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瞰人生--緬懷劉伯(二)

從劉伯的安葬聚會回來後,一直在那樣的感動與激勵裡,弟兄說我從L.A.參加完劉伯安息聚會回來後變得「 怪怪的」,起初聽了沒當回事,但仔細回想,是有不同吧,在經過那樣一場感動的衝撞後,內心中是留下些什麼吧?

劉伯的安葬聚會帶我們重新走過他的一生,他大開大闔的人生,使我們看見他向著世界是豪邁的,向著仇敵是剛強的,向著基督與教會是絕對的,向著他所服事的我們卻又是溫柔慈悲的。「看萬事萬物如糞土」對我們是一個目標,在他身上卻是實際。安息聚會裡,我們沒有粉飾太平的歌功頌德,我們只是述說個人從劉伯身上所領受的愛與他對我們屬靈生命的餵養與影響。

這次聚會我看到在學校時,劉伯口中如數家珍的每一位兄姐,他們有些都已年近六旬。他們因劉伯過世,傷感再也沒有人在背後為他們禱告,為他們解惑,而彼此拍著肩膀勉勵地說:「弟兄,咱們以後要好自為之了,老弟兄不在了!」是的,無論我們在天涯海角,無論我們已屆齒牙動搖,我們都知道我們是劉伯眼中的瞳仁,是他日日夜夜牽牽掛掛代禱的對象。

劉伯不僅在外面給人一個愛主愛教會的籠統形象,他之於我們每一個個人更是乳養顧惜的屬靈父親。

父親剛過世時,我內心的信仰像一座逐漸崩塌的危樓,一塊磚一塊磚地往下掉,劉伯每天晚上給我打電話,沒有責備,只有安慰。有一天他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小姐妹啊!我每天都為妳禱告,求主保守這位小姐妹不要因此軟弱了!」。如果說當年我像被放在籃子裡隨波飄去的小摩西,劉伯便是把我從河裡打撈上來的那雙手,若不是他那時刻的關心扶持,也許我也就成了一個對神懷疑、在世界飄流、只知不斷追求卻尋不到終點的人。

最後一次從溫哥華打電話給劉伯,是今年七月,我說:「劉伯,我是xx,您認得聲音吧?」劉伯笑了,用他那口漂亮的京片子說:「我當然認得,我怎會忘記妳呢?」,笑聲裡似乎在說:「傻孩子,我心裡一直掛著你們啊!」

我無法向人轉述我們在劉伯安葬聚會中所受到的感動,因為我們的感動那麼全面又那麼個人,那麼深遠又那麼近在眼前。我們深信劉伯安息在榮耀裡,但又那麼不捨他的離世。 



參加完劉伯的安葬聚會,再次走過他全然奉獻的人生後,回到生活裡,周遭弟兄姐妹的一些婚姻問題、工作問題、育兒問題,自己為家庭、為孩子的所有打算、所有計劃,都變得微不足道,變得好低好低.......當我們站在高處鳥瞰,生活裡的枝枝節節不是完全被縮小以致於無有嗎?劉伯就是這樣一直把我們帶到高處, 即便是藉他的離世,仍然把我們帶到更高,更高之處....

相關文章:緬懷劉伯(一)

於溫哥華 2007.12.28

Comments

Popular Posts

悼孝文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The Last Knit--當編織成了癮

派克的小提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