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令-月夜醉酒 和 一茗

這是2003年冬天,初初建立網站時,跟學弟一茗寫著好玩的。
-----------------------------


如夢令-月夜醉酒》/ flower

月夜冷風飛岫
翠袖輕托殘酒
憶舊日風流
淺語放歌時候
寒透
寒透
夢醒倚聽更漏


《如夢令--月夜觀梅 并序》/ 一茗

  
癸未之冬,余漫遊校園,驚見寒梅一株
正待佇足觀賞,上課鐘聲乍響,擾人雅興
雖匆匆一瞥,然秀骨花魂盡夜於心中縈繞
遂調寄如夢令一曲以詠!

月夜風輕人靜
迷霧暗藏香冷
掬露醉腮紅
吹雪曼飛劍影
幽徑 幽徑
何處笛音初定

《如夢令 月夜獨飲》/ 一茗

遙夜捲簾雲散
邀月悄來青館
把盞桂堂東
語笑醉拍花案
如幻 如幻
夢斷曲殘詩半

Comments

  1. 如夢令 - 月夜醉酒
    (二零零九中秋於加州)

    渡海冀求名就﹐
    絆惹羈愁良久。
    月似故鄉明﹐
    回顧半生覺謬。
    懷舊﹐
    懷舊﹐
    陳酒釀出新疚。

    ReplyDelete
  2. 細算萬千心疚,
    月減清輝人瘦。
    把酒問嬋娟
    紅袖青衫依舊?
    寒透
    寒透
    且與綠盃同繆。

    (光年兄,我這是硬著頭皮回覆,別見笑!詞林韻藻早就收到箱底了...^^) 

    ReplyDelete
  3. 最怕月沉時候﹐
    鏡看髮白紋皺。
    催老寡情秋﹐
    殘月不堪回首。
    別走﹐
    別走﹐
    還我碧華依舊。

    ReplyDelete
  4. 猶記雨歇時候
    巷北酒家窗右
    傘影逐風飛
    斷續暗香盈袖
    相錯 相錯
    人去桂花零落

    寫於台鐵太魯閣1091車次6車37號
    仁和隧道口會車途中

    ReplyDelete
  5. 在火車上寫的,出韻莫怪!訂正之後,反倒覺得詞意更佳!呵...

    如夢令

    猶記雨歇時候
    巷北酒家窗右
    傘影轉新晴
    斷續暗香盈袖
    回首 回首
    院落桂花飛潄

    完於台東

    ReplyDelete
  6. 好啦,你寫那麼快,再寫一首七律放到月夜獨酌那裡,反正你經常在火車上嘛,閒著也是閒著!...^^

    ReplyDelete
  7. 心淨趕車禪坐
    暗隧盡通開豁
    驚醒驀回頭
    窗外麗人飄過
    交錯
    交錯
    惚恍色鉤丟魄

    ReplyDelete
  8. 損月愧羞升懶﹐
    秋夜盡留星閃。
    徐婦卸粉妝﹐
    窗下憶追昔宴。
    休看﹐
    休看﹐
    人散葉飄風嘆。

    ReplyDelete
  9. 對不起。平仄出格﹐更改一字。

    昨夜成稿﹐晨起復讀。不察有錯﹐順手貼發。上班途中﹐默誦一遍﹐始覺失誤。

    初改‘徐婦卸鉛妝’﹐想想鉛粉帶毒﹐今人恐已不用。

    再改‘徐婦卸陳妝’﹐似乎比較貼近詞境﹐徐娘去舊妝。
    再讀﹐覺得有可能讓人誤會﹐徐太太在幫陳太太卸妝﹐未免唐突滑稽。

    沒有化過妝﹐改一字還真難。花妝﹖花花﹐妳說呢﹖

    三改‘徐婦卸紅妝’﹐定稿。

    損月愧羞升懶﹐
    秋夜盡留星閃。
    徐婦卸紅妝﹐
    窗下憶追昔宴。
    休看﹐
    休看﹐
    人散葉飄風嘆。

    ReplyDelete
  10. 花花﹐和妳討教﹐ 可千萬別誤會。徐娘﹐另有他人。

    ReplyDelete
  11. 我就說嘛,我那有那麼淒涼?...^^

    花妝可能會被人以為是戲子耶...紅妝改得好。

    ReplyDelete
  12. 光年兄,我這週比較忙,下週得空,再來玩詩詞。這兩首寫下來,詩興小小發作呢!

    ReplyDelete
  13. 哈哈﹗ 妳是芳華永駐。花妝卸不盡﹐春風吹又生。

    ReplyDelete
  14. 好呀﹗有空玩玩詩詞﹐挺有趣味的。

    不過聲明一下﹐我半路出家﹐沒學過古音舊韻﹐平仄押韻全以現行國語注音為本。

    和科班老師傳授的格律聲韻有所出入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

    ReplyDelete
  15. 纖管遞息光駛﹐
    音信瞬間環世。
    唯喜訊遲來﹐
    鵬魄漸侵蠶噬。
    失智﹐
    失智﹐
    歸鳥路途不識。


    高錕博士,華裔物理學家,1966年發表光纖論文﹐有“光纖之父”譽稱。
    曾任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2009年十月得諾貝爾物理學獎﹐成為第八位獲得諾貝爾獎的華裔科學家。
    高錕今年七十六歲﹐確診得老年痴獃症﹐不識回家路﹐散步需專人陪伴。
    如今不知光纖何物。

    ReplyDelete
  16. 鵬舉盤高旋視
    炯目洞穿纖世
    歲月總無情
    翼老羽疲雲逝
    折翅
    折翅
    灌木眼前難至

    報讀高錕新聞﹐一邊因他得獎感到高興﹐一邊又為他患病覺得惋惜。下筆填詞﹐在兩個版本中﹐頗有掙扎。今天拾起昨日棄本﹐稍加修飾﹐似乎另有天地﹐棄之可惜。不知別人怎麼比較﹖

    莊子˙逍遙遊:「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今夏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