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無南北,人心自淺深


溫哥華開始下雨了,來不及被夏日的陽光曬紅,便已感受到秋意的涼。或許季節的秋並未來到,只是天涼,路濕,像個想念的季節,於是我擅自相信秋天來了。只有在秋雨中,才會突然思念往事,思念故人。

年輕時交朋友真容易,沒有身份、沒有藍綠、沒有錢,沒有層層疊疊的歷史與經驗,沒有交交錯錯的歧見與觀念,朋友就是朋友,沒有其他,也不是其他。

懷念青春,不是懷念那時的年少,而是懷念那份價值。懷念那個什麼事都擺出一副神氣十足的理直氣壯。是的,那時與朋友的往來是如此理直氣壯,吵架時是,快樂時也是。沒有手段,沒有顧忌。

有些時光,有些人,有些事,因真誠而璀璨,因柔情的眼淚與羞怯的愛而令人狂喜,在遠年光陰中交織成令人難忘的光與影,像一場回憶的派對,在秋雨的伴奏聲中,在心中默默地盛大舉行。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今夏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