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我的最後一笑

01

又逢暑期來到,朋友們來來去去,一班一班的飛機,總帶來不同的昔日老友,為在溫哥華過著恍如喝檸檬水般平靜透明日子的我們,換上一樽樽醇烈陳年老酒並送上撲鼻濃香。



人與人之間的投機,並不發生在意向相同,不同領域或不同見解,往往也能在言語間橫生妙趣。原來反調要唱得精彩,亦須遇見深明箇味的知音對手。

更有些朋友,出現便是治療,三言兩語便揉散胸口多年的瘀傷。
心中原有的設想或許不盡如意,但這「還我的最後一笑」,卻蕩溢著足以擁抱很久很久的難捨情懷。

P.S/ 『她還我的最後一笑』一句,原為拜倫詩句。


02

這些日子,溫哥華天氣反反覆覆,涼風未盡,豔陽又起,總在小外套的穿脫間,揣測著天色的曖昧。天色變換雖捉摸不定,但來勢並不洶洶。乍暖還寒的不經意,是溫哥華雨季最婆娑的溫柔。

早晨送孩子出門,倒車出車庫,回頭看著濕意淥淥的街道,滿目的綠與白,我總脫口輕喊:「好美!」,這個住了13年,除了樹木逐漸蒼綠一成未變的社區,透過水光而更顯秀氣,在我眼中。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