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08

如顏色分明的花朵

Image
你來,我才想起背後那對收攏許久如蝶般美麗的羽翼
輕輕拂去滿怖的灰塵 推開捲曲角落的褶皺
向天空灑去,像帶喜的舞衣
迴舞
如顏色分明的花朵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Image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杜甫發自千百年前的問題,直到如今仍沒有那一個政府能給予一個落實的答案。近來不景氣,無論台灣或中國來的朋友,都大受股市波及,愁容滿面,別說原來沒有房子的人更買不起房子,就是原來有房子的人,也都有了抛售的衝動了。

他人眼中的漫畫

喬治桑塔耶納說:「一個人在別人眼中裁切出的任何形象都必定是漫畫式的。」

起初,我以為他在說喜感,後來領會深一點兒,原來我們在他人眼中是平面的,被簡化的,可能局部被扭曲、被變形,有些地方被過度強調,有些地方又被刻意模糊。模樣有幾分神似,一眼能認出是誰,但卻不足以證實真實立體的生命與生命背後長長遠遠不斷變化的生命經驗。

名牌掛帥

Image
前兩天陪女兒逛Aberdeen Centre這是華人在溫哥華開的一個大型百貨公司,主要商品內容,不外亞洲地區的一些產品。

陪女兒閒逛,逛到一家化妝品店,門口正好放了我正在使用的品牌,因為面霜用完了,便想順便買一瓶。一進去,一位打扮入時且著亮麗彩妝的小姐便滿面笑容地迎來,我詢問一下我想要的面霜,小姐絲毫想要解說的意思都沒有,立刻問我:「妳一定要用這個牌子嗎?」

小胖及老照片
附登徒先生/by光年

Image
前面兩個男生,左邊是小胖的弟弟,右邊是小胖。
後排女生,摀著嘴笑的那個就是我
回憶這回事是這樣的,在光陰倏忽而逝的匆忙間,它大多酣睡在心靈某個深處,偶然間被輕輕攪動,便恍如失速的電影膠片,拖曳著各種色彩,在或深或淺的高斯模糊中,經過有意無意的羅曼蒂克改造,以一種美麗的姿態從各個角度晃晃悠悠地浮現上來......
憶及童年,最先出現在腦海的,便是小胖,以及小胖家的花園,以及植物園的荷花池。

訓導主任的養成

Image
跟朋友討論到我這種「訓導主任」氣質的形成,可能來自於從小當班長、副班長、風紀股長之類的有關。也不知為什麼,打從我小學入學第一天開始,老師就叫我管收錢,害得我媽媽還拎著我去找老師,說掉了錢我們賠不起,三推四讓地才辭了差事。

撞壁

Image
近來有些感慨,離開台灣太久,與台灣似乎真的脫節脫得很厲害
,與人談話時,一個不小心便誤觸地雷,自己還一頭霧水,他人卻已七竅生煙了。

不能說上海小姐漂亮,不能說台灣不景氣,不能談扁珍亂政,不能說馬英九無能....說陳幸妤無辜都可能被白眼...

不談政治,聊電視總可以吧?卻沒想到說看海瑞(大明王朝)看到很感動也不行....又實在看不下去【惡作劇之吻】,只好看港劇了...這樣廣東話可能會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