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信仰人生-歡樂時光(二)

青少年時期正是探出頭觀看外面世界的階段,既懵懂又一知半解,往往抱著最初的撞擊便以為是真理。在這樣的年紀,你說真懂了什麼神聖的真理,或真明白聖經那段經文,我實在不敢說,只是在生命正萌芽發育的時候,懷抱著那從人、從教會幽微的體貼與照顧作養份,在人生的路途中懵然前往。



我一直都不是會讀書的人,高中聯考敬陪末座,大學也是吊車尾,但我從來沒有因此而有任何抱憾,我相信生命遭遇大部分是由性格決定安身所在,以我的性格,合該在北投山上、淡水河邊綻放我的青春、孕育我的屬靈生命。

黃金年華

因為體弱,經常在通車的公車上暈倒,加上從小就會暈車,高一便因不支生病住院。從小看著我長大的教會兄姐們當然不會坐視,立即幫我安排住到北投的事宜。我原執意不肯離開家,當然更捨不下從小依賴的教會,但媽媽怕我身體受不了,含淚帶著我去。北投教會的服事者,風聞有個小姐妹不肯來北投,且一堆重量級的兄姐都被事先招呼過,不能虧待我,所以一到北投,便被小心翼翼地侍候著。那時被派到我身邊的小天使,就是Meggie.

我和Meggie的情深並不完全因為友誼,更深一層,是因為共同的信仰。歌德說,更高更深的友誼是建立在共同信仰上,我想,我們更是如此。和Meggie之所以一開始便能立刻投機,一方面是因為我的性格,對於生命中主動走入的人不曾拒絕,再一方面便是她也是兒童班,兒童班在教會中是很特別的一群人,被新人視為老油條,被長者視為麻煩人物,但另一方面,卻又是教會中最重要的根基,所以我們的處境有時蠻尷尬,在一群人中,很容易就互相發現,並且走在一起。

Meggie 的父親是另一教會的長老,所以她更是恃寵而驕,大部分教會的帶領她都不跟;而我卻是很在乎媽媽的心情,我怕我不乖、不好會傷她的心,所以在教會裡總是言聽計從,沒敢造反。也許也是因為這樣,Meggie在教會中雖有很深的「年資」,關於聖經或真理卻是一問三不知。

我們兩個完全不同的人走在一起,常令服事者捏把冷汗,想罵,又怕傷到我,不罵,又看不慣Meggie胡作非為(哈哈!),對我們兩個啼笑皆非。

服事的兄姐真的是極其容忍且愛護我們,不但關心我們的功課、行為,還照顧我們的生活。有一回放學回到住的地方,我看到服事我們的大哥哥正趴在上舖幫我疊棉被,害我從此再不敢不疊被,直到如今一看到被子沒疊,就渾身不舒服。

進了淡水,當然就更是輝煌,在劉伯的訓練下,屬靈生命與性格均同時被成全。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