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及老照片
附登徒先生/by光年

前面兩個男生,左邊是小胖的弟弟,右邊是小胖。
後排女生,摀著嘴笑的那個就是我

回憶這回事是這樣的,在光陰倏忽而逝的匆忙間,它大多酣睡在心靈某個深處,偶然間被輕輕攪動,便恍如失速的電影膠片,拖曳著各種色彩,在或深或淺的高斯模糊中,經過有意無意的羅曼蒂克改造,以一種美麗的姿態從各個角度晃晃悠悠地浮現上來......

憶及童年,最先出現在腦海的,便是小胖,以及小胖家的花園,以及植物園的荷花池。

01

小胖與我同年,下面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家裡是作二手傢俱買賣的,店面在我家對門,住家則在店面後頭,是一幢日式的「花園洋房」。建築物本身的面貌我已不復記憶,只記得大門打開後,是偌大的花園,走下長長的台階,往裡走一小段,才走到房子門口。在我童年的記憶裡,這座兩旁種滿指甲花、幸運草,不時有貓狗追逐,有兔子蹦前蹦後、還有一隻會抓人頭髮的小猩猩的花園,盛裝了所有孩提時的純真與歡樂。小胖家四個孩子,我們家四個,加上我的三個堂兄弟和一個堂妹,十來個孩子幾乎就在這座花園裡長大。女孩們會在夏天躲在指甲花叢裡,摘下花來塗指甲;男孩們則彼此追逐逗弄小動物,有時則全趴在地上玩幸運草勾拉的遊戲。元宵節我們提著燈籠在這裡捉迷藏,中秋節我們一邊吃著月餅一邊捉迷藏,過年在這裡放鞭炮、捉迷藏......日子就在月光與星空下進行的捉迷藏笑聲中悄然流逝。花園裡的孩子漸漸長大,漸漸離開,花園也在一次馬路擴寬中被拆了..

02

小胖父母與我父母年輕時就認識,又久居對門,小胖幾乎與我的記憶同時發生,同時存在。孩提時一起玩耍,上學也被分到同一班級。打從幼稚園開始一直到小學五六年級男女分班以前,我們一直都同班。

小胖在幼稚園盪鞦韆時摔斷了腿,以致後來走路略帶跛態。也許因這緣故,上了小學後,我一直都覺得應該「照顧」他。

小胖,總是掛著一高一低的兩行鼻涕,上衣扣子總扣不對眼,褲子不是穿歪就是穿得上下不齊,雖說走路略跛,跑起來卻飛快。他不是調皮搗蛋型的,但打架卻常發生,所以白制服大部分是混著泥土的。功課經常沒寫,手帕、衛生紙也從來不帶,其它丟三落四的事就更不用提。常常在檢查服裝儀容時,我得偷偷傳一份手帕、衛生紙給他,讓他少挨幾下手板心。偶而也得留下來幫他抄寫被罰的課文,怕天黑了他還回不了家。

小胖是標準的在校一條蟲,出校一條龍。一出了校門,他那幅退縮、沒自信的樣子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踪,像換了個人似的,又跑又跳,又叫又笑,完全忘了在學校被老師責罵,站在前面挨板子的羞辱。

周六放學後,我和另兩位從永和跨區過來讀書的同學會一起到小胖家,把書包放在他家,四個人一起到植物園。我一直想不起來那是誰起的頭,也忘了我們究竟怎麼到植物園的,印象中是走路走去的,但那路很遠,真能走去嗎?那麼小的小孩子,才小學三年級。但回憶是容許改造的,就當真是走路走去的吧,因為我連路上經過的商店和建中校門,都還依稀有印象。

到了植物園,我們總是跑向荷花池,池子禁止人們下水,但小胖不 管,他率先脫了鞋,脫了襪,就把腳放進池水裡,逕自踢將起來。我們看著沒人過來喝止,也學他,坐在池邊,把水花踢得老高老高。幾個孩子踢打水花的聲音,在植物園清新的空氣中流動,荷葉的款款身姿彷彿畫出來的風。這一幕在我少數的童年記憶裡,是被放大定格的,那藍天、白雲、水花、荷綠與那四張天真無邪的臉彷彿不能分離,所有童年的匱乏,無論物質或知識或情感的,都在這個情感交流的畫面裡得了安慰與滿足。

03

小學四年級小胖與我一起在教會中受浸。

受浸後,有一天晚上他突然跑來找我,他穿得非常整齊,還打了個小領帶,手裡扲著他父親的聖經包包,一本正經地問我:「要不要去禱告聚會?」
「禱告聚會?那不是大人的聚會嗎?」
「我爸說,受浸以後都應該參加。」
我乖乖跟著他去,到了之後才發現,我們兩個把那些「年長」弟兄姐妹嚇了好大一跳,從來沒有小學生跑去參加「禱告聚會」的。不過小胖似乎很認真,每天晚上都來接我去參加各式聚會,好像那是一個很重要的儀式。

