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故我在



最近努力在作網站的備份,一篇一篇地作成PDF,才驚覺在這版上已發表了一千七百多篇主題,驚人。跟Alex提起,特地強調我寫作時的認真,Alex笑我:「何苦呢?虧得妳寫!」。


想起在台北工作時,每天加班加到七八點,從來不領加班費,懷孕時還挺個大肚子蹲在地上審印刷品;過年老闆私下給我紅包,我拿了紅包袋卻把錢退回去(因為老 闆說公司沒賺錢);更別說還經常自掏腰包請公司同事、小弟吃飯,買買東西籠絡人心...公司會計小姐大我十一歲,經常在一旁提醒我:「妳這是何苦呢?拿多 少錢作多少事,不用這樣。」

何苦呢?自己也說不上來,也許私心裡想顛覆某種價值觀,某種制式的利益交換型態;或是性格裡的執拗,企圖使用情義作探測儀,一探十里洋場裡人與人之間容納的情與義的空間究竟有多大。

也也許,並沒有那麼大的妄圖,只是自身擁有一點點唐吉訶德的特質,喜歡在「義工」的角色裡,享受全力以赴的戎馬精神與不計回報的慷慨。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強調的便是正在進行中的過程,思考或思想的同時,便是存在的真實。其餘的,都是看山未必是山,看水未必是水。

整理文章的同時,看見自己的成長,從一開始的怯怯懦懦,吞吞吐吐,直到現在稍微的理直氣壯。生命狀態需要長時間觀察,自觀亦如是。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再談林奕含事件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