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感之一二

忽忽在她的部落格列了一張罪惡清單,內容包括親情、愛情、性、人際、宗教、金錢等各方面。這些問題看似簡單,其實都有它更深一層的省思,譬如對朋友,對別人的幫助是不是由衷感激?幫助他人而沒有得到感謝,會如何? 每一題要認真回答的話,可能會寫很長,我是可以寫得不亦樂乎,但大概沒什麼人要看。誰會對他人的告解有興趣呢?並不是每個人都想當神父吧?...^^



看到問題時,我直覺想到的是對父母,所以我選對父母的罪惡感來談。(忽忽那兒主要談的是身體與性這種比較「成人的」問題,所以我的「家庭倫理版」就不好意思在她那裡說了。)

我對父親的過世一直有很深的罪惡感,倒不是因為我沒能在他被卡車撞上的那一剎那救下他,或是在他全身癱瘓時,尋到再世華陀醫好他。而是在父親過世的前一晚,我因厭倦醫院裡無論是醫護人員或病人的那種無望表情而不想上醫院,心想著:我要放自己一天假。怎料就在那晚,父親原本快出院的身體,突然急轉直下,猝然辭世,而我因此錯失見父親最後一面的機會。

我讀書時,聽到人家說,過了午夜不要剪指甲,會見不到親人最後一面,當時我嗤之以鼻。直到發生在我身上時,我才感受那種至痛。遺憾是因沒有陪在父親身邊,罪惡感則是來自當時那股厭煩...久病床頭無孝子,而父親當時也不過才癱了五個多月。

對母親當然也是。很小就在外唸書,陪母親的時間甚少。大學一畢業就嫁人,直接從宿舍搬到新房,沒有回家。現在又住得大老遠,別說基本的奉養,連陪伴都不可能。尤其自己在國外過著算是寬裕舒適的生活,對母親的照顧卻鞭長莫及。有時廚藝被稱讚時,就想到,母親幾乎沒有吃過我作的菜,我出國以後才學作菜,而出國十四年,我才回去三次,回去時,她總是一道又一道地作著我喜歡吃的菜。恐怕她都不知,在她心目中永遠像個十五歲大女孩的我,早已練就一身廚藝。

Comments

  1. 我對身體的罪惡感,是太冷落她。
    保養作得不勤,養生作得不徹底,運動作得不夠多,連健康檢查也懶得作。我想,她早晚要對我發出嚴重抗議,或沒有預警地報廢。

    ReplyDelete
  2. 對身體的罪惡感就留給基因吧! 你沒看過有些人瑞都是煙酒不忌的,呵!

    我想對於親情上血濃於水的罪惡感或是遺憾,那感覺就埋在心靈的最底深處,像低頻的bass聲音,瀰漫著背景音,像心臟的蹦蹦聲,彷彿要到它停止的一天..

    ReplyDelete
  3. 說得真好!對親情的罪惡感或遺憾,的確是這樣,以一種重低音的姿態與生命共存亡。

    ReplyDelete
  4. 花花,
    我對身體也是有些冷落,不過必要時還是會先處理,畢竟我們還有責任未了。

    人都會有遺憾或罪惡感,只能更珍惜目前的狀況。

    ReplyDelete
  5. lili,妳說的必要時,都是已經痛到不行的時候嗎?...呵呵..

    我覺年紀大了,還是得養養生。譬如,吃吃維他命啊,作作運動啊...等等。

    ReplyDelete
  6. 哈~~~花花很瞭解我嘛!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