 起初我們一起走路去,再大些,他騎單車來接我。日子,也就在接接送送間過去了。

04

國三畢業典禮時與同學在校園合影。(右邊是我)

國中後,和小胖的情誼因為房屋拆遷、男女分校,漸漸疏遠,偶在路上相遇,也因為青春期的羞怯而不敢打招呼。物換星移,童年的情誼漸漸遙遠而模糊,漸漸沒了音訊。
最後一次看到小胖,是大一與好友Meggie到南部遊玩時,在某個公路局車站裡。

我們正在看站牌時,Meggie 生氣地在我耳邊說:「妳不要回頭看,那邊有個人,從我們進了車站後,就一直在看妳!好討厭!」那年頭,我們通常都把這種盯著女孩看的人視為登徒子。
「哦?」我當真不敢回頭,直挺挺站著。

「還在看!還在看!」Meggie幾乎用噴出火的目光射向對方。
我不禁好奇,回頭瞟了一眼:「啊!」「小胖!」

原來小胖正在當兵,那天剛好放假要回台北。在車站看到我,不敢確定真的是我,只傻愣愣站在遠處看著。小胖一如小時候,面對我時總帶著幾分靦覥,不敢多問,不敢多說,聊到自己沒考上大學時,眼中露出乞求原諒的眼神,像小時候沒作功課時的表情。

匆匆忙忙聊了近況,便因車子來了必須告別,他北上我南下,自此各奔人生的路程,不曾相遇或交會。

附錄:stone 的老照片 (小石頭有夠可愛啦!...^^)

小學畢業典禮當天,攝於石門國小門口。
(左一是stone)


春秋閣是在左營吧?
反正照片背面寫著<春秋閣旁邊的廟>。
還是畢業旅行啦。(國中畢業,stone 原註)
(左一是stone)

stone:「 欸,這就是我說我怎麼照看起來都有點ㄔㄨㄛˊ的證據囉。​ :D」






 Jack 要是我的小學班長也像花姐這樣,幫忙寫功課,偷遞衛生紙,我對她緬懷或許更深些! 2008/09/13 03:37 刪除 
 星辰 溫馨感人的故事,如果有小胖的照片就更完美了[傻笑]
 Music Video 放的瑪麗蓮夢露,好聽! 
2008/09/13 10:55 刪除 
 flower Jack,大概你們班上需要班長幫忙寫功課的人太多了,來不及輪到你....^^

星辰,照片我得找找,應該有... 

Comments

  1. 前兩天放了一張七年前跟女兒在迪斯尼的舊照片在facebook上,才發現我出國這麼久,我的改變對台灣親人而言都是未知的。尤其出來前,外甥才四歲,現在都進大學了,他對我的印象,只有這幾年回去的樣子。(就是歐巴桑的樣子啦)

    所以整理了一些舊照片,從兒時到最近的生活照上傳到facebook給家裡的人看看。

    整理過程,找到了小胖的照片,我已經不記得這是幾歲的照片了。欠了這麼久,現在才補上。

    ReplyDelete
  2. 最近花花這裡流行"憶兒時"耶!好有趣!

    ReplyDelete
  3. 這是兒童班嗎?

    我記得當年那位詭異的男子,不過他一點也不胖---又黑​又瘦呀!

    ReplyDelete
  4. 星辰,好像哦,從晴陽的南部黝黑男孩開始,客提兄的家訓、Margaret的台北台語、上回stone翻出來的”暗戀”及現在這篇”小胖",還有光年兄憶三十年前的夫姓之累好像都是”憶往”的故事,真有趣!

    ReplyDelete
  5. Meggie, 不是兒童班,可能還更小。不過後來也都進了兒童班了...^^

    小時候胖不叫胖嘛!我們在台南看到他時,他正當兵,又黑​又瘦是有可能的。不過我現在也想不起來他那時的樣子,記​得的,還是小時候的樣子。

    ReplyDelete
  6. 星辰,

    前不久我跟朋友寫信時寫到:
    『西蒙波娃對自已與情人的關係,她說:『我們不發誓永遠忠誠,但的確同意延遲任何分手的可能性...』......,雖然網站上人來人往,但畢竟有緣能說上話,成為網友,也是一種緣份。就算有人說錯話,但如果還有值得妳珍惜的一點點情份,就尚且給彼此留一點點機會,不要因此讓多年交情毀於一旦。』

