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祭


大概年紀大了,現在看到以前寫的這些東西,居然會臉紅...
原作寫於2003年7月,學弟和老師回和的作品,則是寫於次年的一月及二月

《 花祭》/ flower

翻過 幾生幾世的遙遠
趕 赴一場匆促而華美的祭
往歲的記憶 是今生的執迷
奔疲的步履 猶帶著任性的不羈

綻放在我們相遇時
結花樹岩石遠年的 情意
一束癡迷
浸沁在相思如酒的瓶裡
輕輕一觸
便是全然相許

第一片花瓣飄落
款款回音 輕唱別離
榮華沈落
畢竟 是短暫的美麗
落葬了枯槁的蒼老
固執的靈魂 不捨 依依 


《花祭--茉莉花》/ 一茗

走過奼紫嫣紅的紛擾
擲下煙塵僕僕的背包
將妳捧在手心
妳是我行旅的筆記
一頁頁地純白回憶

鎖妳在晶瑩的琉璃裡
用昨夜的露水浸沁今生際遇
我以為此生足矣
偷啜一口的甘潤
卻只是短暫的美麗

妳佇立在碧紗的窗前
顒望南方的天際
千山水雲的背後
是妳岸芷汀蘭的家鄉
總在嚴冬來時
妳化作一道清香
隨風而去


下面這首是老師回的

《遺失在海角的瓊樓》/魚

負劍行游
攬起朝向天涯的轡頭
無論多遠多久
夢裡星眸半含羞
妳是我遺失在海角的瓊樓

曾經精雕細琢的偉構
零落成片瓦碎葉的寒秋
西風吹亂堂前柳
仗劍的詩人不能再淹留
間關山海覓河洲
那裡有聽我馬蹄聲的窗口


想妳纖纖素手
輕拈針黹精心繡
無言守候
且聽聽跫音響起沒有
那將是最美麗的邂逅

Image by MaiaRamish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