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08

幸福點點名

朋友寄了一封「幸福點點名」的問題給我,說被傳到的人會得到祝福,願望也能在不久的將來實現。20個問題,想了半天,幾乎沒有一題能明確地回答,這透露了什麼呢?我的生活或願景如此乏善可陳?抑或長久以來真的太冷落自己?還是換個角度,說自己到了無忮無求的境界?

【愛上浪漫】- 檢驗愛情

Image
艾倫狄波頓這位仁兄實在厲害,用各種哲學、心理學的理論、文學情操、甚至藝術和音樂來解構一段簡單的愛情故事,並於其中透視各種價值觀和行為背後的心理狀態。

【愛上浪漫】講述一個女子(愛莉絲)深處構建愛情的浪漫情境,於是在某個時刻下,遇到一個難得一遇的男子(艾瑞克)--年輕、多金、一表人才,便理所當然地墜入情網,開始了一段靈魂被綁架的愛情路。

憤怒的表情

早晨送孩子路上,與一輛車子相會,因正好被其他車輛攔著,車子行進的速度很慢,我看到車子前座的夫妻二人正彼此破口相罵--先生一手握著方向盤,另一手用力指著妻子,滿面怒容;妻子亦不甘示弱,雖然是坐在車裡,但仍看到她的身體因為要配合破口而出的語言而不斷從座位上彈起來,很有蓄勢待撲的架勢...我懷疑若是在家裡,這兩人會不會就打起來了..?


移居Blogger

2008.03.05 

在netfirms整整待了五年,五年時間,一個大學讀完都還有剩。只是天下無不散筵席,因為Na3本身程式的漏洞,屢次遭駭客侵擾;近來又因音樂連結而造成單日流量爆增,屢被 Netfirms 關閉網站,對主機對我自己,都已到了不堪其擾的程度了。 


空間於3/14到期,自動續約一年,我想一年時間,可以慢慢搬運資料,也好。 之前資料用PDF方式備份在電腦裡,那是最快的方法。 目前先在blogger落腳,有什麼風吹草動再說吧!

2008.03.18

搬家遇到最大的困難是圖片的處理問題,如果放棄原來的空間,則所有圖片連結均將失效;另找空間存放,無論是Picasa 或 flickr ,都需重新下載(有些圖片因電腦損壞,早已不復存留)、上傳、作連結、排版....若遇到圖片多的,一篇文整理下來,往往耗費不少時間。 原來在一個地方待久了,真的會有包袱,即使是虛擬的世界。

自由自在

00

去年九月開始,每天早晨送完孩子便與兩位教會的姐妹一起讀經,讀完了便一起走路,中間當然還要彼此問候,聊聊心情和家中情形,一個上午便這麼過了。除了周末和寒假暫停,每天這麼持續下來,也有半年了。

我很enjoy這段日子,雖然剥奪了我平常的看書時間,但回復每天讀經、走路的日子,像回到學生時代,重新被洗滌成清純,回家的路上總帶著滿載而歸的喜悅。

一口氣吊著

近來主機(Netfirms)總是出其不意地中斷伺服器服務,只說是超過單日流量,卻不明所以。而blogger近來也似乎有停電現象,八成也是出於維護之類的理由。

聽說有一種文明病,叫作「睡眠呼吸中斷症」,也就是在睡眠狀態中,呼吸頓然停止,幾秒之後又恢復,斷斷續續,不但影響睡眠品質,嚴重者有可能在某次中斷後,再也沒有呼吸了。近來網站遇到的中斷情形,像極這種病症,長長一口氣突然吊起來,下一回的吐吶卻無從預期,在睡眠與死亡邊緣游走,使人胸塞忐忑卻無能為力。

Blogger搜尋功能

Blogger挾著Google強大的搜尋功能,提供部落客網誌內的搜尋,對我是一項喜出望外的功能。因為幾年下來,散落在網海裡的連結無從更改,又覺得讓人空跑一趟於心不安,有了這個站內搜尋的功能就方便多了。當然,如果Google只能作到一般的搜尋便不足令人驚喜,它最可愛的是,能將網站內所有連結與好友的網誌均列入搜尋的目標,幾乎連好友的網誌最新動向均能一覽無遺。實在很有意思。

只是這個功能一直還在beta階段,我試了一下,搜尋結果並不如預期準確,不知什麼原因。
所以我還是採用Abin的方法,直接在sidebar 作一個搜尋框的網頁元素就好了:




BloggerTemplate

第一次用Blogger,是早在2004年,它還很陽春的時期,用它實驗性地架了我的第一個blog【張愛玲二三事】。雖然當時功能很薄弱,但因為低調的特質,使我一直沒有轉移陣地,一方面覺得張愛玲的東西不必講究熱鬧,再方面自己也覺在喧騰的網海裡,有個安靜的角落可以作作自己喜歡的事,是一件蠻為愉快的事。也就是這份處女情結,使我在選擇放棄已建站五年的na3時,第一個想到blogger。Durpal也認真考慮過,但發現Blogger今時的功能已非昔日吳下阿蒙,且免於主機空間的受限,幾番掙扎,還是Blogger勝出。當然這其中也因許多人的貢獻與研究,而壯大了Blogger的聲勢與功能。


版型:

目前我使用的Template是羊男實驗室提供的,它的持點便是當今較流行的三欄式,且一個xml檔便將整個站架了起來,與blogger的版面配置相配合,使用起來相當便利。

我寫,故我在

Image
最近努力在作網站的備份,一篇一篇地作成PDF,才驚覺在這版上已發表了一千七百多篇主題,驚人。跟Alex提起,特地強調我寫作時的認真,Alex笑我:「何苦呢?虧得妳寫!」。


想起在台北工作時,每天加班加到七八點,從來不領加班費,懷孕時還挺個大肚子蹲在地上審印刷品;過年老闆私下給我紅包,我拿了紅包袋卻把錢退回去(因為老 闆說公司沒賺錢);更別說還經常自掏腰包請公司同事、小弟吃飯,買買東西籠絡人心...公司會計小姐大我十一歲,經常在一旁提醒我:「妳這是何苦呢?拿多 少錢作多少事,不用這樣。」

何苦呢?自己也說不上來,也許私心裡想顛覆某種價值觀,某種制式的利益交換型態;或是性格裡的執拗,企圖使用情義作探測儀,一探十里洋場裡人與人之間容納的情與義的空間究竟有多大。

也也許,並沒有那麼大的妄圖,只是自身擁有一點點唐吉訶德的特質,喜歡在「義工」的角色裡,享受全力以赴的戎馬精神與不計回報的慷慨。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強調的便是正在進行中的過程,思考或思想的同時,便是存在的真實。其餘的,都是看山未必是山,看水未必是水。

整理文章的同時,看見自己的成長,從一開始的怯怯懦懦,吞吞吐吐,直到現在稍微的理直氣壯。生命狀態需要長時間觀察,自觀亦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