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10度C的河上風光

我家後面的Fraser River,雖是一條小小支流,卻風光無限。

夏秋兩季因是鮭魚回流必經之地,匯集各地釣客與小小遊艇,秋天則因伐木運送,而成貨船的航線,到了冬天,本因萬籟俱寂,卻因一場雪,引來幾位不惜車子卡在雪中的攝影者。

時值冬至,冬陽西下的飛沙河上。









Comments

  1. 看到發文日期是1223,如果沒記錯,應該是花花的生日。陪花花過好幾年生日了,覺得好慶幸。

    祝花花生日快樂!

    ReplyDelete
  2. 好羨慕又好嫉妒,住在這樣的人間仙境裡

    ReplyDelete
  3. 謝謝星辰...
    不過...以後請忘記我的生日..^^"

    我自己也覺很幸福,可以身歷四時變化。

    ReplyDelete
  4. 暖色的陽光真的是帶給了雪景多一些立體的感覺, 少了它真的會失色不少,
    這個飛沙河感覺不結冰比整個結冰還冷,不小心滑跤撲通進去,一定通體神清氣爽,心涼脾肚開..

    ReplyDelete
  5. 我向來最聽師姐的話,
    只記得星座,忘記生日!

    ReplyDelete
  6. flower,原來妳生日早我兩天!
    Happy Birthday"s",XD

    飛沙河河景真的很美,如果我可以去拍,會想拍單純的冰、水、樹影..

    「飛沙河」讓我想到西遊記的沙悟淨

    ReplyDelete
  7. 哈,妳那邊還在聖誕日,那我還可以請妳吃蛋糕..^^

    ReplyDelete
  8. 哈,Cozy, 虧你會想到掉進去還能通體神清氣爽,心涼脾肚開..我倒是想到以前臥冰求鯉的人,不知道鯉魚出現時,那位仁兄是不是已經變成急凍人了。

    ReplyDelete
  9. Jack, 我也記得你的星座,完全不必用到腦力就記得了。...^^

    ReplyDelete
  10. 晴陽,想念你耶,你都好嗎?

    應該先跟你說生日快樂,可惜過了時間了。
    這幾天我們這裡忙著過聖誕,忙著鏟雪,忙著shopping,忙著到處吃大餐,過完節,還要忙著減重,真是忙得團團轉。

    說到拍冰、水、樹影,咱們倒是有相同視界,我拍了不少呢。只是沒法真走到河旁邊,雪太多。

    晴陽有看出來這是用Nikon那台拍的哦!...^^

    ReplyDelete
  11. 看得出來是妳的D80拍的
    9月後在寫一個程式,去一些資料庫網站自動查詢收集書目資料,前些日子剛完成,所以上來只是看文,也沒空拍照。
    最近又回頭看一些相關技術資料,想再重新整理一下。因此稍稍清閒,可以來此聊聊...
    妳的ToolKit可能焦段不夠遠,如果用我買的龍騰A14鏡頭應該可以不用靠到河畔取景了...
    我想到冰、水、樹彼此光影交錯,單純的黑與白,就有許多想像的圖樣在腦海晃漾。

    flower或許可以更深入的拍寫飛沙河畔的風光,許多書籍文學是以河畔開展的。有條美麗的河在家後可以天天巡覽,真是幸福!

    ReplyDelete
  12. 是啊,我的焦段只到135mm,應該塡加新配備了哦?...^^

    查了一下,A14到200mm,表現如何? 我記得Nikon好像有一支到235的?

    我拍的照片,不能跟晴陽的相提並論啦,我都只是把景放進鏡頭裡而已,沒有構思的。

    ReplyDelete
  13. 忘了花花也是12月壽星勒~
    來補祝個生日快樂喔!
    這河的景色好優美耶~~~
    能住在這樣的環境下真的是好幸福耶!

    ReplyDelete
  14. 這些照片有寧靜的感覺喔!

    ReplyDelete
  15. 花姐生日快樂!! (晚了真久...^^"")

    ReplyDelete
  16. 小儀,lili,這河平常其實蠻「破舊」的,就因為下了雪,一白遮三醜,所以看起來還頗具姿色...^^

    oxxo,謝謝啦!
    你的卡片我還沒收到哦,可能因為大雪,郵局作業較緩。先謝你!...^^"

    ReplyDelete
  17. 俯拾皆美景,四季各有特色,住在這種環境好幸福啊。以前旅遊時,看到人家從家裡後院出去就是河,自己還有小船,休閒娛樂就是乘船出去晃晃,真愜意。

    ReplyDelete
  18. 說也有趣,我從小就住在河邊,小時候玩的地方,就是新店溪的河濱公園,一直到讀書去了淡水,才離開河濱公園。沒想到現在又住在河邊,不過不是那種從後院就能開船出去的,這河離我家還有一兩分鐘車程,平常我家老爺就騎單車去釣魚。

    老外喜歡傍水居住,我有朋友就住在河上,房子就蓋在水上,晃晃悠悠的,也不知會不會暈。

    ReplyDelete
  19. 廈門街/水源路附近的新店溪﹐是我童年時代戲耍留連的地方。上個月回台灣﹐還特地重遊舊地﹐尋找兒時的記憶。

    老家的舊宿舍已被拆除﹐不勝感嘆。走到中正橋下﹐沿著河濱公園的步道﹐徘徊細思。整修後的河流兩岸很漂亮潔淨﹐已看不出從前的風貌。來回地走著﹐竟找不著一處可以下水的地方。回想小時候﹐在流沙亂石堆中盡情戲水﹐總是忘了回家的時間。

    唉﹗

    ReplyDelete
  20. 啊?!! 我說的就是廈門街/水源路的新店溪啊,難不成咱們還遇到過?

