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說

丫頭明天有一個說話表演,她總不認真練習。今兒個我要求她錄下練習過程,她躲在房間嘰哩咕嚕一陣,沒幾分鐘就出來,把相機放我手裡,『錄好了!』,一副敷衍了事的樣子。我忍住氣,拿過來看,短短幾分鐘裡,我就被鏡頭裡的小女生給軟化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