    這就是我一貫的態度...「延遲任何分手的可能性」,即使是網友...^^

    ReplyDelete
  7. 星辰,事情過了就不要再提了。所以...我把妳上一則留言拿下來,可以嗎?...^^

    ReplyDelete
  8. 花花,
    妳的溫柔和溫暖,是花想最吸引人的地方,
    「延遲任何分手的可能性」,是妳一貫的態度,希望花想的朋友能體會妳這份心。^_^

    ReplyDelete
  9. 星辰,

    Stone在臉書寫了幾句話,我很喜歡,分享予妳...^^

    『我是這樣詮釋隨喜的:就是隨便什麼事、雖不必歡喜、但也不至產生​不快到影響自己心境的地步;這樣就很喜了。 ^_^

    所以發生什麼樣的事其實都可以接受。但倒不必強迫自己<喜歡>它​們。』

    ReplyDelete
  10. 論語隨喜/隨緣,歡喜【聯合報╱薛仁明】

    中國的人生哲學、處身之道在先秦的諸子言行踐履早已臻於成熟,可以「無入而不自得」,就沒有喜不喜的問題了!

    ReplyDelete
  11. 多謝晴陽兄,昨日正是在您處發現薛先生這篇文章,也把他的文章貼在花花上引那一段的底下留言了。 ^_^ 我前不久跟討厭四書列為高中必修教材的十年網媽朋友談到我為何非常喜歡論語;結果發現真的大部份人都以為論語只不過是為政者拿來給老百姓洗腦的工具。發現這種偏見的存在真是令我感到非常、傷心。看到薛先生的文章,真是有遇到忘年之交的喜悅感! ^_^

    也引一段他文中的文字:

    『佛教中國化之後,常說「隨喜」二字。「隨喜」者,隨緣​歡喜也。中國人強調應緣,愛說隨緣;喜歡隨和,討厭偏執​。中國人隨隨便便、馬馬虎虎,這看似的缺點,卻也可能是​大氣;那往往是孔子說的,「無可無不可」。因為「無可無​不可」,所以不易執著,無甚基本教義派;因為「無可無不​可」,凡事看得開,所以一次次度災解厄;即使再大的劫難​,也能「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ReplyDelete
  12. 童年記憶或許未必是人生最珍貴的﹐但肯定是保留最長久的。

    下意識裡﹐我們總是回憶愉快的往事﹐試圖遺忘那些不愉快的。經過歲月不斷地洗刷過濾﹐剩下的童年記憶都是讓人夢裡發笑的精華。

    我記得小時候住家附近有個傢具工廠﹐我喜歡看師傅們做東西﹐滿地的木屑。整條南昌路好像都是傢具行﹐一家緊接一家。在中正橋那兒就有許多二手傢具店。

    嗯﹗兔子蹦前蹦後﹐還有一隻會抓人頭髮的小猩猩。

    是不是看Alice Wonderland 才夢到的﹖

    ReplyDelete
  13. 小胖遭到 Meggie 噴火的目光回擊﹐燻黑了一點﹐燒瘦了一圈。當花花的青梅竹馬﹐是件很辛苦的差事﹐隨時有生命危險﹐因為天底下有那麼多的護花使者。

    不過和戰國時期楚國大夫登徒子比起來﹐小胖的委屈就微不足道了。因為宋玉寫了一篇“登徒子好色賦“﹐登徒子就成了中國兩千三百年來的色教教主。

    在宋玉全文中列舉出登徒子好色的行徑就這麼幾句﹕“其妻蓬頭攣耳,齞脣曆齒,旁行踽僂,又疥且痔。登徒子悅之,使有五子。”二十七個字定罪。

    登徒子至愛醜妻﹐就是他好色的鐵證。後世人讀書只看篇名﹐不讀內容。追封登徒子“好色之徒”的神主牌位﹐推舉他當“色狼”的代名詞﹐永不翻身。

    照片中的小胖和弟弟﹐手裡拿著花嗎﹖哈哈﹗兩個小花賊﹐證據確鑿。

    登徒子濫竽充數幾千年﹐應該考慮挪挪屁股﹐把位置讓給德高望重的小胖。

    ReplyDelete
  14. 呵呵,原來登徒子,真有其人其事!

    娶了醜妻還能生五子,若不是登徒子好”色”,就是醜妻極其溫柔...^^
    (悍妻才令人生畏吧?)

    小胖手裡拿著的,好像就是酢醬草,若沒記錯,當時兄弟二人是新郎與新娘...哈哈!

