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的道具



看人變魔術,神乎其技,卻因此想起其他。

魔術表演時,魔術師手上總有一些道具,一張紙,一方帕,一副牌,甚或一個人。表演過程,魔術師總要觀眾全神注視著手上的道具,那道具無非只是個憑藉,為要將原本平凡無奇的事物引進一個驚奇的境界,贏取一聲驚嘆。驚嘆發生的同時,道具同時失去渴切的目光,頓然失去光彩。

人生裡遇見的某些人事物,是不是也就像魔術師的道具?即便薄如一張紙,輕如一方帕子,上下起落間卻能為平凡的生命經驗帶進一聲驚嘆,一陣愕然,一場短暫的驚喜?或許不經意間我們都曾是別人的魔法道具,成了他人生命驚奇裡的短暫必然,卻不佔重量與位置。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