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8

溫哥華的雨季

這些日子,溫哥華天氣反反覆覆,涼風未盡,豔陽又起,總在小外套的穿脫間,揣測著天色的曖昧。天色變換雖捉摸不定,但來勢並不洶洶。乍暖還寒的不經意,是溫哥華雨季婆娑的溫柔。

早晨送孩子出門,倒車出車庫,回頭看著濕意淥淥的街道,滿目的綠與白,我總脫口輕喊:「好美!」,這個住了13年,除了樹木逐漸蒼綠一成未變的社區,透過水光而更顯秀氣,在我眼中。

漫畫迷情-《千面女郎》

Image
不知還有沒有人記得這部漫畫--《千面女郎》?一直以為不曾哈日過的我,猛然想起,高中時,當同學都在啃英文字典,我卻在課堂上躲著老師的目光,啃了一本又一本的日本漫畫。一直想不起來當時這些漫畫來源究竟是誰提供的,好像在當時我就沒清楚過。只記得看完一本立刻會有同學傳來下一集,看完了又傳給下一位,大家都悶著頭,就怕一抬頭眼光露出犯罪嫌疑,被老師發現,更不敢左顧右盼追問來源了。

隨遇不能安

前兩天在朋友家聚會時,我對許多事都看不慣,心裡直犯嘀咕。
對有人正在說話,大家全神貫注在說話者的情緒裡,突然有人站起來遞茶水招呼吃喝時覺得不安;看到一位男訪客一進門就跑進廚房與女主人一起忙上忙下感到不合 適;對一位女士談到自己家庭時,居然用No.1自稱而感到不平...整個上午我都不開心。於是驚覺自己對失秩的不能忍受,那些不在我思想次秩的規矩裡,便 會惹動我的憤怒....

隨遇不安

前兩天在朋友家聚會時,我對許多事都看不慣,心裡直犯嘀咕。
對有人正在說話,大家全神貫注在說話者的情緒裡,突然有人站起來遞茶水招呼吃喝時覺得不安;看到一位男訪客一進門就跑進廚房與女主人一起忙上忙下感到不合適;對一位女士談到自己家庭時,居然用No.1自稱而感到不平...整個上午我都不開心。於是驚覺自己對失秩的不能忍受,那些不在我思想次秩的規矩裡,便會惹動我的憤怒....

這是隱藏的傲慢,對不?
只有傲慢的人,才會在心裡對他人頤指氣使,才會暗自封自己為權威,才會有那麼多的該與不該...

似乎對他人的同情心越來越稀薄,該怎麼作員工、該怎麼作媳婦、該怎麼為人妻、怎麼為人女...我都以己身有限的經驗加諸他人身上,不能容受他人的脫序,脫了我心中那座巴別塔的序...

是不是年紀大了,容差度失去彈性,成了牢不可破的自以為是?(所謂老頑固便是如此形成?)
害怕別人用道德度量自己,無形中卻成了道德執行的監察者。年輕時忽隱忽現的喜好,飄忽而過的生命經驗,卻因歲月的累積與沉澱逐漸成形,逐漸有了強度,成了嵌在心中對待人事的法令。

自以為是個隨遇而安的人,實則是個一離開己身遭遇便不安的人......

風景這邊獨好-母親節感言

Image
女兒小的時候,總喜歡問我:「媽咪,妳喜歡當媽媽嗎?」
十來年下來,實在說,我還真喜歡「媽媽」這個角色!
打從第一口孕吐、第一次胎動、第一次在產檢時聽到孩子的心跳,我便體會到我的人生層次自此將豐富起來。

意--童年的悲傷會入骨

Image
這幾天母親節的氣氛,被商場的行銷炒得沸沸揚揚,我在電視廣告或商場平面設計的許多感人畫面中,卻一再想起陳沖主演的澳洲電影《意》裡頭的一場戲:陳沖飲藥自盡,七歲大的兒子從外面回來,看到母親癱在床邊,遲疑了一下,沒有喊叫也沒有報警,只是自顧自地回到床上玩起撲克牌...
那場戲,看似無言,觀眾卻都感受到小男孩心裡的控訴、不滿與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