    說不定登徒子因為榮登色狼祖師爺而沾沾自喜,暗自感謝宋玉的中傷,畢竟「登徒子」的見報率比宋玉高得多! ...^^

    ReplyDelete
  15. 是啊,南昌街是傢俱街,但我不知那裡有工廠。

    『經過歲月不斷地洗刷過濾﹐剩下的童年記憶都是讓人夢裡發笑的精華。』說得真好。
    夢裡發笑的精華,倒未必是因為愉快的往事,而是因為經過歲月的蕩滌,不愉快的事也變成令人發笑的憶往了。

    呵呵,Alice Wonderland ,也許哦,而且還是台灣本土版。
    (那隻猩猩曾經跳到我肩上抓我頭髮,痛得我掉下眼淚,應該不是夢吧?如果是夢,這夢也太長了!...^^)

    ReplyDelete
  16. stone, 我喜歡妳所引的那段文字裡的:『即使再大的劫難​,也能「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無可無不可」一直是我嚮徒的生命態度,但我知,很難。我常常是偏執的一方...>"<
    (又想起貞觀,她是無可無不可的...^^)

    ReplyDelete
  17. 晴陽,可以無喜或不喜,那是不是有點兒像入了空門?

    突然想到《失去的地平線》,人們是不是總在執著與兩可之間不斷抉擇又不斷失誤呢?

    ReplyDelete
  18. 現在才看懂光年兄的弦外之音:
    『小胖遭到 Meggie 噴火的目光回擊﹐燻黑了一點﹐燒瘦了一圈。當花花的青梅竹馬﹐是件很辛苦的差事﹐隨時有生命危險﹐因為天底下有那麼多的護花使者。』,哈哈哈!

    光年兄不知道我有個「愛花委員會」哦?會長年年不同,但個個「護花」心切!...^^

    ReplyDelete
  19. 登徒先生 (上)

    平常熱熱鬧鬧的校園﹐除夕那天顯得格外冷清。大一那年我住校﹐為了參加登山社的爬山活動﹐所以新年假期沒回家。中午吃飯﹐發現校園附近的店家也關了近半﹐幸好我常去的麵店還開著﹐便走了進去。

    麵店是一對中年夫妻開設的。老闆掌廚﹐老闆娘身後背著一個兩歲女娃﹐裡裡外外招呼著。夫婦倆總是和氣待客﹐笑臉迎人。曾經有幾次見他們忙著﹐我對老闆說聲﹕“辛苦了﹗”他都笑嘻嘻地回答﹕“我辛苦﹐但我不命苦﹗”好有個性的說法。

    如今事隔多年﹐我回想起來﹐已不記得他們的菜色滋味﹐但一直記得老闆的笑聲。這家人或許物質稍嫌貧乏﹐但精神卻頗富足。正因為他們自得其樂的活法﹐爽朗樂觀的個性特別合我的心意﹐這家麵店成了我平日解決食慾的首選﹐每個星期都會去幾回﹐也經常推薦給別的同學。

    那天吃過中飯﹐我抱著一線希望問老闆﹕“晚上店還開嗎﹖”老闆回話說﹕“除夕夜大家都在家吃年夜飯﹐不會有客人的﹐我們會關門﹐自己吃年夜飯。”聽了﹐我有些失望。

    老闆聽到我說因為隔天要爬山所以沒回家過年﹐便當場邀請我當晚一起和他們吃年夜飯。我正因不知如何解決晚飯﹐而有些發愁﹐突然聽到天降福音﹐便一口欣然答應。

    傍晚赴約﹐進門看到一桌豐盛的菜餚﹐嚇了一跳。老闆夫婦把我當貴客般的招呼著﹐方才感覺到自己的唐突。大家坐定開飯不久﹐突然門外電鈴響了。

    “哦﹗還有別的客人嗎﹖”有些不安﹐我很心虛地站起來問老闆。

    老闆示意我坐下﹐笑著說﹕“不是客人。”

    轉頭一看﹐門口進來一位英俊瀟灑個兒高大身著軍裝的男子。老闆指著他﹐介紹給我說﹕“這是我兒子﹐今年軍校二年級﹐因為事先不能確定他能不能請假回家﹐所以沒先跟你說。”

    和帥哥握了握手﹐好一陣子﹐我還是無法回過神。估量老闆夫婦不過四十歲出頭的光景﹐認識他們一家也有好幾個月了﹐也曾經閒聊過幾次﹐怎麼說說就冒出個兒子﹖像魔術師打開一扇門﹐空氣裡一下子就幻化出一個人﹐居然還比我大一歲。實在太神奇了﹐詭異的有點莫名其妙。

    隔著餐桌看這家人﹐高個子左邊坐的是老闆﹐右邊是娃娃椅上的小妹妹﹐再過來是老闆娘﹐怎麼看起來倒像是三代同堂﹐只是祖輩顯得太年輕些。我有些不能適應突如其來的陌生感。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有點不明白。

