, 屆時眼一閉 不也甚麼煩惱也沒有了? ...^^

    剛完成學業就任醫職的表弟, 有次談及疾病, 說: 百分之98的疾病是無藥可醫的, 他還說器官壞了 切掉 換了便是, 那裡不行了 割掉 ,換一組便是 , 講得輕鬆又無奈!

    花想是個文字組成的大花園也是個大藥鋪, 專治心病? 呵呵呵 怕是心病也有百分之98無藥可醫... 表弟大概沒說腦袋也可以移殖一個... 心病心病 換了一顆心 怕還治不好哩?...^^

    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台語說: 家己的煩惱不夠 撿別人耶來"蹈" (自家煩惱嫌不夠 還撿拾別人的來湊一腳)

    別這麼虐待自己了吧?...

    株羅紀公園裡我最欣賞一句話: 「生命, 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 , 能有甚麼呢?

    ReplyDelete
  5. 真喜歡這句:華表千尋臥碧苔 墳前石馬磨刀壞,屆時眼一閉不也甚麼煩惱也有了?
    難得糊塗!糊塗之不易,實屬難得!...^^

    客提兄的表弟學的是西醫?用在人身上,還行!用在人心上,還是得找中醫!什麼切掉、割掉的,那是偷懶又粗糙的方法,頭痛醫痛,只能速成。咱們中醫心病用心藥,望聞問切,脈探了又探,藥熬了熬,求的是體質的改變,陰陽五行的調和,雖然不快,總是不慢,能救命最重要。

    >>台語說: 家己的煩惱不夠 撿別人耶來"蹈" (自家煩惱嫌不夠 還撿拾別人的來湊一腳)
    沒辦法,我雞婆,還得了獎呢!(Ally不是還送了米來?)

    唉,但願眷屬都成有情人...那怕路途遙遠!

    ReplyDelete
  6. 中藥果然是比較神奇一些, 難怪紅樓夢裡有道名藥帖 : 療妒湯

    紅樓夢第八十回,寶玉向道士王一貼詢問貼女人妒病的膏藥, 王一貼言:膏藥沒有,倒是有一種湯藥,寶玉問: 什麼湯? 怎麼喫法? 王一貼道:
    這叫[療妒湯],用極好的秋梨一個 ,二錢冰糖,一錢陳皮,水三碗,梨熟為度;每日清晨喫這一個梨,癡來喫去就好了。
    寶玉道:這也不值什麼,只怕未必見效?王一貼道:
    一劑不效,喫十劑;今日不效,明白再喫;今年不效,明年再喫.橫豎這三味藥都是潤肺開胃不傷人的 .甜絲絲的,又止咳嗽,又好喫.喫過一百歲,人橫豎都要死的,死了還妒什麼?那時候就見效了!

    ReplyDelete
  7. 哈哈哈!果然是心藥啊!心理作用的藥!哈哈!

    看來還是得找歐文亞隆聊一聊...^^

    ReplyDelete
  8. 看來客提兄翻舊文的嗜好可以跟我比美了!

    花想集的花園裡不只有花,還有草藥!

    ReplyDelete
  9. 文字迷大哥:
    咱們這兒還出蒙古大夫唄!...^^

    ReplyDelete
  10. 才說心理醫生,蔣曉雲這兒有一篇文,太精闢了!有一回跟光年兄討論到會見初戀情人事,這文裡也有精妙的心理敍述,真有趣。(意思是推介光年兄去看看啦!...^^)
    心理醫生/蔣曉雲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