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說...

01

朋友說端午節後台北突如其來下了一場大雨,
我說:是白娘娘水淹金山寺。
他笑:妳滿腦子「中國」。

問及近況,他調侃自己是天下第一「賢」人,因為「古來聖賢皆寂寞」。
這不也是「中國」?

是的,是中國,我們這一代在文化上接了枝,刻意張揚或刻意迴避都失之自然。朋友如是說。接枝的生命自有其發展出的風味及姿態,相接的傷痕或許仍在,但新生的果實若是甜美,那微弱的傷處或不相合的樹色,便也在其中被遺忘或淹沒了。

02

朋友抱怨同一件事與不同人交談,竟產生迥異的結果,直呼真有話不投機之事的存在。
她說與友人A談及Bill Gates前些時在哈佛的演說(Bill Gates在演說中談及建立基金會的初衷及網路對世界的貢獻),友人A發出讚嘆:「大丈夫當如是也!」。再與友人B談及同一件事,話未說完,友人B便忙著述說Google如何螗螂補蟬,黃雀在後,大有微軟汲汲可危之勢。而對於Bill Gates 成立基金會為解決世界當前重大問題的舉動,則認為理所當然,如果他還自覺是個人的話。

朋友覺得沮喪,為什麼同一件事與一個人交談可以那麼愉快,與另一個人交談卻可以近乎吵架呢?

這讓我想起艾倫狄波頓的【愛上浪漫】,書中女主角便是在日常生活中這樣的對話裡,覺察出她與男友之間的距離實際上有多遙遠。那是一種心的距離吧!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