    一個念頭在腦海閃過﹐他們會不會是再婚呢﹖看那老闆娘深情脈脈地向高個子問東問西﹐又是夾菜﹐又是催吃﹐肯定不是後娘。看看帥哥清秀的臉龐﹐再瞧瞧身旁的老闆﹐眉毛﹐鼻子﹐嘴巴﹐仔細觀察﹐終歸還是一對父子臉的模樣。可是看看旁邊的小娃娃﹐一把鼻涕﹐天底下有幾對兄妹像這樣不著邊際地差上十七八歲的呢﹖這家人究竟有什麼秘密﹖我有點想不通。

    吃過年夜飯﹐老闆娘沏了一壺茶。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問老闆道﹕“您兩個孩子的年齡怎麼差這麼一大截呢﹖”

    老闆吃了一口茶﹐不慌不忙地從口袋掏出一支煙﹐笑著說道﹕“等我抽完這支煙﹐就跟你講個故事。”

    點了火﹐吸一口﹐一個煙圈呼呼然地從老闆口中吐了出來。

    ReplyDelete
  20. 呵呵,近日板凳店生意特別好,大家都拖板凳過來搖著扇子磕著牙,等著下回分曉哩。 ^_^

    ReplyDelete
  21. 是啊,又有故事看,搬把板凳佔個位置等著”看”好戲!...^^

    ReplyDelete
  22. stone,國中照片我放在這則的第四段裡。

    (不能再放照片了,不然光年兄說不定要認出我來了...^^)

    ReplyDelete
  23. 花花真是講信修睦的好榜樣~,可是我是耍賴打混的小胖三啊! @@

    (好想先去混水摸魚一通再來弄掃瞄~ *_*)

    ReplyDelete
  24. 這照片剛好在電腦裡的,妳不忙。我之前在妳的格裡,看過妳中學照片...^^

    ReplyDelete
  25. 少女花花,有幾分彭雪芬的味道!

    ReplyDelete
  26. 我也拖板凳來聽故事!^_^

    ReplyDelete
  27. 登徒先生 (中)

    煙圈一個接一個吐在空氣裡﹐老闆正享受著他的悠閒。我焦急地望望老闆娘和高個子帥哥﹐他們全裝做沒看到。這一家人折磨人﹐還頗有默契。好﹗我喝茶。

    煙抽完﹐老闆終於開始他的故事﹕

    “民國三十八年﹐我在青島﹐大概正好是你們這個年紀。” 老闆比了個手勢﹐指指我還有他的帥兒子。

    “高中畢業已兩年﹐算是運氣好﹐在某公家機關找到一個職位做事。那些時日﹐每天都聽到國民黨政府局勢不好的新聞﹐但總是覺得戰情離自己家鄉還遙遠得很。

    有一天﹐長官突然在辦公室宣佈﹐接到上級秘令﹐馬上隨國軍撤退到台灣。長官臨時交待我速速銷毀機密文件後再赴碼頭﹐他自己就回家辦理接眷撤退事宜。不一會兒﹐辦公室的人全都走光﹐大家都回家接眷。

    當時我才新婚幾個月﹐想想也應該先回家告知老婆一聲﹐做好準備﹐自己再回來處理文件。放下手邊工作﹐我匆匆趕回家﹐但是家中卻無人。因為公務在身﹐我不敢久留﹐於是在桌上給老婆留了一個字條。要她見字後﹐務必速速直接趕往碼頭﹐兩人碰頭後﹐一起搭船到台灣去。

    留好字條後﹐我再回辦公室繼續先前尚未完成的文件銷毀。等事情全部辦妥了結﹐我已耽擱許久時間﹐沒有再回家的機會﹐只能匆匆趕往碼頭﹐直接搭船。

    到了碼頭﹐我才發現是人山人海難民潮的場面﹐人頭洶湧﹐哪裡看的到老婆的影子﹖碼頭這麼大﹐也沒約好在哪兒會面﹐這下該如何是好﹖好不容易見到同事﹐問問有沒有看到我老婆﹐同事回說剛才主管安排了一批家眷先登船﹐或許她已經上船了。

    眼看船就要啟航﹐沒有機會再猶豫﹐我隨著擁擠的人潮﹐被推著擠著身不由己地登上了船。

    船離開碼頭﹐我在船上來來回回地找著﹐都沒看到老婆。到了基隆﹐我也打聽其他從青島來的船隻﹐還是沒看見夫人。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終於使我意識到自己所不願相信的事實﹕老婆根本沒有來得及看到字條﹐或許看到但沒有趕上往台灣的船隻﹐人還在青島。

