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遇不安

前兩天在朋友家聚會時,我對許多事都看不慣,心裡直犯嘀咕。
對有人正在說話,大家全神貫注在說話者的情緒裡,突然有人站起來遞茶水招呼吃喝時覺得不安;看到一位男訪客一進門就跑進廚房與女主人一起忙上忙下感到不合適;對一位女士談到自己家庭時,居然用No.1自稱而感到不平...整個上午我都不開心。於是驚覺自己對失秩的不能忍受,那些不在我思想次秩的規矩裡,便會惹動我的憤怒....

這是隱藏的傲慢,對不?
只有傲慢的人,才會在心裡對他人頤指氣使,才會暗自封自己為權威,才會有那麼多的該與不該...

似乎對他人的同情心越來越稀薄,該怎麼作員工、該怎麼作媳婦、該怎麼為人妻、怎麼為人女...我都以己身有限的經驗加諸他人身上,不能容受他人的脫序,脫了我心中那座巴別塔的序...

是不是年紀大了,容差度失去彈性,成了牢不可破的自以為是?(所謂老頑固便是如此形成?)
害怕別人用道德度量自己,無形中卻成了道德執行的監察者。年輕時忽隱忽現的喜好,飄忽而過的生命經驗,卻因歲月的累積與沉澱逐漸成形,逐漸有了強度,成了嵌在心中對待人事的法令。

自以為是個隨遇而安的人,實則是個一離開己身遭遇便不安的人......

Comments

  1. 小少爺May 19, 2008

    人們依賴著什麼而生,建構起的信仰、定義、標準如影隨形依附在心裡,自傲的人們想著自己的行為永遠是正確的,思想是純正的,而或許那些只是某種依戀,某種並不安全的攀附。

    可以確定的是,不是年紀大了,因為我也是個狂妄傲慢者,容不得脫序的思維污染我所吸入的空氣。

    曾經在席間,我講完話了,朋友質疑:「那只是你的思想吧?」,我回:「我是什麼思想?你所理解的我的思想是什麼?」要求他再重複一遍我的思想,並更正他所理解的我的思想。

    但其實他們的言行並不是直接影響到妳的思維程序吧?那便不是老頑固了,別擔心。

    2008.5.18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