    小時候根本不懂游泳,反正一到水邊,稀哩呼魯就往水裡跳,也沒人管。但後來我一直怕水,就是小時候不只一次在那兒看到小孩被溺斃。我妹妹也曾經掉到水裡,承蒙旁邊一位軍人出手救起(依稀記得那附近有軍營?或常有軍人進出?),才保住了小命!

    比較大以後,河濱公園多了一些小設施,其中小小的圓型溜冰場是我們的最愛,一到晚上就提著四輪溜冰鞋往河濱跑,當時旁邊有一些比較大的小孩,自動教我們溜冰、接龍的(您該不會是其中之一吧?...^^) ,很好玩。只是國中以後,我父親不太允許我們晚上出門,常常跑到溜冰場把我們”提”回家!

    ReplyDelete
  21. 真巧﹗應該是前後期吧﹐年齡差著一截呢。難不成是那個光著屁股滿街跑的小丫頭﹖

    除了新店溪﹐我還去了碧潭﹐雙溪﹐北投溪﹐八里左岸﹐淡水﹐覺得這些年市縣政府在沿水邊的休閒建設,頗有成效。

    ReplyDelete
  22. 想不到光年兄也是老台北,咱們這算是「老鄉」嗎?哈哈!

    我就是沿著這條路線長大的(這是以前新店客運從新店到淡水的路線。),新店溪、雙溪、北投溪、淡水,碧潭是去玩,八里左岸則是大學時一個人坐渡輪過去解悶的地方...從沒想過回台可以這麼沿溪撫舊...很令人感動。

    光年兄很久沒回去嗎?去年趕上民國百年,特有意義!

    ReplyDelete
  23. 走出臺大醫院捷運站﹐進入小時候的新公園。新公園如今已換了新名字﹐叫二二八公園。或許應該是舊名字吧﹖聽起來怎麼好像比我還老。

    穿過公園﹐看見十線車道的凱達格蘭大道。路名有外國的味道﹐不太好唸﹐卻是十足的本土﹐台北原住民的族稱。馬路寬敞﹐是集會遊行的場所。聽說議會是議員們打架的地方﹐這兒才是老百姓抗議打架的地方。

    我到的不是時候﹐只見來來往往的車輛﹐沒有舉牌嚷叫的民眾。嗅了嗅鼻子﹐空氣帶了些車尾排出的廢氣﹐並沒有一絲火藥味﹐是選舉過後的天氣。想起初中時參加雙十遊行﹐好像是在對面榕樹下集合的。直接橫跨十線大道﹐好像需要一些勇氣﹐我決定繞東門而過。

    景福門本是清朝乾隆時期的建築﹐原先是建成南方城樓的格式﹐光復後才改建成北方宮殿式的城門。我路經東門的時候﹐突然想起一個問題。現在車走馬路的右邊﹐到了圓環﹐就自然逆時繞圈。日據時代﹐車行馬路的左邊﹐碰到東門圓環﹐應該是順時繞圈。我站在路口發呆了好一會兒﹐終於證實自己不具備透視的功能。

    凱達格蘭大道另一端有個介壽公園﹐這個名字很熟悉﹐好像和過去的記憶瞬時搭起了橋樑。

    遠遠的總統府﹐一如往前﹐壯觀雄偉。說也奇怪﹐這座日本人設計建造的西式建築﹐在我們這代人的觀念裡卻一直代表著中華民國。記起少年時的雙十遊行﹐就在眼前這片廣場﹐當時曾經激昂地高喊﹐中華民國萬歲﹐蔣總統萬歲﹐那時候也曾冀望老先生終能反攻大陸。在我服役的時候﹐這個夢想隨著老先生過世﹐從此埋沒。

    中華民國萬歲﹐雖是個口號。眼前的總統府依舊一片旗海﹐中央主塔的豎幅明確地寫著﹕慶祝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看著看著﹐心底一陣激動。真不簡單﹐ 想想從秦始皇統一中國開始﹐還沒有一個朝代超過三百年。中華民國雖然走得辛苦﹐畢竟還是熬過一百年。

    榕樹還沒找著﹐卻迎頭遇到“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紀念碑”。正細讀碑文時﹐兩輛
    遊覽車在側街﹐卸下一大群旅遊的陸客。他們在路口興奮地擺姿勢﹐爭著和總統府照相。不知是當成風景名勝﹐還是歷史古蹟﹖

    在政治與歷史交錯的時空﹐面對眼前這一幕﹐我愣了一愣﹐覺得有些無所適從﹐突然失去了解讀能力。

    ReplyDelete
  24. 光年兄,看完您的文,莫名地感動。那麼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台灣的政治環璄與歷史時空,已不是我們去國多年的人可以解讀,只能默默遣懷,默默排解。

    光年兄真是老台北?新公園、植物園都是我常出没的地方,西門町去得少,但小南門、北門,也是行車必經之站。前不久有說要拆除,後又留下,也是感動。

    我也參加過雙十遊行,當時以為苦差事,現在卻相當懷念-終究曾經那麼近身地熱烈參與過國家盛典(後來才知這是台北學生的「專利」,其他縣市的學生並沒參與)。

    2009年回台,去慈湖謁靈,看到老先生身影的影片,當下哭到不行,無論我們是中了毒或受了害,那份激情,多年以後仍是自發且自願的。

    真希望光年兄有照片留影。我回台行經總統府與國父紀念館,都沒來得及拍照,(因為坐在計程車裡,不敢太激動),那是一段青春與國家共存的歲月!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