    在往後的日子﹐我每天盯著報上看尋人啟事﹐自己也嘗試登了幾次報﹐始終都沒有回音。時代不幸﹐局勢弄人﹐夫妻兩隔﹐我也只能認命﹐國破家亡的命。但是難免夜裡夢醒﹐很擔心留在青島的老婆﹐一個人怎麼過日子﹖

    然而﹐運氣不全然都是壞。我在台北的公家機關做事﹐一晃﹐就是十五個年頭。

    那天是週末假日﹐我閒著沒事﹐一個人在西門町逛街。街頭人潮裡﹐我突然發現前頭一行並肩走著三個女人﹐其中一個女人身旁牽著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而這位母親的背影像極了自己留在青島的老婆。會不會是她呢﹖不是的話﹐天底下兩個人怎麼長得這麼像﹖是的話﹐當初來台為什麼百尋不著﹖難道她又跟別人結婚了嗎﹖身邊怎麼有個孩子﹖心理有太多的疑問﹐卻不敢冒然造次﹐只能尾隨跟蹤。

    隨著她們在街頭走走停停﹐起初她們還是慢慢閒逛的節奏﹐後來突然加快了腳步﹐難道她們已經發現我的跟蹤﹖顧不得那麼多﹐我也快步跟上﹐深怕人走丟。只見四個人經過一家電影院﹐突然轉個彎﹐買了票進去。我也趕緊跟著買張票進戲院﹐電影早開始﹐場裡一片漆黑﹐哪裡還有她們的影子﹖不曉得銀幕上電影演些什麼﹐只記得自己非常懊惱﹐追蹤竟然斷了線索。

    十五年來﹐白天晚上都在夢著這一天。這一天終於來了﹐怎麼反而是個瞎摸的下場﹖不服氣﹐突然有起身大叫她名字的衝動﹐可是這麼做﹐會不會遭到別人的圍毆挨打呢﹖心理一猶豫﹐越發沒有膽。想起或許可以請戲院銀幕打字的辦法﹐於是找戲院經理商量。

    經理聽了我的要求﹐回說這不是緊急事件﹐電影再半個小時就結束﹐一旦散場﹐人自然會出來﹐要我忍耐﹐好生一旁等著。聽了經理的話﹐我只好離開戲院﹐在對街找個還算隱蔽的位置﹐靜等電影散場。

    皇天不負苦心人﹐四個人的目標畢竟還是比單人來得明顯﹐在散場人潮中很快就找到她們的身影﹐於是悄悄地繼續跟蹤下去。不料沒多久﹐她們又突然加快步伐﹐迅速轉進路旁一家冰果茶室。

    我急急跟了進去﹐卻發現她們在裡面牆邊一字排開坐﹐四雙眼睛瞪著大門口。我隨手抓了一份放在桌上的報紙﹐選個近門口的位置坐下﹐打開報紙遮著面﹐假裝讀報。”

    說到這裡﹐老闆頓了一頓。又從口袋掏出一支煙﹐開始點燃抽起。

    ReplyDelete
  28. 光年兄,我放個LABEL給您,方便您以後找文。Label要不要顯示在首頁,您自個兒決定?

    有幾個主題有重要回覆的,我都加上附註,這樣搜尋時才能找到。這是方便我自個兒,不然說過的話,都忘了掉在那兒了!...^^

    ReplyDelete
  29. 登徒先生 (下)

    “後來呢﹖” 我很焦急地問。 老闆沒理我﹐繼續吐他的煙圈。

    我看看老闆娘。她對我笑了一笑﹐喝了一口茶﹐開始講她的故事。

    “就像平常的日子﹐我早上去市場買菜﹐街上沒感到有什麼異樣。回到家﹐看到先生留在餐桌上的字條﹐方才嚇了一大跳。

    怎麼說撤退就撤退﹖沒頭沒腦的﹐也沒個商量。一點心裡準備都沒有﹐是不是要通知娘家的親友一起走﹖一張字條寫得不清不楚的﹐碼頭船幾時開﹐要不要先買票呢﹖該帶些什麼到台灣去﹖

    環顧一下屋裡的東西﹐房子雖是租的﹐傢具被褥全都是新的﹐當初為了這些嫁妝﹐父母親還吵了一架。費盡工夫得來的東西﹐如今說不要就不要﹖也不早講﹐否則全搬回娘家﹐妹妹或許還可以用。難道就這樣平白無故地便宜了陌生人﹖真不甘心﹗

