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二格,筆架連峰險失足墜崖 / 一茗

這也是2003年冬的舊作,一茗登山險失足,歸來後作詩以記。我隨手寫一短詩相和。


《筆架連峰險失足墜崖》/ 一茗

二格 誰為此命的名
格者 不知何據只好顧名思義
格佛義真諦以莊老
格山光水色於詩墨
而莊老告退了
我於焉登臨
是耶? 非耶?

頂峰上我立一小小的方格
身旁剩一小小的方格 待誰?
不如格時空於千古吧
隨詩人出川 來此
何妨也吟一段蜀道難

手腳匍匐投地 口中卻道是征服
目擊道証 其實真像條狗
萬物原來不美 天地自是不仁
還是別唱山水遊仙了
且將肩上的包袱抖落
彩筆擱在筆架的山鞍
舉步去追欲走的飄嵐


《欲走的飄嵐關不住》/ 花

欲走的飄嵐關不住
結伴而去的幽,散為隨緣的雲
擱在山鞍的彩筆,翩翩如輕愁和往事的小憩
格者,是懷念的成形。

是風吧
挑動著欲臨又欲去的仙思
險些失足
繞到心中美麗的彎度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