    想著想著﹐眼淚就不受控制地流出來。也不曉得自己一個人坐在那兒到底哭了多久。總之﹐哭完一場﹐人也想開。

    把重要的文件和隨身攜帶的衣物整理成一件行李﹐才想起來外出遠行﹐身邊應該要帶錢。匆匆地趕去銀行提錢﹐那天排隊的人又特別多﹐隊伍老長老長的。看來﹐局勢是真的不好了。好不容易輪到自己到窗口﹐提了一筆錢﹐也不知夠不夠路上的票錢吃住花費。也不知什麼時候能再回來﹖

    回到家﹐提了行李﹐關門動身。想一想﹐自己有義務告知房東一聲﹐也順便交待讓娘家人來搬東西。轉到房東那兒﹐人卻不在家。把鑰匙裝個信封袋﹐寫個簡短的字條﹐留在房東家門口。

    往碼頭的路上﹐突然想到萬一去台灣的船搭不上的話﹐今晚人還是要回來住。一想到這裡﹐人又趕緊轉回頭﹐再到房東家﹐把剛放在門口的信封袋取回來。

    人到碼頭﹐就感覺氣氛不對勁﹐到處都是人﹐叫我從何找起﹖一路問了幾個人﹐沒有人聽說過先生的機關單位。聽到有人說﹐先前有些船人滿了﹐已開走了﹐我心涼半截。

    千頭萬緒﹐不知要從何處開始﹖眼淚不爭氣又開始流出來。
    有個好心人安慰我說﹕“與其在青島找人﹐不如先到台灣再找人。”
    我回答說﹕“可是找不到我先生﹐我身上又沒船票﹐還是走不成。”
    那個人說﹕“小姐﹐這是逃難﹐不是旅遊。這裡大家全都是沒有票﹗”
    我看看碼頭﹐皺著眉頭說﹕“這麼多人﹐只有幾條破船﹐怎麼裝得下﹖”
    這會兒﹐突然旁邊有人插話說﹕“走得成﹐是運﹗走不成﹐是命﹗”

    我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妙。走不成﹐那豈不是夫妻兩隔﹗今天我是非走不可。

    碼頭上突然有了動靜﹐一艘船正準備開放裝人。剛剛還是患難之交的人﹐一下子全變成了競爭對手。我當機立斷地扔掉手頭行李﹐顧不得淑女形像﹐搶到最前面﹐硬衝硬擠。勇氣一來﹐力氣自生﹐我拼了命地向前鑽。

    終於擠上船﹐看看身邊上船的人﹐都沒帶行李。那些顧著行李的人﹐全都留在岸上﹐根本就沒有機會。我很慶幸自己的明智。

    船出港﹐迎著海風﹐我喘口氣﹐從汗濕的口袋中拿出先生留的字條﹐再看一遍。幾個字跳入了眼簾﹕“兩人碰頭後一起搭船” 糟糕了﹗傻哥哥會不會還在碼頭等人呢﹖

    船到台灣﹐停靠高雄港。我下了船﹐四處打聽﹐找不到先生。連著幾天﹐沒有丁點消息﹐我極度失望。

    人要吃飯睡覺﹐我知道自己的生活重心必須從找人變成找事。有份工作人活著﹐才是眼前頭等大事。四處奔波求情﹐總算在高雄軍事單位﹐找到一份臨時差事﹐人才安定下來。

    接著發現自己原來在離開青島時﹐已經懷了身孕。一想到先生﹐我就火冒三丈。居然傻到在青島碼頭瞎等﹐活該。決定從今以後﹐和肚裡的孩子相依為命。過往後的日子﹐我不再想先生。十五個年頭就這麼過去。

    那一年我的工作單位﹐要派三個人到台北受訓。從前碰到類似的機會﹐我都會因孩子小而自動放棄。這一年我兒子已上初中﹐我就不想再放棄。兩位同事也一直鼓勵我一起去﹐並且答應幫忙照顧我兒子。

    那天週末﹐我們沒課﹐大家決定逛逛台北西門町。起初同事發現有人跟蹤﹐我並不在意﹐因為小孩在我身邊﹐絕對沒有可能色狼對我有興趣﹐一定是看上旁邊的女同事。

    第一次到台北逛街﹐就碰到色狼﹐好掃興﹐台北也太沒水準了。真倒霉﹐我們商量一下﹐決定去看場電影﹐順便甩掉色狼。沒想到﹐看完電影﹐色狼不死心﹐居然還繼續跟著﹐問題顯然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嚴重。我們決定一起進冰果室﹐大家同時向外坐﹐看清他的真面目﹐再好好教訓他。反正我們人多﹐誰怕誰﹗

    當他慌慌張張地打開報紙遮臉時﹐我終於發現是誰在跟蹤﹐我終於知道他在跟蹤誰。老天爺啊﹗十五年了﹐那個傻瓜不是還在青島碼頭等嗎﹖

    兩個同事還在那兒竊竊私語﹐商討計策。我忽地站了起來﹐走向門口。

    “先生﹗可不可以請你把報紙借我看看﹗”

    四目接觸﹐十五年的恩恩怨怨﹐所有的牽情掛念﹐剎那間全部化成淚水﹐兩個人抱頭大哭﹗大哭﹗

    ReplyDelete
  30. 呵呵,登徒先生果然長情...

    猜到是這樣的故事,只是光年兄寫得感人。

    15年,能在台北街頭遇上,實在只有忍不住的抱頭大哭能解釋一切。以前的人,為什麼就能就能這麼簡單的認定?...

    ReplyDelete
  31. 運氣也算好的囉 ,老闆娘人住高雄, 偶而到台北一趟 就碰到"登徒先生"!
    有意思的是前兩段是由老闆說故事, 後一段老闆娘敘說結尾, 這是小說嘛!
    巧合的不太真實!

    悲據開頭喜劇收場, 這是 "大江大海1949" 外一章...精彩 ~

    ReplyDelete
  32. 客提兄﹐

    ‘登徒先生’是一個真實故事﹐不是小說。

    我聽到這個故事是在民國五十九年(1970)的農曆除夕夜﹐這家麵店開在台中市國光路。那一晚我聽到的正是兩人的接力故事﹐前半段由老闆講﹐後半段則是老闆娘親口說的。

    故事細節或許有部份的添油加醋出於我的想像﹐但整個故事的情節大綱是真實的。

    兩個人同一天先後到台灣﹐分別在一南一北﹐深信另一半滯留在青島﹐十五年後卻意外在台北街頭巧遇相逢。難能可貴的是﹐兩個人十五年都沒有再婚﹐相逢後各自辭掉本身的工作﹐選擇在台中經營一家小麵店。

    十二年前﹐我曾在北美新浪網貼過這故事的簡短篇﹐故事名字是“一碗麵的故事”。因為除夕中午的一碗麵﹐換來一則我終生不忘的故事。聽到這故事﹐是我的運氣。

    ReplyDelete
  33. 嗯,我相信是真實故事。
    年少青衫時聽到這樣的故事,對感情態度應有很深影響?...^^

    像這樣為對方守單身的故事,小時也聽了很多。有的十幾年,有的四十年。

    ReplyDelete
  34. 星辰,對不起,漏了回妳的...^^

    一時忘了彭雪芬是何方神聖,找了她的照片出來,嗯,是有點兒像....清湯掛麵像!...^^

    ReplyDelete
  35. 文字迷July 17, 2011

    小花花可愛,少女花花清純,貪心的讀者,還想看看虎虎生風的花花-霸王花?

    ReplyDelete
  36. 文字迷July 17, 2011

    光年說故事添加的油醋,讓故事像電影一樣,有畫面又高潮迭起,真的精彩!

    ReplyDelete
  37. 文字迷July 17, 2011

    少女石頭的照片,也很期待,可不能賴掉!

    ReplyDelete
  38. 掃瞄好了放在 fb ~,醬可以算過關了嗎?(沒力了,得滾去睡覺)

    ReplyDelete
  39. 在那兒啊?fb?
    (快去睡吧!這個不急!)

    ReplyDelete
  40. 放了兩張stone的照片上去。

    stone 小時候好可愛哦,看照片看得我笑個不停!可是她說我只能選兩張,所以就選了兩張國小和國中畢業的照片,各代表一個時期。

    stone 說小學畢業時,她還跟同學一樣高,國二、三突然長了十幾公分,變成高個兒。
    我則相反,國小時算班上高個兒,升旗都站在前面,國中就被人追過去,到高中就坐在教室的前排了!(而且好像是第二排)。Meggie 笑我,大概都長腦子去了!(事實證明腦子也沒長)

    說真的,看小時候照片就看出stone活潑的性格,同年齡的照片,我完全是個”木頭人”....^^

    ReplyDelete
  4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42. 我是也相信這個是真實的故事! 只是情節巧合的難以置信!
    逃難時期 ,兵荒馬亂 ,真的很難想相! 戰亂造成的分離故事從也沒少過!
    就結果來說 這對夫妻也算"幸福"吧 終究能團圓!

    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哈 哈 給他們一個童話般的 ending ...

    ReplyDelete
  43. 光年兄的故事向來都很精彩,以前是誰說的?光年兄的白話文比詩詞精彩!

    花花這篇文又有故事,又有花想集兩位當家花旦的照片可以看,真是過癮!:)

    ReplyDelete
  44. 謝謝星辰!...^^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